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北韓女淪性玩物「連說Me Too都沒機會」脫北者控性侵普遍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8-11-2 02:19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77個瀏覽者

北韓女淪性玩物「連說Me Too都沒機會」脫北者控性侵普遍

28832
出版時間:2018/11/02








【林沿瑜╱綜合外電報導】「他們把我們當成(性)玩物,我們(女人)只能任憑男人擺布,…有時候,突然之間,你會在夜裡莫名哭泣。」現年40多歲的吳貞姬在「人權觀察」組織昨公布的報告中,訴說著她2014年逃出北韓前,多次遭性侵的經驗,而這只是冰山一角。報告強調,北韓女性遭性暴力的情況非常普遍,她們連說「Me Too」(我也是)的機會都沒有,「她們的聲音都被金正恩的獨裁堵死了」。

人權觀察執行董事羅斯(左一)昨在南韓召開記者會,指控北韓的性暴力氾濫。法新社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HRW)在耗時超過2年、訪問了106名逃脫北韓統治的「脫北者」後,昨公布了長達86頁的《你會在夜裡莫名哭泣:北韓女性普遍遭遇性暴力》報告,內容提及「在這個彌漫性別歧視、將女性置於從屬地位的國家,她們因為外出工作而面臨性暴力的風險」,但「北韓女性害怕遭到社會污名或報復,而且缺乏、甚至完全沒有救濟管道,因此很少舉報性侵。」



「聲音被獨裁堵死」HRW執行董事羅斯(Kenneth Roth)昨痛批,「性暴力在北韓是公開、不受重視而且普遍被容忍的秘密,……北韓女性若認為有機會伸張正義,可能會說『Me Too』,但她們的聲音被金正恩的獨裁堵死了。」羅斯呼籲,「(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及其政府應承認問題的存在,採取緊急措施保護女性,為性暴力被害人伸張正義」。北韓因為實施獨裁統治,導致女性一旦落到當局手中,即成了官員為所欲為的洩慾工具。

多名受訪者指出,有權勢的男性,像是高幹、監獄和拘留所警衛、民警和秘密警察、檢察官、軍人甚至市集保安,一旦「看上」一個女人,「不管是要性、要錢還是要其他好處」,女方就別無選擇只能服從。HRW的受訪者中有8人曾在被拘期間遭警員、守衛凌辱。

來自北韓兩江道的脫北者吳貞姬說:「只要他們有所欲求,市場保安人員或警員就會叫我跟著他們到市場外的空房,或其它由他們選定的地方,……他們把我們當成(性)玩物,我們只能任憑男人擺布。」


北韓女性在國企工作,很容易遭遇性暴力。圖為示意照。歐新-埃菲社9成女性曾遭性侵現年40多歲的脫北者朴英姬在2011年順利逃離北韓,她描述自己2010年春天首次企圖逃亡時被中國遣返,她被交到北韓警方的手中時,曾被一名警員帶到看守所審問,過程中被他亂摸且數次以手指插入下體。她說:「我的性命掌握在他手裡,所以他叫我做什麼、說什麼,我只能服從。我還能怎麼樣?」30多歲的尹美和逃往中國失敗後被關在邊境拘留所,他說:「每晚都有女人被警衛帶去性侵。我只希望不是自己。」一位匿名受訪者說被關在黑房、捱餓3天後,遭警衛性侵,「當時我認為自己是用肉體換自由……我不覺得難過,反而覺得自己走運」。

脫北者女性團體「新韓國女性聯盟」理事長李秀媛(Lee So-yeon)曾在北韓軍隊任職,她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訪問時表示,他認識的北韓女性中,90%都曾遭到性侵,就連他本人也不例外,而且犯案者的階級愈高,遭到懲罰的可能性就愈低,尤其「如果被害人只有一或兩人,歹徒通常不會受到懲罰」。HRW呼籲,北韓政府應正視普遍存在的性暴力問題,並將歹徒繩之以法,也應該協助女性克服社會的污名。


部分北韓女性被關入牢中後發現,每晚都有受刑人被帶去性侵。翻攝人權觀察網站北韓女性搭乘火車時,有時會遭到執法人員的騷擾和刁難。翻攝人權觀察網站北韓女性一旦落到執法人員手中,幾乎只能任對方為所欲為。翻攝人權觀察網站北韓女性為何頻遭性暴力●性別歧視
北韓女性從小就被教育男女有別,而且應該要學習對男性順服
●意識不足
北韓的學校教育並未教導女學生「性暴力」、「性騷擾」的定義,也未強化女學生的身體自主權
●專制政體
官員是獨裁統治的執行者,導致女性一旦落入體制中,即成為男性官員的禁臠
●社會偏見
女性一旦遭性侵,不但被認為是羞恥的記號,甚至還被認為是行為不檢的後果,助長施暴者有恃無恐
●共產制度
共產體制下,北韓女性也要參與勞動生產,而由於北韓多是國有企業,所以外出工作的女性常落在男性主管手中
●行政怠惰
北韓政府既不針對性侵舉報進行調查、起訴,也不為被害人提供保護與服務
資料來源:人權觀察組織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i ... y/20181102/3816848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