列印

4000噸級海巡艦今天豎桅年底交船 配火箭彈與負壓隔離病房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20-5-15 05:38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617個瀏覽者

4000噸級海巡艦今天豎桅年底交船 配火箭彈與負壓隔離病房


海巡署最大的4000噸巡防艦今天豎桅,預計年底交船。(記者洪臣宏攝)

2020-05-15 16:38 :03

〔記者洪臣宏/高雄報導〕海巡署今天為4000噸級海巡艦舉辦豎桅典禮,預計年底交船。4000噸海巡艦為海巡署最大噸位艦艇,艦上配備有鎮海火箭彈等武器系統,還配有野戰醫院等級的負壓隔離病房,艦上甲板可供空勤總隊、海軍直升機降落,為醫療救難能量大的海巡醫療船。

海巡署「4000噸級巡防艦統包採購案」將新建4艘,總價104.37億元,海巡署為表慎重,首度參考海軍儀式舉辦豎桅儀式,象徵「乘風破浪向前行」,由海巡署艦隊分署副分署長吳金河、台船副總經理魏正賜代表主持。

吳金河指出,首艘4000噸巡防艦於2019年4月開工,各項工程順利,最大特色為參考磐石艦(2萬噸)建造的醫療設備,有8個以上病床、X光、牙科診療室,可做簡易手術治療,搭配智慧船舶操控系統,在支援其他國家或外海緊急救難時,可透過遠端監控進行醫療手術或外科處理,且有6個負壓隔離艙,碰上如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傳染疾病時,可以隔離處置。

4000噸巡防艦身具執法及護漁功能,武器系統上搭配中科院研發的鎮海火箭彈,以及20機砲、重型機槍及輕兵器等。艦機組合部分,飛行甲板可供空中勤務總隊黑鷹直升機(UH-60M)及海軍反潛直升機大隊S-70C直升機起落。

魏正賜說,首艘4000噸巡防艦將於6月初下水出塢,年底交船。他表示,台船配合國艦國造政策,除了4000噸級巡防艦4艘統包採購案外,於基隆廠區建造100噸級巡防救難艇15艘,已交1艘於台東海巡隊服勤中,另有6艘1000噸級巡防艦建造中。


海巡署艦隊分署副分署長吳金河(前左)、台船副總經理魏正賜(前右)主持豎桅典禮。(記者洪臣宏攝)






TOP

https://www.csbcnet.com.tw/month ... %90%88%E7%B4%84.pdf
.............................................................................................




................................................................................................
應該會配置

Taiwan_XTR-102_2.75-Rocket




Taiwan_CG_500T_Tai-Chung_Class_XTR-102_2.75-Rocket_2019


.................................................................................................

[ 本文章最後由 oneeast00 於 2020-5-16 12:28 PM 編輯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不錯喔,承造了海巡艦,正好為將來承造海軍巡防艦、驅逐艦等主戰艦艇累積技術能量。

TOP

主力武器載台很兩光~~我看換裝火砲速度應該很慢?

引用:
原文章由 oneeast00 於 2020-5-16 12:06 PM 發表
https://www.csbcnet.com.tw/month ... %90%88%E7%B4%84.pdf
.............................................................................................
17518
17519
.

TOP

中共「海上民兵」:遊走灰色地帶的非正規海軍部隊
全球防衛雜誌
08 May, 2020




2013年4月,習近平就任總書記後造訪海南島海上民兵部隊。 圖/新華社



隨著中共在南海持續擴張,相關海上衝突也隨之增加。在此同時,中共除了不斷強化正規海軍戰力之外,更積極組建和強化游走在灰色地帶的半正規非傳統部隊。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首推海上民兵部隊。

中共對海上民兵部隊的重視程度,可從2013年4月習近平就任總書記後立刻造訪海南島海上民兵部隊窺見一斑,隨後更於同年7月,在以南海為轄區的三沙市創立海上民兵部隊。

三沙海上民兵部隊從2013年創立至今,不僅積極介入南海紛爭海域,而且還利用2015年2月在永興島註冊立案的國營三沙市漁業發展公司,大量招募具專業技能的退役官士兵和大專人才,快速擴充所屬船隊,儼然成為國家支持的民間軍事公司,成為中共干預南海及周邊所有權爭議海域的非傳統手段。

7月21日,三沙海上民兵連授旗儀式在三沙市永興島舉行。 圖/中新社




中共海上民兵的真實角色與發展

雖然海上民兵部隊看似地方武力,但本質上並非民間自發性組織或是自治武力,而是不折不扣的官方正規編制。

在中共以黨領政體制下,幾乎所有公司、工廠和生產單位都要根據《民兵工作條例》編組民兵單位。而且中共民兵除接受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的管制外,在狀況升高時更會由國防動員部(原總參謀部)直接指揮。而且各省軍區、軍分區和地方政府人民武裝部,除了在平時負責民兵動員點召外,戰時更會直接成為民兵指揮中心,和共軍及武警形成聯防體系。

中共民兵與其說是自治武力,更像是共軍的輔助單位。和現今國軍後備動員體系不同的是,中共民兵成員並非全由備役軍士官組成,還包括為數眾多的共產黨下級組織,其中幹部編制更直接由原單位轉任。

舉例來說,工廠廠長通常就是工廠民兵單位的指揮官和共黨幹部,至於各下轄單位也都由幹部兼任兩種職位。因此民兵單位內會同時存在兩套指揮系統,藉此互相監視和控制,確保任務能夠順利進行。

以海上民兵為例,大多數加入海上民兵的成員幾乎都是漁業工作者,而任務編組也包括整個漁業生產鏈,這樣一來兼具海上民兵身分的漁業工作者不僅能在平時形成緊密生產體系,也能降低狀況升高時的動員所需時間。雖然原本的民兵動員體制在改革開放後曾因經濟體制變化而有廢弛傾向,但在官方大力整頓下,部分海上民兵部隊顯然已重整旗鼓,其中又以南海周邊最為顯著。

2015年7月24日中國三沙市舉行民兵會操活動。 圖/新華社



為了吸引更多漁民和船隻加入海上民兵船隊,地方政府除了提供修船和燃料補助之外,還針對願意前往南海離島或是東海釣魚台周邊海域長期作業,甚至佔住無人島礁的海上民兵提供額外補助。

以三沙市漁業發展公司為例,加入後公司除保證支付五險一金(中共綜合社會保險)外,更有多樣化的額外加給。從公開數據估算,一名漁船船員的年收最多可達9萬人民幣,而船長或是幹部更可能上看17萬人民幣,不僅遠超過海南省漁民平均不到1萬5千人民幣的年收入,就算是共軍基層幹部的帳面年收也望塵莫及。該公司開出高薪的目的,當然就是要在短時間內獲得足夠人力擴增船隊,其中又以具有航海經驗的退役官士兵和相關人才為第一優先。

龐大的人事支出僅是中共官方挹注大量資源的冰山一角,另外還有快速增加的新式漁船。

自2015年起,三沙市漁業發展公司至少新建了20艘以上的大型漁船。這些新船的特點除了排水量大適合遠洋航行之外,船體更採用能承受戰損的鋼造設計。

除此,漁船內部已經有軍械室和彈藥庫可供儲藏輕武器和彈藥,甚至在艦艏和舷側也都預留重機槍/機砲使用的砲座卡榫插孔,只需短時間就能搖身一變成為簡易砲艇,有效威嚇和對抗無武裝漁船甚至是輕武裝海巡艦艇。

而就排水量和船體構型來看,配發重型反戰車飛彈和肩射防空飛彈也絕非難事。是以,三沙市漁業發展公司在本質上已成為國營軍事公司,而所屬漁船隊,也形同不掛牌的準軍事組織。

地方政府針對願意前往南海周邊海域長期作業,甚至佔住無人島礁的海上民兵提供額外補助。 圖/新華社



中共海上民兵在台海的作需想定

中共在對外衝突中使用海上民兵的例子所在多有,除了歷次大陸沿海島嶼爭奪戰外,1970年代的西沙海戰爆發之前,中共海上民兵也不斷對越共海上前進據點島礁和巡邏船進行騷擾攻擊,誘使越共海軍無法集中主力,爭取主力艦隊調度所需時間。

而在南海衝突中,中共更運用人民戰爭思想,用海上民兵大打騷擾游擊戰。早在2009年開始,中共海上民兵就開始針對進入南海的美國、菲律賓和印尼艦艇進行頻繁騷擾,甚至還刻意侵入航道阻擋船艦前進。

除了直接妨礙航行之外,中共海上民兵還和漁政局、中共海軍聯合進行高難度的電戰干擾作業。其中,2014年更在海南軍分區與廣州軍區(現改編為南部戰區)支援下執行鑽油平台護衛任務。至於自2015年三沙漁業發展公司成立後,所轄海上民兵在新船陸續下水成軍之後的出動頻率更是大為增加,幾乎已經變成了中共海警和漁政船之外的第三勢力。

中共運用海上民兵的首要目標,當然是利用灰色地帶持續擴大影響力,畢竟從外觀來看,中共海上民兵和一般漁民並沒有顯著差異。換言之,在實際採取騷擾行動或亮出武器實施攻擊前,根本無從判別其實際身分。

這代表如在南海這種有多個國家聲索主權的公海海遇時,中共海上民兵可以打著民間漁船的身分來去自如,藉機進行各種情報監偵任務。如果遭到其他國家軍警單位意圖強行執法驅離時,還能夠看狀況決定要硬碰硬,還是裝成受害者作為對內宣傳的絕佳材料。而若遭國際與論撻伐,還能夠睜眼說瞎話,強調完全是民間漁船的自發性行為、全身而退。

中共民兵幾乎都是依附在公司行號或工廠之下,就理論而言,和歐美私人軍事公司一樣在表面上和政府當局之間沒有明確的隸屬關係,而在命令指揮系統上也多所曖昧不明之處。即便中共制訂的《民兵工作條例》白紙黑字,但是只要民兵單位沒有獨立運作,中共顯然就會繼續高舉民間漁船的掩護大旗有恃無恐地在南海來去自如。

對其他國家來而言,即便明知中共海上民兵的存在,也很難甘冒大不諱實施直接武力行動,以免落人口實讓中共能夠予取予求。

特別是當俄羅斯在東烏克蘭衝突中,利用民間軍事公司名義大量投入現役軍士官的作法獲得意想不到的成功後,中共強化海上民兵,藉此加強在南海的影響力也就其來有自。

中共海上民兵還已成為中共海警和漁政船之外的第三勢力。 圖/中新社



披著企業外衣的國營海上傭兵
中共海上民兵和其他缺乏訓練的民兵單位相較之下,由於訓練紮實、裝備充足,加上和共軍、海警和漁政局的協同作戰機制經過實戰驗證,因此與其說是民兵部隊,倒不如說更像是一支披著企業外衣的國營海上傭兵。

除了執行偵蒐監視之外,海上民兵更重要的功能就是能夠填補現有海警巡邏艦的任務空檔和實施直接驅離。中共意欲獲得一定程度的國際法正當性,因此中共海警船的執法手段也逐漸自我約束,不能再使用過去的貼近驅離或是阻擋航道等具危險性的作法。但是三沙海上民兵卻可不受此限制,可以恣意使用各種高危險性的衝撞手段逼迫其他國籍船艦離開。像是在美軍開始實施航行自由作戰後,就不斷遇到三沙海上民兵以各種方式進行阻礙。
縱使違反避碰規則發生海事,依國際海事法照章辦理的處理對口單位也是三沙漁業發展公司,而不是中共官方機構,想把中共拖下水,必須要有充分舉證才行。何況依照中共選擇性遵守國際法的紀錄,以及國際間缺乏強制力的作為來看,審判結果恐怕也只是僅供參考。

只要這種模糊空間持續存在,三沙海上民兵就可依不同戰術狀況自由變換身分,藉此獲得最大的戰術利益。而且批著漁船外衣活動的三沙海上民兵,已經獲得三沙漁業發展公司的完整後勤支援,加上母港就位於南海內部,在南海值勤的時間絕對比要回港卸貨的正規漁船來的更久,這不僅有利中共對外宣稱實際利用與領有,而且受過訓練的三沙海上民兵可以深入官方船艦所不及的近海死角,藉此試探其他國家的防衛態勢和反應時間。除作為未來小規模高強度海上衝突的參考外,還能夠先行尋釁藉以師出有名,降低其他國家干預的可能性。

圖為中國海警與越南海軍在南海對峙。 圖/路透社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20902/4548554?fbclid=IwAR1_gR9CPlqd2M8PxM_GjnnKIvVen1iA7q_0vNc-ELEcNSdLXuCuXsWAV2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