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台商快逃專題】圓夢?入坑?中共不敢告訴台商的事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9-1-30 12:34 A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100個瀏覽者

【台商快逃專題】圓夢?入坑?中共不敢告訴台商的事


更新:
2018年11月13日




台商到大陸投資,普遍會遇到核心專業技術被竊,產品遭到山寨。圖為示意圖。(Getty Images)







[email=?subject=Super%20fast%20and%20easy%20Social%20Media%20Sharing%20Buttons.%20No%20JavaScript.%20No%20tracking.&body=http%3A%2F%2Fwww.epochtimes.com.tw/n262213/%E5%8F%B0%E5%95%86%E5%BF%AB%E9%80%83%E5%B0%88%E9%A1%8C%E5%9C%93%E5%A4%A2-%E5%85%A5%E5%9D%91-%E4%B8%AD%E5%85%B1%E4%B8%8D%E6%95%A2%E5%91%8A%E8%A8%B4%E5%8F%B0%E5%95%86%E7%9A%84%E4%BA%8B.html]

[/email]       




文/李靖宇

近來中國經營環境惡化,台商的「中國夢」碎,紛紛撤資,以東莞、深圳為例,早已出現「逃命潮」,其次是上海、崑山;撤資金額一年動輒約500億。尤其近來美中貿易戰升級,台商更面臨巨大衝擊,製造業者加速撤離中國。
據報導,一名台商坦言,像他們公司,「最高峰時聘了200多位台幹,至今只剩50多人。」某台商機械大廠董事長更進一步指出,中小企業台商在中國大陸經商失敗者約有八成。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以親身經歷強調,掠奪台商就是中共的政策。台商失敗率高的原因多是投資後,當一切運作上軌道開始賺錢時,常引來中共官員及地方人士覬覦,接著就利用各種方法強取豪奪,輕者侵占台商權益,嚴重者掠奪台商企業,致使台商血本無歸。
然而,賠錢還不是最慘的情況,更嚴重的是許多台商連自己的人身安全都無法保障,為數眾多的台商台幹被暴力威脅、非法審判、拘禁,有人就此變為「台流」,無家可歸,在大陸各城市流浪,甚至有人遭殺害滅口。
依據海基會統計,截至107年7月底,受理台商申訴案件累計7,819件,其中人身安全投訴案件3,864件,財產法益投訴案件3,955件;這還僅僅是敢於向外求助者,台商實際受害數量遠遠超過如此。
高為邦表示,到106年為止,估計25年來台商向國台辦申訴案件多達7萬件,被坑害金額高達新台幣1兆元,且沒有案件能合理解決,甚至有案例是官司勝訴了也拿不到一分錢。
具體而言,台商到大陸發展容易遭遇到以下幾種情況:
一、陸方奪取關鍵商業技術
在中共對外商掠奪性政策的指導下,大陸廠商的主要目標很明確,就是台灣公司的核心技能。台商不理解的是,在中共黨文化教育之下,大部份大陸商人認同「狼性」 ,為達競爭目的不擇一切手段,無所謂法律道德良知的底線。
台商到大陸投資,普遍會遇到的情況是核心專業技術被竊取,產品遭到山寨,部份台廠無法承受打擊,經營狀況急轉直下,最後被迫歇業。
就連鴻海集團董事長也遇到類似情況。據媒體報導,2003年,比亞迪創辦人王傳福找到郭台銘,希望鴻海幫忙做電池殼,當時比亞迪只是一家生產手機電池的小公司,鴻海則已是手握幾十億美元訂單的代工龍頭。據郭台銘回憶,「我還帶他參觀富士康的工廠,結果他看到我們賺錢,就挖走我四百多個幹部,偷走上萬份文件。」之後王傳福複製郭台銘的事業模式,打造如鴻海的手機代工產業鏈,迅速發展成難纏的對手。
對此,郭台銘情緒激動:「山寨頂多只是抄襲、模仿外觀,有人查還會躲躲藏藏。比亞迪不只是抄襲,甚至派商業間諜竊取我們的資料,然後毀滅證據。」後來郭台銘於2006年將比亞迪告上法院,令郭董訝異的是,原本認為十拿九穩的官司,竟遲遲無法勝訴;比亞迪每到重要判決,都全身而退,與竊取機密者撇清關係。
二、台陸合資 經營權被迫移轉
台商與大陸當地廠商合資經營,但陸方目標是整個公司的經營權。在「合作」過程中,陸方漸漸展露其真實意圖,開始運用各種政商手段逼迫台商交出公司所有權。最普遍的情況就是鑽台商在稅款、財務方面等漏洞,與政府或公安體系合作;人生地不熟的台商投訴無門,遇到政府「查稅、查帳」往往只能任人宰割,被判決違法逃漏稅。其他手段包括與當地法院合作,以貪污腐敗等各種罪名控告台商等。
至此,陸方掌控公司經營權,造成部份台商完全拿不回款項,血本無歸。另一部份台商就此身陷囹圄,被關在監獄,有甚者就此人間蒸發。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新光天地百貨與北京華聯集團爆發經營權糾紛,新光最後遭華聯侵吞。更恐怖的是,新光少東吳昕達還一度遭到北京當局限制出境,華聯更動用大批保安限制台籍幹部的行動,新聞震驚兩岸。
另一個例子是廣來發企業有限公司負責人的沈柏勝,1992年在天津市政府農場局的邀約下,雙方合資共同經營天津市政府農場局底下的國營農場「雙林公司」。沈柏勝占有43%的股份,並同意借貸100萬人民幣現金給中方的合資企業。
一年過後,設備架設完畢、借款100萬現金入帳,公司可以開始營運時,中方開始翻臉。對方告訴沈柏勝,合資的中方企業已經沒有資金了,要求沈柏勝按合資比例再注資700萬人民幣。
但是,由天津市政府完成合法驗資報告的國營企業,怎麼剛開業就沒錢了呢?沈柏勝感覺匪夷所思,隨即向主管單位天津市外經貿委申請查帳,但遭拒絕。無奈之下,只好轉向國台辦陳情。國台辦邀請了天津市農場局來協調,並開給沈柏勝一個證明,表示國台辦有依照要求進行協調。只不過,案情還是沒有進展。
由於中方合資企業還欠沈柏勝借款100萬,不得已,1998年初沈柏勝只好到法院進行訴訟。這一告非同小可,中方合資企業背地裡竟然和法院聯手,冒用沈柏勝的名義,把屬於沈柏勝的資產透過法院程序轉移到中方合資企業的名下。1998年年底法院判沈柏勝勝訴,他要求法院執行判決,卻被告知對方已上訴。這一上訴,沈柏勝等了六年,2004年親自去查法院的判決內容才驚覺,他雖然勝訴,名下的財產卻早已被轉移到中方合資企業上。他一路被蒙在鼓裡,毫不知情!
沈柏勝悲憤地說:「你自己的財產怎麼被霸占的你自己都不曉得,人家是靜靜地把你財產分配完了!」

近來中國經營環境惡化,台商的中國夢碎,紛紛撤資,以廣東為例,早已出現「逃命潮」。圖為示意圖。(AFP)

三、得罪中共官員 身陷囹圄
台商不了解中共官場黨文化的運作方式,誤以為中共官員會遵守基本的法律道德原則,政商關係良好就可以縱橫大陸商場。然而,在中共治下,法律要服從於「政治」,法律條文與契約都只是徒具形式,可以隨著中共喜好擅加更改。
1989,擁有美國籍的台商吳緯國懷抱著「中國科技夢」,從新竹科學園區轉戰大陸珠海設晶圓廠,創辦珠海南科電子公司、珠海南科單晶矽公司和珠海南科整合電子公司,是廣東最受歡迎的台商之一,公司一度頗具規模,員工達兩千多人。其胞兄還曾是國際奧會執委吳經國,政商關係良好。
然而好景不長。2009年,當地政府徵收其土地,說是要建學校,但實際上是要賣給建商蓋住宅大樓。吳緯國無法得到合理補償,即依法進行上訪投訴,並將此案訴諸媒體,事後雖然得到了1800萬人民幣的補償,但他合法的投訴舉動卻令中共珠海官員懷恨在心。
2012年12月25日,在廣州蘿崗台商協會的聖誕晚會上,攜家帶眷的吳緯國還陶醉在聖誕節歡樂氣氛之際,第一道菜都還沒上,就被數名珠海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隊,以逃欠稅名義當場拘捕入獄。事發後,珠海官方要求的欠稅與滯納金1000多萬元人民幣,吳家在2個月內全數繳清,但珠海公安局仍不放人。據報導,有國稅局與公安局經偵隊的官員交代,要讓吳緯國「走著進來,躺著出去」。
吳緯國一家兄弟在事發後立即分頭展開救援行動。大哥吳經國寫信給當時的政協主席賈慶林,時任國台辦主任的王毅還派了2位副局長前往珠海協調,但都無疾而終。弟弟吳建國也奔走兩岸官方黨派,並運用大陸關係向公安、軍方系統求援,但都石沉大海,吳緯國現在還在監獄中。
四、遭中方合夥人背叛 冒名貸款、盜領存款
被當地媒體封為「芒果教父」的洪肇銘從1991年起,陸續帶著一些高級芒果品種到三亞種植,運用幾千畝大面積土地生產,產品備用當地民眾喜愛,生意好到必須雇用上百位工人才能應付市場需求。
但他在海南引領水果革命的成就遭到覬覦,被中方合夥人私下以果園向海南島樂東縣農業銀行貸款400萬人民幣。貸款案還涉及當地縣領導,當洪肇銘將違法貸款案通報當地公安局之後,公安局反而在有力人士的指使下,以「詐騙」為由逮捕洪肇銘,並以刑訊逼供方式強迫他承認已經把果園賣給合夥人。
另一位台商黃錫聰同樣遭到冒名抵押大陸資產,貸款1,030萬人民幣,導致泉州市法院要拍賣他的資產。黃錫聰驚覺這是貸款詐騙案,要求法院交由公安機關偵查後再審理,但沒想到被法院拒絕。無奈之餘只好自己去向公安局報案,卻發現已有人向公安局「打招呼」了,連公安都不受理。
還有一位曾姓台商的案例更為誇張。為了在東莞設廠,他將800萬人民幣存入當地銀行,當他再次查看帳戶時卻發現所有存款不翼而飛,經過追查才發現遭不明人士偽造印鑑盜領,曾姓台商將銀行告上法院,但法院兩年後才開庭審理,審判結果為銀行需賠償全部損失。
但就在法院強制執行前,曾姓台商深夜被三名武警強壓至山區,威脅他不要再與銀行糾纏,否則把他活埋滅口。幸好他機靈地用手上的勞力士手錶賄絡看守他的武警,連夜逃回台灣。
大多數台商無法理解,在中共當局「黨天下」的統治下,中國大陸沒有民主與法制的基礎,法律與道德也只是參考用,而且近年來一直在突破底限。許多人想,既然是個十足的人治社會,只要打通最高層級官員的人脈,事業就能萬無一失了。
真是如此嗎?不。台商如果碰到利益糾紛,什麼人情基本上都不管用,因為中共當局就是掠奪台商的幕後主使者,而且侵佔所得的利益層層雨露均沾。若是中共當局需要,法律、契約、人情關係統統必須讓位。而且中共的邏輯是,全天下都是我共產黨的,我也代表所有人民,所以人民的就是我的。在黨文化邏輯中,也不尊重所謂的資本主義私有財產制,如果黨需要,強迫徵收台商的土地、資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對於投資中國已箭在弦上的台商,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建議,絕對不能合資經營,合資就等於是「引狼入室」,不管對方是國營企業、鄉鎮企業或私人企業,不管誰是經營者都一樣,「最後你必定是輸家」。
第二,高為邦建議,重要職務,包括財務、會計、生產技術、市場營銷等,一定要用可靠的台籍幹部來掌控,否則,一旦讓中方職員知道這些資訊,很可能就是企業結束的時候了。
最後,高為邦指出,台商應保留部分盈餘,隨時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如果遇到重大「糾紛」時,應該走為上策。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以親身經歷強調,掠奪台商就是中共的政策。圖為示意圖。(大紀元資料庫)



https://www.epochtimes.com.tw/n2 ... Dkue1jFwG96ST7YVR0I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