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紀永添專欄:讓藍鵲教練機擔負台灣制海任務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8-1-8 01:57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458個瀏覽者

紀永添專欄:讓藍鵲教練機擔負台灣制海任務

紀永添 2018年01月03日 07: 02: 00


IDF戰機簡裝版的T-5教練機。(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延宕許多的空軍高級教練機汰換計畫,在新政府大力支持國防自主下,終於塵埃落定,以IDF戰機簡裝版的T-5教練機計畫,擊敗外購義大利的M-346教練機或升級現有AT-3教練機為AT-3 MAX的計畫。IDF簡裝版教練機就是拆除雙座型IDF戰機的雷達與射控系統、引擎後燃器等空中作戰裝備,再加強機身的結構,並加裝適合教練機使用的設備,以取代目前老舊的AT-3與F-5E/F,成為台灣新一代的高級教練機與部訓機。同時最近新聞還報導,已經命名為藍鵲教練機的IDF簡裝版教練機,也將發展對地攻擊能力,未來將能同時負責培訓新進飛官並執行輕型的對地密接支援任務。


AT-3 MAX模型,預定未來競標中華民國空軍次世代高級教練機的方案之一。(圖片摘自Wikimedia Commons)

雙座型教練機可兼任輕型對地攻擊機



義大利的M-346教練機。(圖片摘自網路)

其實就一般來說,各國的雙座型教練機往往也都兼任輕型對地攻擊機,這除了是善用裝備、節省資源的考量外,雙座型戰機可搭乘兩名飛行員,執行對地攻擊任務也較有效率。最有名的例子是巴西與美國公司合作生產的大嘴鳥教練機,這款使用螺旋槳引擎的教練機,除了以操控性優異、價格低廉且性能可靠而廣受各國歡迎外,更是一款很出色的輕型空中巡邏/攻擊機,作戰記錄優良,因此還被美軍所採用,命名為A-29攻擊機,將採購來援助美國的盟邦。另外韓國的T-50金鷹教練機,在裝上對地攻擊武器後稱之為TA-50,也已經外銷到菲律賓,被用於支援菲律賓南部的反恐作戰。


巴西與美國廠商合作生產的大嘴鳥教練機,美國軍方已命名為A-29攻擊機。(圖片摘自網路)

因此台灣的藍鵲教練機未來發展對地攻擊能力,可以說是預料中的事,如目前台灣所擁有的AT-3與F-5E/F,除了擔任教練機與部訓機的任務外,也都還保有對地攻擊能力,能在戰時負責對地密接支援任務。只是台灣的作戰環境與別國不太一樣,身為一個海島國家,作戰優先順序是「制空、制海、反登陸」,而已拆除空戰設備的IDF簡裝版藍鵲教練機,將無法在制空、制海任務上發揮效用,這也代表藍鵲教練機其實要在台海戰事的最後一個階段,也就是已展開本島的地面作戰時,才有可能上戰場執行任務。這一方面限制了藍鵲教練機的運用彈性,另一方面在台海戰事已進行到本島地面作戰時,台灣大概也早就失去制空權,是否還會有未被摧毀的空軍基地可讓藍鵲教練機升空作戰,其實也不無疑問。

讓藍鵲教練機分擔制海任務

因此台灣是否應該依照目前主流的方向來發展藍鵲教練機,說不定就有很大的討論空間,或許台灣應該思考如何讓藍鵲教練機去分擔制海的任務,可能會更適合台灣的情況。而這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新穎的想法,遠在台灣發展雄風二型反艦飛彈的初期,就已經考慮過要一併研發空射型,當初除了想讓IDF戰機掛載雄風二型反艦飛彈外,也曾嘗試過讓加裝雷達系統的A-3雷鳴攻擊機與AT-3B教練機進行試射。雖然試射的結果並不差,但一來雄風二型反艦飛彈還在初期的發展階段,空射型仍然有許多問題要解決,二來A-3雷鳴攻擊機的發展計畫最後胎死腹中,替空軍AT-3教練機加裝雷達系統,升級成AT-3B的費用也不便宜。正好當時空軍正全力換裝新型主力戰機,難以分心升級AT-3教練機,再加上海軍也不是很感興趣,最後這樣的計畫就被打入冷宮。


成功嶺的XA-3雷鳴號2號機。(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掛載兩枚空射型雄風二型反艦飛彈的AT-3攻擊/教練機。(圖片摘自網路)

只是隨著時代改變,情況已經變的不太一樣。首先是海軍大成系統的建立,讓海軍可以透過大成系統即時將作戰資訊分享給海上艦艇,這也就是為什麼海軍會將雄風二型與雄風三型反艦飛彈裝在噸位不大,平面雷達偵搜能力有限的錦江級巡邏艦上。因為雄風二型與三型反艦飛彈都採主動式雷達尋標系統,也就是飛彈擁有自己的尋標雷達,只要飛到目標的附近範圍內,就能自己鎖定目標攻擊。發射飛彈的艦艇只要接收來自海軍大成系統的敵艦座標,按鈕發射飛彈即可。同樣的情況也包括岸射型的雄風二型與三型機動發射車,就算雷達車已被摧毀,只要能收到海軍大成系統的訊號,就能利用別處雷達所提供的敵艦位置,發射飛彈以進行攻擊。

可處理缺乏空中掩護的敵艦

這也代表藍鵲教練機不一定要裝備雷達系統,就能發射雄風二型反艦飛彈,重點只在於空射型的穩定性,與機身的結構強度能不能掛載重量較重的雄風二型反艦飛彈。當然,這樣的方式是將藍鵲教練機當成一個發射平台,無法與有完整作戰能力,可掛載空射型魚叉反艦飛彈的F-16V相提並論。F-16V可用於突破敵方艦隊與艦載機所組成的嚴密防空網,攻擊高價值目標,而掛載雄風二型反艦飛彈的藍鵲教練機則可支援海軍,處理威脅程度較小或缺乏空中掩護的敵方艦艇。同時最重要的是可大幅提升反艦飛彈發射平台的存活性與機動性,並與目前艦射與岸射的雄風二型反艦飛彈互補,使敵人更難以在登陸前清除我方的反艦飛彈,替登陸船團開出安全的海上通道。

當然,如果國軍有心,也可以發展擁有雷達系統的AT-5藍鵲教練/攻擊機,以完全接替目前可同時擔任教練機與輕型攻擊機的AT-3。擁有一定制海作戰能力的藍鵲教練/攻擊機,可以擔任IDF與F-16V主力空優戰機的輔助戰機。如日本所自製的F-2戰機就以制海為主,擔任日本航空自衛隊F-15J主力空優戰機的輔助角色。日本的F-2戰機與F-16戰機有非常類似的外觀,但日本為因應日本四面環海的特性,特別強調F-2戰機的制海能力,配備有空射型反艦飛彈。而日本所自行研發的ASM-3空射型超音速反艦飛彈也已經快要正式服役,未來F-2戰機最多能掛載四枚ASM-3超音速反艦飛彈、二枚空對空飛彈與兩具副油箱,將是世界上最具威力的反艦利器。


掛載四枚ASM-2反艦飛彈、二具副油箱與兩枚短程空對空飛彈的日本F-2支援戰機。(圖片摘自網路)

台灣目前不可能擁有這樣的資源,投資研發專門制海用的輔助戰機,但台灣與日本一樣是個島國,四面環海,再加上強大的外敵,一樣有制海的迫切需求。或許比較節省資源的方式,就是綜合韓國與日本的發展經驗,發展具備一定制海作戰能力的輕型教練/攻擊機,以分擔主力戰機的繁重任務。即使以IDF這款輕型戰機為藍本的藍鵲教練機,無法達到F-2戰機的優異掛載能力與作戰半徑,但台灣採取守勢作戰,防守的空域與海域並不廣大,這方面的缺點對台灣而言並不算是太大的問題,即使藍鵲教練機只能掛載兩枚雄風二型飛彈,甚至是一枚,只要能升空作戰,都對敵方的海上艦艇擁有極強的威脅性。

考慮掛載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
 
至於藍鵲教練機有沒有辦法掛載威力更強的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恐怕就不是那麼容易了。畢竟雄風三型一開始並非為空射所設計,彈體較ASM-3飛彈大上許多,重量應該也更重,而藍鵲教練機的掛載能力肯定不及F-2戰機,若要掛載更大更重的雄風三型飛彈,雄風三型的空射版勢必要做較大幅度的修改,以縮小目前的彈體,同時藍鵲教練機也得進一步加強機身的結構強度,而這恐怕就會困難且麻煩許多。不過國軍近來積極研發射程可達400公里以上的雄風三型增程型飛彈,並已試射成功,準備量產,這也代表軍方評估擁有更長射程的雄風三型飛彈對台灣的防衛有其助益。那更具機動性的空射型雄風三型飛彈,似乎就很值得軍方評估,因為除了高空高速發射已先天擁有較長射程的優勢外,還能再加上戰機本身的航程,其整體的作戰效益說不定不比雄風三型增程型差


成功嶺展示之雄風三型反艦飛彈。(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不過目前軍方似乎傾向於先設計生產較單純的T-5教練機,未來再進一步發展可擔任攻擊機的AT-5。這好處在於可以先確保原始的目標能在時限內達成,完成替換AT-3教練機與F-5E/F戰機的需求,但這樣的問題在於未來還要再花一大筆錢將T-5教練機升級成AT-5。而如果選擇先生產一部份的T-5教練機,在第二階段才生產AT-5,則會造成機隊裡有不同構型的飛機,可能會加重後勤維修上的負擔,同時早期生產的批次將不具備作戰能力。軍方這個想法有利有弊,只是以台灣目前的情況來看,在T-5教練機投入現役並滿足軍方需求以後,要再進行升級或繼續發展AT-5,恐怕會非常困難。AT-3與F-5E/F雖然算是老飛機了,但是可靠性還不算差,F-5E/F也還在許多國家服役,若不要斤斤計較其妥善率,只專心於訓練時的安全性,其實並不一定要馬上趕著汰換完畢。

中科院在法人化以後,一直致力於尋求武器外銷的機會,目的是想要讓台灣的國防工業紮根。這個方向是對的,但是如果只是走前人的老路,在國際市場的強大競爭且中國無所不在的打壓下,想要有所突破將會非常困難。或許中科院可以轉換一下思路,發展海島國家、臨海國家專用的武器裝備,或許更有可能以獨一無二的設計而有所斬獲。目前國際市場上鮮少有教訓機是兼有海洋巡邏、制海作戰能力的,多半的教練機都是兼任輕型對地攻擊機。許多擁有漫長海岸線與外島的國家,都使用這種不是專為海洋任務所設計的機型,來擔任海洋巡守任務。有些機種甚至只能靠飛行員在白天以目視搜索目標,機上的設備與武器都不適合執行海上任務。

讓藍鵲機在外銷時有所突破

台灣其實可以發展一款專門用來擔任海岸巡邏、海上護漁、外島支援、甚至打擊走私或不法海盜的輕型教練/巡邏機。加大內載油箱與增加副油箱掛載點,以增加滯空巡邏時間;裝備適合的海上導航與通訊裝備,以利在海上執行作業;配備基本的平面搜索雷達與射控系統,並能依照不同任務的需求,選擇外掛機炮與反艦飛彈,擁有一定的對海作戰能力;也能投擲海上定位浮標與照明彈,使用光電或夜視系統,執行海上的搜索救援任務。說不定能以非常清楚地定位,而與目前國際上的同級產品做出市場區隔。再加上台灣長期以來在海島環境中操作各種精密武器,對如何在高溼度、高鹽份下防止機體鏽蝕非常有經驗,中科院也有能力研發專為海洋操作環境而量身打造的機體。AT-5藍鵲教練/攻擊機若能採用這樣的設計,不止較符合台灣的使用需求,也更有可能在外銷上有所突破。

平心而論,未來藍鵲教練機的性能恐怕不及義大利的M-346教練機,而若要考量經濟性,也不如直接由AT-3教練機升級為AT-3 MAX,那選擇T-5藍鵲教練機計畫,除了可強化國防自主外,還有什麼優勢?或許可以量身打造最適合台灣需求與作戰環境,且有利於爭取國外訂單的教練/攻擊機,才是選擇T-5藍鵲教練機這個方案的最大優點。台灣過去一直很惋惜IDF的生產線關閉後,沒有進一步維持研發能量,結果被韓國後來趕上,生產出與IDF血源極為相近的T-50金鷹教練機,並成功打開外銷市場。若台灣這次的高級教練機汰換案,最後的結果是生產出一款無武裝能力的單純國產教練機,就宣布計畫圓滿完成,那或許台灣又會再度惋惜另一個二十年。

※作者為軍事研究者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就如文章作者所述, 藍鵲教練攻擊機在搭載反艦飛彈對海攻擊時可以不用雷達或射控系統, 裝載大成資料鏈接收敵艦座標, 即可射後不理. 不過在其他對地攻擊任務時還是需要雷達和射控.

TOP

如果這麼麻煩的話,乾脆用巡曳飛彈攻擊敵艦是不是比較妥當?

TOP

他的論點是說空中載台的靈活度和彈性比地面載台還要好, 不過啦到最後還是要看軍方的態度, 對輕攻擊機版藍鵲有無興趣, 台海飛彈危機時當時有設立一個AT-3攻擊機中隊, 不過軍方還是對攻擊機興趣缺缺. 現在時代不同了, 面臨的威脅也不同, 最近連輕噸量飛彈艇的話題再度登上檯面, 就看看軍方有沒有需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