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小說《逸仙路》

您是本文第156個瀏覽者

小說《逸仙路》

問你們兩個問題。


你知道逸仙路有多長嗎?你一定不知道,因為你從來沒有騎完過它的全程。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每天騎著一輛三斯牌的城市仿山地車順著逸仙路一路南下一直到我的學​​校,一般要四十分鐘。
  我也知道,逸仙路全程有大大小小十三個路口,途中經過五所中學兩所職校和數不清的初中小學。這些學校的學生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騎車上下學,尤其是每天早上,你可以看見很多各式各樣的校服在自行車流裡穿梭。
  也許你也曾經是那些學生當中的一員,也許你也曾經風馳電掣地在逸仙路上南下,也許你覺得自己騎車很快——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你從來沒遇見我,在路上,在車上。
  我不是一個狂妄的人,我只是實事求是,至於信不信,呵,那就是你的事了。
  這是個無聊的世界,人總要給自己尋找點刺激。
  學校裡所能有的刺激無非四種:作弊、抽煙、打架、戀愛。
  然而如你所知,我是個正經人家。
我每天早上六點十分起床,用二十分鐘洗漱,六點半的時候打開我三斯自行車的鎖,四十分鐘後在北海中學的停車場上鎖上那把鎖,十分鐘後校門關閉,那時再進來的人都被判為上學遲到。
  中學七年,我上學只遲到過一次。那次是因爲要為車子做汽車美容,就是為做汽車鍍膜



  他們都說中學生每天的生活是家庭學校兩點一線,我則比較偏愛那一線,在那四十分鐘裡,我不是那個沉默寡言長相平凡的駱必達,而是一個從你身邊擦身而過的騎手。
  在遇到那個人之前我的生活很簡單,信奉的準則只有兩條:
  一是,不要覺得你自己很快,總有人會比你更快。
  二是,我就是那個比你更快的人之一。
  我的另一個問題是,你知道對於一輛自行車來說,最重要的是哪個部分?
  你不知道,沒關係,終有一天你會知道答案,但不是現在。
  忘了說一句,我叫駱必達,是個高中一年級學生,僅此而已。







  每天在那驚心動魄的四十分鐘裡,我要做的,只是在正前方發現一輛騎得很快的自行車,然後讓他看到我的背影。
  當然,比我更快的人也有,不是因為他們的腳力或者技術好,只是因為,他們騎的都是專門為速度設計的公路賽車,俗稱跑車。所以我的夢想,是擁有一輛自己的跑車,捷安特,十二段變速,市場價六百,黑市價兩百,然後超越所有曾經超越我的傢伙。
  然而現實是,我家境一般,而且從來不買黑車,我的坐騎是六段變速的二手仿山地,價錢兩百。
  所以說我的夢想和我的現實的差距只不過是四百塊錢而已,和別人比起來我已經很幸福了。
  這是自我安慰?是的。
北海中學所有騎車的人裡面,唯一一個比我快的人叫楚漢,他是從其他學校轉來的,高二,當年他第一次出現在逸仙路上的時候我咬了他足足五個路口,才剛好能讓我的前輪和他的後輪平行。在一個大路口等綠燈的時候,我才有幸和他的車子完全並排。
  楚漢看看我的車子,笑,從口袋裡拿出一盒香煙,取出一支遞給我,說,同學,你很快啊。
  我沒有接受他的煙,也只是看看他的車子,然後說,沒你快。
  於是我成了楚漢在北海中學的第一個朋友,而楚漢則成了我在北海中學的唯一一個朋友。


  然而楚漢真正在虹口曲陽地區的這塊自行車愛好者圈子裡出名,源於那場比賽。
  那次楚漢因為前幾天打籃球弄傷了左腳,不能接受那個慕名而來的叫韓駿的外校學生在馬路上跑一次車的挑戰。本來按照楚漢的性格,是不在乎韓駿的冷嘲熱諷的,但是碰巧,那天下午卜白羽她們練體能,正繞著學校操場跑道跑步,楚漢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跑道上的那個身影,轉過頭對那個高傲的年輕人說,這樣,我不和你比腳,我和你比​​手。
  一人一把可調節扳手,一把一字螺絲刀,都是最簡易的工具,看誰先把對方的車子拆開然後組裝起來。





3
我清晰地記得那個陽光燦爛的下午零零碎碎的自行車零件散了一地,不少放學後沒有走的學生看著這兩個人坐在地上拼裝車子。韓駿的是輛藍綠色的捷安特SPEEDER6.0跑車,楚漢的車很奇怪,前輪是纖細的跑車輪胎,後輪是粗粗的山地車輪胎,據說是從摩托車賽車上取得的靈感自己動手改裝的。因為這一點,楚漢比韓駿晚動手十分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