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中國見聞】這個著名的“經濟邪教” 中國要痛揍它了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8-1-13 05:59 PM 合併
您是本文第412個瀏覽者

【中國見聞】這個著名的“經濟邪教” 中國要痛揍它了

來源: 紐約時報/日期: 2018-01-09

  在北京,馮剛(音)站在美國營銷巨頭安利(Amway)旗艦體驗館的會議廳內,面對著150個人。
  爲了套近乎自稱大哥的他,正向新成員們推銷公司的最新産品,新成員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還有一位街道清潔工,連橙色的市政制服都沒來得及脫下。
  馮剛說,安利的能量飲料XS可以降低多達70%的血醇濃度。他還說,這款飲料可以治抑郁,或能使醉酒的人開車回家。他的目標是:讓這群人走出去賣産品。
  十多年來,對于安利或其他通過銷售代表招募下線進行多層次營銷的公司,這樣的場景就意味著有了財政救助。
  這些在美國和其他地區面臨頹運的公司轉向了渴望著新産品、日益壯大的中國消費者階層,而且他們容易受到賣出這些新産品就有望發財的盅惑。
  可現在,未來看起來卻沒那麽光明了。多層次營銷的巨頭們在中國的監管機構和美國本土腹背受敵。

  康寶萊(Herbalife)和優莎娜健康科學公司(Usana Health Sciences)兩家公司去年透露,美國正按《反海外腐敗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對他們的中國業務進行審查。該法律禁止美國企業賄賂外國官員。另一家公司如新(Nu Skin)在2016年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就一起相似案例達成和解,而雅芳(Avon Products)2014年承認有罪,被處以1.35億美元的罰款。
  尚未上市的安利並未透露美國監管機構的任何調查細節。然而,在中國某省,安利一些分銷商的行爲招致了審查,受害者表示此事被當地官員壓了下來,其中至少有一人與該公司有關聯。
  “這個行業在中國完全是一片混亂,”前安利的分銷代表遊雲帆(音)說,他曾用小飛(音)的筆名寫過一本措辭嚴厲的回憶錄。
  他指出,中國的法律禁止許多與多層次營銷有關的惡劣作法,他還說,“根本問題是政府腐敗,不作爲。”
  但這一點或許正在改變。去年,四個政府部門宣布開始打擊這個被批評者斥爲“傳銷”的營銷模式。
  中國市場的動蕩對安利來說可能是毀滅性的,安利在過去十年內的增長大多依賴中國。
  根據商務部的記錄,目前,安利仍是中國最大的多層次營銷公司,擁有150萬個分銷商,比其他公司的總和還多。安利總裁道格·德沃斯(Doug DeVos)去年告訴路透社(Reuters),中國現在是安利最大的市場,帶來了26億美元的收入,占安利全球銷售份額的30%。
  在一則聲明中,安利的副總裁斯科特·鮑爾弗(Scott Balfour)稱公司接受嚴打,並表示公司會對合法直銷與傳銷加以區分。
  這次嚴打並沒有特別針對安利,而且它在這裏樹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品牌形象,在北京等地都開設了光鮮亮麗的展示廳,還贊助著中國的奧運團隊,但也經受著和別處一樣的指控的困擾。
  安利的前經銷商們在網上組織起來,警告其他人當心該公司的營銷模式。安利這個詞在中文已經成爲了口語詞彙,意思是“大力推銷”或“被洗腦”。
  幾乎從上世紀90年代初進入中國市場開始,安利及其他公司就面對著來自當局的懷疑。多層次營銷被官方譴責爲“經濟邪教”,且政府在1998年禁止了所有的直銷。
  中國在談判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時,才同意美方提出的讓這些企業進入中國的要求。直銷從2005年開始合法,但仍有一些旨在防止無止盡地招募新分銷商——安利經營模式的組成部分——的限制。
  但是,執法方面仍然參差不齊。“這是個灰色地帶,”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在該校的直銷行業發展研究中心開展研究的劉凱湘說道。“大部分的直銷公司都在打擦邊球。如果他們完全守法,就根本不會有市場。”
  中國法規的變幻莫測和貪婪的官僚作風此前已經使一些公司陷入困境,比如雅芳(Avon),它曾是這裏的頭號直銷商。2014年,該公司承認向中國官員提供了800萬美元的現金以及古馳(Gucci)手包等禮品。

  如新也遇到了類似的麻煩。2016年,如新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就一起訴訟達成了和解。該公司承認向“一個慈善機構”捐了15.4萬美元,以“獲得中國共産黨高層官員的影響力”,免除可能的罰款。
  康寶萊(Herbalife)在一份備案文件中披露,該公司也在接受調查,而優莎納(Usana Health Sciences)宣布,它已向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通報了有關其在華子公司的“費用報銷政策”的問題。
  安利在聲明中表示,它沒有面臨美國監管機構對其在華業務的質疑。不過,它的業務還是引發了一些問題。
  一名記者在安利的北京中心聽取了“馮大哥”的詳細銷售策略——那些策略如果使用的話,會違反中國法律。馮大哥還向新招募的員工承諾,如果他們能招募到更多人,就能賺得更多錢。
  幾天後,一名新加入者在街上分發XS能量飲料的傳單時,重複了同樣的宣傳口號。傳單上說,新經銷商最終每年可以獲得7.5萬美元(約合50萬元人民幣)的收入。
  事實上,根據政府的統計數據,96%的直銷商年收入低于750美元(5000元人民幣),大致相當于私營公司員工的月均工資。
  在某些地區,安利尤其受到關注。
  甘肅省蘭州市是一座黃河和古絲綢之路沿線城市,有近370萬人口。那裏有數十名前經銷商指控該公司慫恿高價行爲,致使他們負債累累。他們指責上面那些人哄騙他們購買他們實際上賣不出去的産品。
  其中一位名叫劉剛(音)。他說,2009年他被說服放棄了教師的工作,去追逐安利的財富。

安利的功能飲料XS。中國的一些前經銷商投訴他們被誘騙購買,這款産品根本賣不出去。
  在培訓課程中——他向時報記者出示了當時他錄的一些培訓視頻——他被告知獲得成功的方法是在壓力下工作。他借錢進了大量維生素、淨水器和肥皂——先是通過抵押自己的房子,後來是從民間借貸人那裏借錢,他和其他人說,那些借貸人和當地的安利工作人員是一夥兒的。到了2014年,他進的貨賣不出去,面臨60萬美元的債務。
  “我被洗腦了,”劉剛說。
  負責監管企業的甘肅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很重視這些指控。2016年5月,該機構致信投訴者,稱找到了不法行爲的證據,該地區的兩大分銷商——唐勁松和趙玉芳——“涉嫌傳銷”。
  “要爬到最上面,你必須有一批下線,”向時報出示了工商局來信的另一名前分銷商劉建紅(音)說。“形成了一個金字塔。我們在最底層。”
  安利副總裁鮑爾弗說,蘭州的情況“涉及大量嚴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範,以及違反中國借貸法律的情況”,這些都是分銷商的行爲,安利公司沒有受到從事不法行爲的控告。
  在另一份聲明中,安利稱自己不認可分銷商誇大的說法,並且公司的政策禁止貸款購買産品。鮑爾弗說,公司會對其注意到的具體說法進行調查。
  蘭州的監管機構對投訴表現出了足夠的信任,將調查結果移交給了當地公安局。
  之後,調查陷入停滯。
  負責最初的調查工作的甘肅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官員王興威在電話采訪中說,他已被調離該案。
  前分銷商說,他們認爲替安利撐腰的地方官員把他們的投訴壓下來了。他們給出的證據是,甘肅的官方電視台在采訪完他們後收到了不要報道該案的指示。
  據該電視台的記者高增磊(音)說,這條指示來自共産黨的省一級宣傳部門。當時,甘肅的省級宣傳部門由梁言順領導。據哈佛大學和梁言順在網上的傳記稱,他曾經參加過安利的一個項目。該項目涉及在清華大學和哈佛大學給官員上課。梁言順沒有回複記者的置評請求。
  屬于最頂層分銷商的趙玉芳對相關指控不屑一顧,稱她和丈夫唐勁松做的一切“完全符合公司的制度,是按照公司的經營模式並在公司的監督下進行的”。
  她接著表示,那些心有不滿的分銷商應該爲他們累積起來的一切債務負責。
  “每個人都應該對自己的行爲負責,”她說。“如果不知道這一點,在這個世界上就待不下去。”
  鮑爾弗說安利已對涉事的個人進行了懲罰,但他沒有透露相關人員的姓名和處罰情況。在安利的網站上,唐勁松和趙玉芳依然屬于其少數高層經銷商之一,他們的照片也依然挂在安利在北京的會議室裏。
  相比之下,前分銷商們卻面臨著財務危機。
  劉建紅總共欠債30萬美元。在中國,這意味著她已經被列入了政府的一個名單,無法乘坐飛機、火車或申辦新信用卡。
  “我余生都要面臨這個問題,”她說。

TOP

找死喔~~

共慘黨敢碰美國安麗?這不是讓美國加派第四組航母艦隊過來~找共匪麻煩!

TOP

2017中國經濟,八個字就說完了

來源: 德國之聲/日期: 2018-01-11

  2017中國經濟——高于目標,好于預測。
  中國總理李克強表示,2017年中國經濟整體形勢好于預期,GDP預計增長6.9%左右。是什麽讓中國經濟能夠有此“良好表現”?
  中國官媒報道稱,李克強周三(1月10日)在一次論壇上表示,中國經濟局面總體好于預期,國內生産總值(GDP)預計增長6.9%左右。該經濟增長率不僅高于政府確定的目標,而且超過專家們之前的預測(6.8% )。
  李克強稱,中國經濟有如此"良好的表現"的原因是"政府沒有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而是著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路透社報道稱,強勁的出口和建築業成爲中國經濟增長的助推手。
  中國2017年的國內生産總值數據將于1月18日正式公布。
  內部人士透露,北京政府對2018年提出了與上一年同樣的增長目標,仍爲6.5%左右。世界各地投資人曆來高度關注北京確定的增長目標,畢竟在過去多年裏,中國被證明是世界經濟的發動機。
  2016年,中國國內生産總值增長6.7%,爲26年來最低。不過,2017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強勢重現,增長6.9%,第三季度增長6.8%,其原因被認爲是基建領域的大量貸款和投資。
  北京著力使中國經濟模式脫離産能過度、效率低下的重工業型,轉向服務型、新技術和有附加值的出口型。服務業目前已占國民生産總值的50%以上。依賴投資和出口的外向型發展模式給中國帶來長達40年的飛速發展,同時也使中國債台高築。

TOP

8個字?【中國崩潰~一窮二白!】

傻眼貓咪!大媽存4500萬卻領不出 銀行:要等82年後

2018/01/07 1600
[url=]友善列印[/url]

  


  • A-
  • A
  • A+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哭…千萬鈔票竟一去不復返!中國大陸一名大媽因貪圖銀行高利息,把1千萬人民幣(約新台幣4500萬)儲蓄存進銀行,未料要領錢時,銀行竟告知要82年後,也就是2099年才能動用,讓女子大傻眼。


▲女子的千萬存款就要2099年才可領。(圖/翻攝自微博)


據陸媒報導,這名住在浙江寧波的高姓女子,因經商致富,她聽朋友介紹吉林銀行的大連分行年利率很高,在去年5月把1千萬人民幣存進去,未料幾天後想提領鈔票,竟發現帳戶餘額是0元,趕緊打給銀行詢問,對方告知錢已遭到凍結質押,需等2099年才能動用。
更誇張的是,高女並無辦理質押手續,銀行卻回應,是收到分行通知書,她有簽訂「質押擔保委託書」,並核准把這筆錢放款給某家房地產公司,但高女反駁,她根本沒同意,銀行怎能用一張通知書就凍結存款,甚至到最後銀行也拿不出質押證明。
事後高女也向借款的房地產公司查詢,負責人唐姓男子則說,這筆錢是直接跟銀行貸的,並不知道錢從何來,但允諾會還錢,但需給他一些時間籌錢。對此,女子無奈的說,她已經向當地的銀監會管局反映,不排除會通過法律途徑維權。如今該案已過了半年,卻仍沒新進展,至於何時能還錢?銀行方面也未作出正面回應,只強調借款人還清貸款後,存單才能解凍,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33838

TOP

高鐵堵門教師老公系刑警大隊長?官方回應

來源: 澎湃新聞網/日期: 2018-01-12


  @安徽鐵路公安在線1月12日通報,1月11日,一條題爲“扒車門阻高鐵事件再發酵”的信息在網絡傳播。該信息稱,女教師的老公是刑警大隊長,沒有買票,已被公安部免職審查,女子的行爲導致三百趟火車時間重新調整等內容。經調查核實,該信息系謠言。
  目前,發帖人戴某某(女,48歲)已被合肥市警方查獲。據其交代,因爲看到高鐵扒車門一事,憑空臆想並編造了此條謠言信息。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合肥市警方將對其依法處理。警方提醒,請廣大網民不信謠不傳謠,共同維護健康的網絡環境和良好的社會秩序。

TOP

十九大後首個獲刑大老虎 一夜白頭

來源: 法制晚報/日期: 2018-01-12



落馬660天後,1月12日,“一夜白頭”的廣東省委原常委、珠海原市委書記李嘉終于站到審判席上,因受賄2058萬余元一審獲刑13年。

記者注意到,這名年僅53歲的副省級高官從開庭受審,到公開宣判,僅用43天,是十九大後首個獲刑的大老虎。

而且,作爲4只“華南虎”中受賄金額最小、刑期最短的,他還與侄子一起貪腐,屬近年來的頭一個。

從落馬到雙開,他耗時350天

2017年9月25日,天津市委原代理書記、原市長黃興國,因受賄4003萬余元,被石家莊中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2年。此後108天裏,再無省部級及以上落馬高官獲刑,直至李嘉案塵埃落定。

作爲十九大後首個受審,且首個獲刑的大老虎,李嘉從落馬到雙開,再到司法審判,經過了漫長的660天。當然,他並非耗時最長的:2015年1月16日就已倒下的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2015年10月7日開始接受組織調查的福建原省長蘇樹林,仍未過堂受審。

記者發現,李嘉案雖然在紀律審查階段用時較長,但進入司法審判階段後,明顯提速



具體來說,2016年3月23日落馬,時隔350天後,2017年3月8日,李嘉被雙開的消息終獲公開。移送司法7個月後,去年10月底,此人被提起公訴。開庭是在2017年11月30日,僅隔43天後,該案就一審宣判。

綜上可見,紀檢監察部門用較長時間查清了李嘉的違紀問題,從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審理階段加快進程。

43天是個什麽概念?在至今已經獲刑的90多只大老虎中,從開庭審理到公開宣判不足一月的共有8人。他們分別是王珉(14天)、周永康(19天)、王保安(20天)、童名謙(24天)、蘇榮(25天)、李成雲(26天)、令計劃(27天)、白雪山(28天)。

還有一個小細節值得關注:十八大後落馬的廣東省部級及以上幹部共有4人,李嘉的受賄金額最小、刑期最短。其余3人貪腐情況如下:廣東省政協原主席朱明國受賄1.413億、9104萬來源不明,被判處死緩;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受賄1.1億,獲無期徒刑;原副省長劉志庚9817萬,獲無期徒刑。

與侄子同貪腐,他是第一人

漳州中院的判決顯示,此人自2001年就已經開始貪腐,直至2016年落馬。他利用梅州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珠海市委書記、省委常委等職務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攬、項目選址、職務調整等方面,直接或者通過其侄子李林等人,非法收受2058萬余元。

看法新聞記者曾梳理被檢方或者法院公開姓名的大老虎同謀者,發現19人中有妻子參與的,達到15個,占79%。有兒女參與的,共有9人,占47%。

此外,還有部分大老虎的案子涉及到弟弟、父親和小舅子等。唯獨不見侄子,由此,通過侄子收錢,李嘉是十八大以來落馬大老虎中的第一個。



李林是何許人也?有媒體曾探訪李嘉的老家——湖南湘陰,發現李林正是其大哥李贊香的兒子。這個侄子一直在廣州做生意,在廣州某商會當會長,常常打著叔叔的牌子在外活動,開豪車,賺了不少錢。

李嘉被查當天,李林也在長沙被抓。熟悉李林的人說:李嘉落馬,李林“幫了忙”。而叔侄同腐背後是李嘉的成長史:其曾兩次高考失利,父親原本想送他去學木匠,但在大哥李贊香的接濟下,他終于考上了大學,也就爲日後平步升至副部級奠定了基礎。

必須要指出的是,李嘉不僅犯受賄罪,即違法,還存在嚴重違紀行爲。在雙開通報中,此人被指結黨營私、拉幫結派,進行非組織活動,搞權色交易、錢色交易等等。

而且他還篡改本人檔案並向組織提供虛假說明。新疆首虎栗智、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盧恩光都曾幹過此事,後者更因年齡、入黨材料、工作經曆、學曆、家庭情況全面造假,而獲稱“五假副部”。

TOP

中國最頂級的14個城市,富可敵國!有你家鄉嗎?

來源: 每日經濟新聞/日期: 2018-01-13
  誰不說家鄉好,因此在網絡上城市間排名競爭永遠是熱門的話題。
  目前一些城市正在召開的兩會開始發布自己的2017“年報”,其中的GDP數據成爲了城市之間PK的最重要指標。
  2017年,無錫和長沙GDP分爲10500億元和10200億元,自此中國的萬億城市俱樂部成員增至14個。同時,2017年廣州市GDP預計將達到2.15萬億元,這意味著,中國最頂級城市之間的爭霸進入了2萬億時代。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中國最頂級的城市在經濟體量上已經超過了世界上許多國家,可以稱得上“富可敵國”。同時對于居住在這些城市的市民來說,也能收到切切實實的“大紅包”。
  中國GDP萬億俱樂部城市增至14個
  據第一財經報道,在近日召開的無錫市十六屆人大第二次會議上,無錫市市長汪泉作政府工作報告介紹,2017年,無錫全市預計實現地區生産總值10500億元,實際增速達7.4%。
  與此同時,中部地區的長沙也突破了萬億元的大關。長沙市十五屆人大二次會議1月2日開幕,長沙市市長陳文浩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宣布,2017年全市地區生産總值預計達到10200億元,增長9%。


  ▲圖片來源:中新經緯
  在無錫和長沙之前,已有12個城市陸續進入了萬億俱樂部行列。其中,2006年、2008年、2010年,上海、北京、廣州相繼“入萬億”;2011年,“萬億俱樂部”湧入四位成員:深圳、天津、蘇州、重慶;中西部的武漢、成都則在2014年攜手進入;2015年杭州跻身其中;2016年南京和青島進入。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加上長沙和無錫在內的14個萬億俱樂部成員中,分區域看,東部地區共有10個,中部2個,西部2個,東北目前尚未有城市入列。以城市群看,長三角共有5個,分別是上海、蘇州、杭州、南京和無錫。長三角之後,珠三角、京津冀、成渝和長江中遊各有2個。這5個城市群也是我國目前最重要的5個國家級城市群。
  以省份而言,第二經濟大省江蘇入列的城市最多,共有3個(蘇州、南京和無錫),第一經濟大省廣東緊隨其後,共有2個,雖然廣東只有2個,但是它的兩座城市深圳和廣州均爲一線城市,深圳和廣州在2016年和2017年先後突破了2萬億元大關。
  廣州市發改委主任周建軍10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據預計,2017年廣州GDP突破2萬億元,人均GDP突破15萬元。這也是中國第四個GDP突破2萬億元大關的城市,同時也是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首次集體超過2萬億元大關。
  “富可敵國”的中國城市
  GDP達到1萬億、2萬億是什麽概念?根據華爾街見聞整理的數據,僅僅是2016年的GDP數據,中國頂級城市的經濟體量便能和一些國家平起平坐。


  ▲圖片來源:華爾街見聞
  例如2300萬人口的上海2016年GDP達到2.75萬億,與6886萬人口的泰國不相上下,而北京在2016年的GDP達到2.49萬億,與中東富裕國家阿聯酋難分伯仲。深圳2016年修訂後的數據爲GDP總量達到了20078.58億元(上圖爲未修訂數據),超過了歐洲國家愛爾蘭。
  同時,上海和北京均進入全球前30大“國家經濟體”,一線城市廣州、深圳在全球能排到第40。
  其它城市中,天津與哥倫比亞、重慶與智利、蘇州與芬蘭、成都與新西蘭的經濟體量相當。
  更重要的是,中國城市的發展潛力被普遍看好。
  參考消息網報道,牛津經濟咨詢社的一份報道指出,目前,僅有18座中國城市進入全球GDP百強城市,但到了2035年這一數字將再增加15座。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報道稱,到2035年,上述研究覆蓋的150座中國大城市GDP總額將翻一番多,由11萬億美元飙升至25萬億美元。它們將貢獻780座大城市GDP增長總額的近一半。
  上述研究預計,有些當今排名靠前的大都市仍將保留自己的地位,包括紐約(專題)、東京、倫敦、洛杉矶(專題)仍能留在前五之中。只有巴黎會掉出前五,而頂替它的將是由第10位升至第5位的上海,北京則將由第15位攀升至第6位。
  城市發展與居民福利息息相關
  不過,有人會問,城市GDP再高,跟普通市民有關系嗎?有。
  其實,城市經濟的發展跟每個居民的福利息息相關。
  我們以上海爲例。


  ▲圖片來源:上海統計
  通過查閱相關數據,可以看到,2006年上海城市居民家庭人均年可支配收入20668元,農村居民家庭人均年可支配收入9213元;到2012年進入兩萬億時代,上海的城市居民家庭人均收入已達到40188元人民幣(專題),農村居民家庭人均也達到了17401元人民幣。
  就業方面,2006年的上海,職工平均年收入29569元人民幣,城鎮新就業人數68.99萬人;2012年,全年上海共新增就業崗位61.38萬,職工全年平均工資達到56300元人民幣。
  綜上,我們可以看到從2006年到2012年,上海的城市、農村居民的平均收入均漲了近一倍;職工收入也發生了倍數的增長。
  那麽,這是不是就意味著城市GDP增長,生活就更安逸了呢?我們又翻查了一下物價後發現,以1978年價格爲100,2006年上海市居民消費價格指數爲574.5,2012年是696.2。
  也就說,物價雖然也在漲,但還是比較可控、溫和的一個漲幅區間。工資翻倍,物價略漲,遇上這樣的條件,是不是有些美滋滋?
  當然,“幸福是奮鬥出來的”。如果沒有一顆拼搏、與時俱進的心,即使你所在的城市晉升3萬億、4萬億隊列,你也會被時代的浪潮刷洗下去,說是因爲GDP上漲所以收入提高,更不如說是因爲努力讓自己的生活越來越好,所在的城市越來越發達。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华不符色 於 2018-1-13 03:50 PM 發表
來源: 每日經濟新聞/日期: 2018-01-13
誰不說家鄉好....


  ...
習大大她....
這樣
為國犧牲太大了吧?


感謝 华不符色 圖片供應。





Duajia E Gao~ Tiaopi E Gao~

TOP

低端人口是中国之耻,涉贿主意伏贫祭弱党有义务带头消灭4.3亿穷困人口,各级政府落实拆除低端户使无家可归,趁着寒冬实践古训路有冻死骨口号,党主习禁评带领大家共同富裕,走向家家朱門酒肉臭康庄大道

同印度种姓制度一样的支那阶级意识分明,官富阶级就是靠着冷血将人民踩在脚下一步步爬上食物链顶层,唯有拆除專制政府,人民才有機會分享陽光普照

TOP

华不符色欄主~請注意!

中國各種新聞在我國台灣,不重要!

雖貴用戶謹守規則,貼在【國際媒體專欄】~但全世界新聞何其多?

所以請不要一再相似中國性質的新聞重複貼,歸類同一欄~方便其他讀者閱讀!

已示範相同性質併欄規範,請謹守之~不要自我中國感覺良好,影響他國權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