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金廈通水典禮改「儀式」 國台辦主任火大:無理取鬧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8-8-6 07:58 PM 解除高亮
您是本文第108個瀏覽者

金廈通水典禮改「儀式」 國台辦主任火大:無理取鬧


2018/08/05 1500

  • A-
  • A
  • A+


記者葉棋凱/金門報導
歷時20多年研商的金門、泉州兩岸通水儀式,終於在今(5)日上午登場,經過多次協商,決定如期舉辦,但是把典禮規模縮小為「活動儀式」,且由兩岸各自舉行,避免政治爭議。不過國台辦主任劉結一致詞時,以「台灣某些人」痛批蔡政府出於「政治陰暗目的」,竟對老百姓民生喝水、用水橫加阻饒,認為這是無理取鬧。



▲今日在金門舉辦金門、泉州兩岸通水儀式。


金門縣長陳福海:「從晉江龍湖水庫,大陸的引水計畫,我們啟動。」
金門縣長陳福海主持「金廈」通水儀式,3500人擠爆現場。金廈通水儀式一波三折,先前東亞青運在中國大陸的脅迫下取消台中的主辦權,讓陸委會以「時機不宜」暫緩金廈通水典禮,質疑北京是企圖用軟硬手段分化台灣,儘管最後中央選擇尊重金門地方,把典禮改為「見證儀式」,但國台辦主任在儀式上卻又意有所指。



▲不少人到現場見證通水儀式。


中國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出於陰暗的政治問題,竟然對老百姓儘早解決吃水、用水問題,橫加阻撓、無理取鬧,民心不可逆,民意不可違,這些人無視廣大台灣同胞民意,悖離廣大台灣民眾的利益,必然自食其果。」



▲中國國台辦主任劉結一。


但金門水源真的如此吃緊嗎?部分居民也有話要說。
民眾:「當時的官員跟我們講說金門並沒有缺水問題,為什麼現在在炒做這個缺水問題?是不是因為要選舉了,或是要對中國示好。」
雖然通水儀式象徵兩岸合作更進一步,但中國大陸小動作頻頻,依舊引發不少爭議。(整理:實習編輯王羿喧)



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412534&PageGroupID=6

TOP

劉結一批台阻民生用水是無理取鬧 陸委會回嗆「顛倒是非」2018/08/05 1400

  • A-
  • A
  • A+


記者盧素梅/台北報導
針對中國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今(5)日在在福州主持通水儀式時批評台灣某些人「出於政治陰暗目的,對民生用水橫加阻撓,是無理取鬧」。對此,陸委會發布新聞稿反嗆「顛倒是非」,並指北京當局藉機以民生議題進行政治操作,意圖將兩岸當前困局歸責於我方,予以嚴厲譴責。


▲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資料照/記者盧素梅攝)


金門縣自大陸廈門引水計畫原定今天舉行引水儀式,陸委會以「時機不宜」要求暫緩,但金門縣政府今天上午仍然如期舉行,另外,福建於泉州晉江舉行典禮,並於上午10時多正式開機向金門供水。根據報導,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在福州主持通水儀式時,不點名批評民進黨政府,指台灣某些人「出於政治陰暗目的,對民生用水橫加阻撓,是無理取鬧,違背廣大同胞利益,必然自食其果」。
對此,陸委會表示,金門引水仍由我方買單,不是免費贈送。政府高度重視金門的民生用水,早在102年就將自中國大陸引水,納入「供水改善計畫」水資源多元化的ㄧ環。經持續推動,編列13.5億元經費,完成相關工程,才有今日的兩岸通水。日後每噸新臺幣9.86元的買水費用,仍由我方負擔,陸方將雙方購(供)水的商業行為列為惠台措施,並批評我政府阻礙通水,明顯將民生議題政治化,企圖製造台灣內部矛盾,遂其分化目的。
陸委會聲明,北京當局打壓台中市主辦2019東亞青年運動會,干預、阻撓人民期待的活動,嚴重傷害兩岸關係,我政府已強烈表達我方立場及台灣人民的不滿。此時兩岸舉行盛大通水典禮,和兩岸當前氛圍明顯背道而馳,但政府考量通水涉及金門民生,所以,在不改變既定通水時程下,建議金門縣政府緩辦通水典禮活動,這已是我政府釋出的最大善意。
陸委會表示,面對北京當局一方面對台灣人民參與國際活動橫加打壓,另方面又企圖透過所謂融合統戰作為對台拉攏,誰才是出於政治陰暗目的、人為破壞兩岸和平、損害人民福祉權益的始作俑者,國際社會及台灣人民都了然於胸。加害者妄圖以巧詞歸責被害者,顛倒黑白的作法,無法掩蓋事實真相,也無法冀圖所謂「心靈契合」。



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412570&PageGroupID=6

TOP

金門人親支,就讓他們去喝支那髒水吧!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222243

自由廣場》中國水污染嚴重 超出你的想像

2018-08-06 06:00

◎ 邱延譽

金廈通水工程,八月五日在金門與晉江同步舉辦通水儀式。契約中並無通水典禮這一條,陸委會支持通水,但考慮中共密集打壓下的國人情感,認為典禮時機不宜。果然,國台辦劉結一和金門縣長陳福海逮住了話尾,便開始打雷下雨。陳先挑起「中央不顧金門人死活」的民憤,劉結一繼之以「阻撓者必自食惡果」誣咒蔡政府。

金廈通水是二○一四年馬政府搞的飛機,二○一五年,金門與福建水公司簽訂「購水契約」。水質方面,未來將於中國引水點、金門接水點及淨水場進行三道關卡監測檢驗,檢驗資料歸金門自來水廠管控。

其實金門並不急迫缺水,根據水利署的數據,金門九個水庫蓄水量共約三四四萬噸,目前蓄水率七十二%,每日需水量約二.二萬噸。中央另已斥資三.二億元擴建「大金門海水淡化廠」,今年七月底開始試車產水,確保金門地區自有供水比率達七十五%以上。《新頭殼》報導說,金門向中國買水,只是一個替未來「加買保險」的概念罷了。此外,我必須揭露:

第一、中國已是世界十二個貧水國之一,加上經濟崛起以高度污染為代價,去年六月綠色和平組織發表調查報告,美國之音以「中國水污染多嚴重?八個省分五十%地表水髒到不能用」報導。又因地下水與地表水同受污染,高達八十九%的飲用水不合格。金門引水的源頭,就是來自重污染的沿海省分。去年福建,連在水庫上游渠道養殖的魚,都在一夕間暴斃四萬斤。你說,中國還有幾瓢人喝的水?怪不得北京一度要將印度的「布拉馬普特拉河」強行濬引到日漸缺水的中國。

第二、中國短短三十年,就產生了一.八六億生態難民。五分之一國土沙漠化,農民牧民無處可去,貪腐的幹部也荒廢不管。還有大批的癌症村枉死家屬、環境維權人士,造成每年數千起的群體抗爭,越級上訪者,屢遭公安抓捕上銬…。中國連對自己人民都要迫害,會單疼你金門人?會真心替台灣政府紓解民生問題?

第三、先不說中國以詐欺毀信、顛覆文明秩序聞名國際,契約於中國,不過是廢紙一張;只有笨馬,才會相信「購水契約」能給你啥的保證,特別是水質。萬一哪一天,中國為了野心動機,揚言在水中施放生化戰劑、要挾你就範呢?中國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

陳福海為了年底選情造勢,無端砲打中央,彷彿只有共匪才能照顧縣民的福祉。金門另一位準參選人楊鎮浯,也以高姿態告誡蔡政府,「主政者應具宏觀視野」,為啥他的「視野」就看不見劉結一的狼尾巴呢?

TOP

金門人瞎眼親中要得癌症就讓他們去吧, 別忘順便多多呼吸"祖國"的新鮮汙染空氣. 不要喝中國髒水喝出問題後再回過頭來罵自己政府. 中國自己就對自己環境汙染惡化完全無視, 只管保障住共產黨自己的穩定權位. 有什麼問題報導出來絕對第一件事就是顧著河蟹封鎖. 人命價值對他們來說完全不重要.


TOP

http://news.ifeng.com/a/20180117/55220949_0.shtml

中國的自來水為什麼不能直接喝
2018年01月17日1800
來源: 壹讀


在美劇中,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主人公接一杯自來水,不經任何處理仰頭就喝。 在公共場所,只要找到一個水龍頭,就可以解決口渴問題。

這種便利,對於中國人來說當然難以想像。 2014年11月-2015年1月,中國水安全公益基金會對北京、上海、武漢等29個大中城市的居民飲用水取樣檢測。 結果令人吃驚,29個城市中有14個城市存在一項或多項指標不合格的情況,不合格城市佔一半。

人們不知道的是,2012年開始,中國已經全面執行2006年制定的《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這份號稱“中國史上最嚴水質”的標準,將原先35項檢測指標提升到了106項,包括生物、毒理、感官等,有些指標甚至比歐盟的規定還嚴格。

2015年3月20日,廣東中山,水質檢測中心工作人員現場展示檢測實驗/視覺中國

更嚴的標準卻沒有帶來更高的水質,問題出在哪裡?

每一處都是骯髒的

中國自來水不能直接喝,首先是因為水源太髒了。

按照水質標準,中國的地面水可以分為五類,一類最好,五類最差。 在水業內部,有這樣一個共識:只有前三類適於飲用,並且只要水源能夠達到二類水的標準,只需傳統處理方式就可以使其達標。

不幸的是,中國大部分河流都是在三類以下,這樣的水資源幾乎無法利用。 根據《全國主要流域重點斷面水質自動監測週報》(2017-6-22),在全國147個監測點中,三類及以下的水質監測點有75個,佔51%。


2016年,廣州綠網曾在全國展開調查,發現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的污染物超標項目主要是鐵、錳、氨氮、硫酸鹽、氟化物、鉬等化學和毒理性指標。 《中國科學》也曾發文稱,在中國天然水體中監測出158種藥物和個人護理品,致癌、致畸、致突變的“三致”物超標倍數高,看來中國無愧于“世界工廠”的稱號。

但你如果將視線轉向歐洲大陸,會發現水乾淨多了。 在歐洲,71%的地下水和47%的地表水僅需簡單處理甚至無需處理,就可以達到飲用的標準。 總體來看,近六成的水源無需太多技術投入就可以達標。

現在歐洲的水處理工藝,還是1902年誕生於比利時的傳統水工藝。 這種技術使用氯氣或氯化物來對地表水進行消毒殺菌,用臭氧來除味。 而地下水的處理更輕鬆了,氯氣幾乎是唯一的消毒物質。

除了歐洲,美國、日本的水處理工藝也與中國95%的自來水廠沒什麼區別:原水經過混凝反應之後流入沉澱池,再用石英砂等粒狀濾料層截留水中的懸浮顆粒,最後殺菌消毒,輸送給千家萬戶。 但這種水處理技術,對中國來說遠遠不夠。


不過,即便自來水廠使用的水源都是純天然無污染,也耐不住輸送管道的糟蹋。 從超標水樣的分佈看,出廠水、管網水和管網末梢水均有超標,但管網水的頻率最高。

2016年,在北京市城區9000公里的供水管網中,有3500公里使用年限在25-40年之間,2700多公里的管道已經達到使用極限。 目前,國內77.04%的管網為球墨鑄鐵管、塑料管、鑄鐵管、鋼管等管材,其中後兩者多鋪設於上世紀50年代左右,佔管道總長度約三成。

就全國而言,2014年前後國內600多個城市平均漏損率超過15%,每年因供水管網漏損而浪費的水量約為60億立方米,約為1.4億人全年的生活用水量。 其中,30%的供水漏損發生在管網接口處。

特別是當城市化的步伐太快時,很難保證整體佈局的盡然合理,導致許多管網與排污管相鄰,污水滲入自來水管,造成了交叉污染。


為了抑制管道內的細菌滋生,“新國標”要求在自來水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氯——只有管網末梢水中的總餘氯含量在0.05mg/L以上,才能在理論上保證自來水運輸過程中不被細菌所污染。

2014年11月-2015年1月,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中國水安全公益基金對北京、上海、武漢、南京、廈門等29個大中城市的居民飲用水水質進行取樣檢測,只有17%的水樣達到國標要求。 包括武漢、無錫、南京、哈爾濱在內的4個城市的8個水樣檢測結果顯示,總餘氯含量為0。

最後,不要以為自來水經過水廠處理、管道運輸後幸運抵達居民區就萬事大吉了。 高層建築的蓄水池或水箱,曾經發現過垃圾、蚯蚓甚至屍體。

中國的水廠缺錢嗎

需要說明的一點是,水污染不同於空氣污染,無論是水源的淨化處理,還是供水管道的更新鋪設,都不是什麼難事,只要捨得花錢,技術上都可以實現。

但是,中國的水企卻一直在喊窮。 比如2012年,珠海水務集團的副總就稱,水廠缺錢,所以旗下三家水廠都沒上馬深度處理技術;2017年,一位長沙供水公司的董事長也叫苦不迭:按照現行水價,再扣除污水處理費等等費用,每賣一噸水,他們要虧損4毛錢。


中國水務行業,確實有一定的苦衷。 2011年底,全國公共供水企業虧損面達到了31%。 另外一份數據顯示,截止2016年末,水務行業情況有所好轉,全國1620家供水企業中虧損的只有364家,但依然佔22.47%。

如果採用深度處理技術,每噸水成本會相應上升0.3元左右。 2011年,深圳水務集團淨利潤為1.5億元,總供水量為5.56億噸,全部上馬深度處理技術就要增加1.67億元的成本投入。 江西洪城水業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淨利潤為1.96億元,全部進行深度處理的成本為0.94億元,幾乎佔去了一半。

某種程度上這確實可以解釋,為什麼直到2015年初,採用深度處理技術的水廠也只有5%左右。 而由於糟糕的水源質量,中國至少20%-30%的水廠需要具備深度處理技術。

既然部分水廠確實有苦衷,政府理應出手才對。 要知道在香港,水務市場就完全由政府一手包辦。 香港80%的水源來自於廣東東江,香港人卻能喝上直飲水,因為香港水務署下屬的21個濾水廠採取了不同程度的深度處理技術,經過10個步驟,才允許自來水出廠。

他們的水價比大陸還低——從1996年開始,儘管物價上漲、供水成本增加,但香港水價一直維持不變:12立方米以下免費用,從第13立方米開始,每一立方米的收費為4.16港幣,有260萬居民每月平均水費為48元,相當於月均開支的0.3%。

他們的水廠也在虧損——2013-2014年度,水務署的總開支為86億港元,相較於20年前上漲了41億港元,而同期的水費及其他收入只上漲了一億多。 這意味著,相較於20年前,水廠的營利能力直降39億元,年年虧本是常態。

但香港的水務行業由政府控股,每年有大量財政撥款。 2014-2015年度,水務署總開支90.47億港元,總收入80.32億港元,財政補貼約10.15億港元,人均補貼約139港元/年。 2015年,水務署花費了200多億港元,剛完成了為期15年的“全面供水網絡管理計劃”,更換了3000公里長的老舊水管。

但大陸的水企有苦說不出。 過去的水務行業確實由政府包攬,新中國成立之初,中國人喝水甚至不要錢,國家出錢興建大批的水利工程,為人民服務。 當然了,他們也喝不到什麼乾淨的水——《生活飲用水衛生規程》直到1959年才出台。 直到1964年,中國才結束無償供水的歷史。

從20世紀90年代起,政府逐步擴大供排水收費範圍,但由於原來的水價只包括水的處理價格,不含污水處理費、水資源費等,因此政府提價時需要充分考慮老百姓的承受能力,難以一步到位。

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對水質的要求越來越高,水務投資缺口越來越大。 21世紀以來,各地陸續開展水價改革,推廣階梯水價。 受限於地方財政財力,引進資本意願日益強烈:股權投資基金、上市融資、地方政府自行發債……水務行業開始進行市場化改革,供水企業逐漸從“依賴政府”轉變為“自負盈虧”,自來水從“福利品”慢慢轉變為“商品”。

這種情況下,大陸與香港的情況已經大不一樣,大陸地方政府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尷尬境地——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

遙遙無期的市場化

不得不承認,這兩年一些大城市的水務企業過得稍微舒坦了一點,例如重慶水務集團2014年淨利潤達到了13.68億元,深圳水務集團2016年淨利潤也有5.63億元。

但中國水務行業遠遠沒有完成市場化,無法擺脫政府“扶持”。 武漢水務集團有限公司的2015年度報告顯示,淨利潤為2.29億元,其中政府補貼2.26億元,幾乎相當於淨利潤的全部。

許多水企依然一副國企作派。 河北保定市供水總公司在《城市供水企業基本情況表》中提到,2008-2010年,公司虧損從1987萬元漲到4231萬元。 而這三年間,公司員工待遇一直在漲,年收入從21054元上漲到32212元,年均增幅為26.5%,一點也不像缺錢。

還有不少水企醜聞迭出。 貴州六盤水市水務公司沒錢投用新水庫,公司經理孫春貴卻在2017年因收受財物而被開除。 無獨有偶,2014年,河北省皇島市北戴河區自來水公司連續每年虧損1280餘萬元,而總經理馬超群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家裡搜出現金1.2億元。

水務行業一邊聲稱“賬面虧損”,向財政申請補貼,請求免繳拖欠的源水水費和代徵款,一邊擁有“壟斷利潤”,員工的福利待遇不減反增,貪腐成群。 你覺得水價提高了,我們的水質就會變好嗎?

不妨來看看澳門的自來水市場。 澳門與珠海同飲一江水,上文提到的珠海水務集團負責提供澳門98%的原水。 但澳門不僅上馬深度處理工藝,而且將大部分供水管道更換為球墨鑄鐵管,澳門人同香港人一樣,可以享受到直飲自來水。

澳門與香港不同的是,澳門採取了特許經營。 1985年,澳門政府首次授予澳門水公司25年的供水經營權,這也是亞洲第一個供水特許經營項目。 25年間,“鹹潮”、“非典”來襲,自來水安全不受絲毫影響。 終於在2009年,澳門自來水公司得以續簽特許合同,將經營期延長至2030年7月7日。

隨著原水費用不斷上漲,澳門的水費當然也在不斷調整,保證澳門自來水公司一定的合理利潤,這與中國大陸通過“淨資產收益率”來確定自來水企業收益率的方式如出一轍。

但澳門自來水能直接喝,珠海乃至大陸的自來水就是不行,這是因為珠海水務集團是100%壟斷的國企,不會被政府炒魷魚,而澳門自來水公司和澳門政府就是普通合作關係,按合同辦事。

以水質來說,澳門政府和企業共同設置76個取樣點,每天隨機抽取採樣點取水檢測,自來水的檢驗結果上報政府,由政府進行核對性檢驗,並於當天在官網上公佈,從而對自來水公司產生約束。 不達標,就罰款。 如果現在的供水不能滿足需求,政府還有權要求自來水公司改進或擴建現有水設施。 當然,錢可以商量。

而大陸的自來水通常由水廠“自檢自測”,擇優公佈,即使是具有資質認證的實驗室,也一般都與水務集團存在關聯,數據可信度要大打折扣。

不僅如此,為了平衡政府、消費者、企業的博弈關係,澳門採用了一種“增量控制法”,具體來說,政府調控企業的利潤和價格,必須說明每一點變化及其原因,利潤為何提高? 成本為何增加? 相應地,企業也要向政府進行解釋,將錢用在了何處。

這種制度下,99%的合格率都嫌低。 而在大陸,成本可能被虛報,數據可能被美化,財政撥款可能被水廠老闆用來買人參,你說合格率多少比較合適?

TOP

TOP

欺人太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