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謝田:川普的國情咨文讓北京膽寒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8-2-10 12:05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178個瀏覽者

謝田:川普的國情咨文讓北京膽寒

美國總統川普的首次國情咨文,可圈可點,它讓美國和自由世界的人民振奮,讓北京的中共政權膽寒。圖為川普在眾議院議會廳對國會兩院議員發表其任上的首次國情咨文。(Getty Images)





人氣: 4083

【字號】





更新: 2018-02-06 1:11 AM          
標籤:
國情咨文,
川普,
中共

【大紀元2018年02月06日訊】美國總統川普的首次國情咨文演說,氣勢磅礡,信心十足,翔實大氣,可圈可點,演說僅即時的推特轉發就有450萬,演說全文飛快的被譯成各種文字;演說讓美國和自由世界的人民感到滿意和振奮,也讓北京的中共政權非常心驚和膽寒。白宮新聞發言人莎拉.桑德斯表示川普的國情咨文主題將是「建立一個安全、強大和自豪的美國。」的確如此,施政一年之際,川普的政治路線圖越發清晰,其外交、經貿、國防、和道德重建的目標都在成功的實施之中。
演說中川普說,「在全世界,我們面臨著流氓政權、恐怖主義集團和像中、俄這樣的競爭對手,它們挑戰我們的利益、我們的經濟和我們的價值觀。在對抗這些可怕危險的時候,我們知道軟弱是最可能導致衝突的,而無與倫比的實力才是我們真正自衛的可靠方式!」
顯然,美國政府已經把中共、俄國和「流氓政權」、「恐怖主義集團」相提並論、同等對待,列為美國新的敵人。並且,值得注意的是,以往美國政治家和學者談到外部威脅的時候,多數是把俄國列在中國前面,而現在是把中共列在俄國前面。優先順序的變化,反映了戰略對手的危險程度的變化。再者,以往白宮談及中、俄兩國,尤其是中國的時候,用的是競爭者(Competitors)一詞,而這次把對中共的稱謂提升到更加敵視性的「對手」(Rivals)一詞,其戒備和警惕、防範的意圖顯露無遺。
被中共暴力劫持之下的中國,已經成為美國及自由世界的頭號敵人!而對於中國民眾來說,要擺脫成為美國「頭號敵人」的尷尬地位,就必須先擺脫中共,拋棄和清除共產黨政權,唯如此,才能擺脫干係,不成為美國強大的軍事、政治、和經濟威懾的目標。後共產黨時期的任何中國政權,只要沒有中共,不管是是什麼樣的民主政權或者君主立憲或者聖賢治國,都不會與美國為敵,而一定會與美國為友,因為這是中國人民的利益所在,是中華文明的利益所在。
如果說,在意識形態、國際戰略、和全球對抗的角度,美國還是把中共、俄國並列作為敵手的話,在經濟和貿易問題上,美國的敵手就只剩下了一個:中共。因為俄羅斯在經濟上,根本構不成對美國的威脅,俄國也從來沒有從對美國的貿易上占到便宜。美俄貿易每年只有區區的200億美元,俄國市場對美國來說,還不如百慕大和秘魯。相比之下,中美貿易規模是美俄貿易的近30倍,中國從對美貿易中,享有高達3,400億美元的順差。
但顯然,中共的這個好景,可能不會太長了,中國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存底,這個讓中共引以為豪的家當,恐怕也會很快耗盡。川普在演說中說,美國曾經失去了的財富,現在正迅速奪回;經濟退讓的時代已經結束,要嚴格執行美國的貿易規則,來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這些,當然是針對北京政權一個對象說的,也是讓中南海膽戰心驚的。在提及古巴和委內瑞拉時,川普用了「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獨裁者」的稱謂,他幾乎就要把同樣的稱號送給中共的領導人了。
美國主流媒體一致認定,川普在將中共形容為全球競爭對手的時候,對中共的經濟和軍事影響力制定了日益強硬的路線,這會引發中共非常大的驚慌。川普的措辭,表明對美中關係根本性的重新評估,美中關係過去幾十年的格局,現在已經完全被打破,美國政界長期以來的「接觸」策略,在面對共產黨邪惡和強硬的政權時,已經不得不改弦更張。筆者三年前在《背離韜光養晦的中國很危險》一文中就指出,中共的莽撞和玩火,實際上把中國和中國人民帶入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一個與美國、與正常和主流的國際社會相對抗的自殺之路。
川普發表國情咨文後,中共外交部要美國放棄「過時的冷戰思維」。是啊,冷戰是共產主義集團和自由世界的對抗,如果中國不拋棄中共這個統治集團,仍然維持中共的體制,那就是中共要執意選擇新的冷戰。是中共在維持「過時的冷戰思維」。以前蘇聯的軍事力量之強大,舊冷戰都失敗;以中共的力量,根本沒希望贏得新冷戰的勝利。
川普眼前的路還很長,也有些許艱難。回歸傳統、重建道德、恢復被社會主義思潮的左派毀壞的美國政壇,不是非常容易,一定會遇到舊的勢力的阻礙。川普希望與民主黨人士合作,已伸出了橄欖枝,但對方可能還不願放下成見、放下分歧、從美國人民、社會的大局和整體利益上考慮,放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理念,全身心的與白宮合作。從民主黨議員對川普演說的反應,他們在國情咨文演講中的表現看,未來的立法過程還會是一場場硬仗。川普發言時,十幾位民主黨議員缺席,參加演說的也身穿黑衣表達抗議之情,即便在川普頌揚美國英雄時,在談及美國黑人失業率已降低到歷史最低(連黑人的民主黨總統也沒做到這一點),這些議員居然無動於衷,甚至不願意起立鼓掌。
即使在共和黨內,川普也不會一帆風順。眾院議長瑞安(Paul Ryan)在介紹川普發言時,脫口而出的第一句是「I would like to prevent…」(我僅在此阻止……),然後改口說「I would like to present…」(我僅在此向大家介紹……)小小的口誤,粗心大意、大咧咧的美國人可能不會注意,但細緻的東方人可能會嗅出端倪,認為是某種象徵,至少,是不完全的和諧。可以預計,川普會繼續用他熟悉、有效的做法,直接走向民眾,繞過政客,取得大眾的支持。
離美國2018年中期選舉只有9個月,全部435個眾議院的席位和參議院100個席位中的33個,都面臨挑戰;還有39個州長的寶座,也將在11月決定。預期美國經濟在2018年會繼續走強,外貿和投資會極大改善,屆時美國人民會嚐到更多「川普經濟學」(Trumponomics)的好處,而做出更有利於川普執政第一個任期後兩年的選擇。
正如川普所說,現在是「我們一個新美國的時代!」(new American moment)但是,在走向美國強大、正義力量強大、剷除共產主義和恐怖主義邪惡的路上,前面還有荊棘。總統先生,小心走好。
責任編輯:劉菁


http://www.epochtimes.com/b5/18/2/3/n10111156.htm

TOP

美國還是有太多像季辛吉這種反俄親中棄台之流,雄霸於政 經論壇的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