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踐踏人權!北京強驅數萬「低端人口」

北京賺得多 低端人口再艱難也不走

http://www.cna.com.tw/news/acn/201712020046-1.aspx
(中央社台北2日電)北京驅趕「低端人口」的話題持續延燒,官方原想藉由提高生活成本而讓大部分來自外地的「低端人口」知難而退,但由於北京收入高,即使流離失所,這些人也不願離開北京。

香港明報今天報導,「低端人口」原本是指「低端產業從業人口」。這些人往往來自外地,由於收入低,不得不選擇價格相對低廉、安全隱患極高的住所,普遍生活在北京社會最底層。

北京大興區一幢聚集外來人口的公寓日前發生火災後,官方一度鐵腕驅趕住在「有安全隱患」住所的外地人,盼藉由提高這些人在北京的生活成本,擠壓生存空間,使其「知難而退」返鄉,達到「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目的。

不過,明報記者採訪多名因清理「低端人口」而流離失所的民眾,幾乎沒人動過離開北京的念頭。

來自河北張家口的邱姓洗碗工說,她在張家口洗碗一個月包吃不包住、月薪人民幣1800元,但在北京包吃住可以賺到3500元,若節省一些,一年可存下3萬多元,遠高於在家鄉的收入。

邱姓婦人說,張家口舉辦2022年冬奧會抬高了當地房價,子女結婚成本飆漲,她不得不選擇留在北京繼續尋找低生存成本的工作。

新華社稍早前報導,全北京短短幾天就查獲數萬個安全隱患,涵蓋所有區縣。

明報表示,如此大規模的安全隱患顯然並非一朝一夕造成,若說主管部門不知情,肯定說不過去。

好的一面是這些安全隱患將隨著曝光而獲整治,但隨著為期40天「運動式執法」的結束,各種違建及安全隱患恐怕又將捲土重來,除非常態化執法,否則很難制止類似慘劇發生。

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二村「聚福緣」公寓18日晚間發生大火,奪走至少19條人命。北京當局隨後展開消防大檢查,以「消除安全隱患」為由,強勢清理市內住商混合違章建築。

這波掃蕩使大批離鄉背井到北京討生活的外地人流離失所。官方鐵腕措施引起輿論撻伐,被質疑是藉機驅趕北京的「低端人口」。1061202

TOP

仔細研究過習仲勛的遭遇後,忽然明白:為何習近平要對中國的「低端人口」採取如此冷酷的趕盡殺絕的手段進行鎮壓了。這些「低端人口」當年在毛澤東時代可是「紅五類」,而習近平的老爸倍康生陷害失勢被捕下獄後就是被這些「紅五類」批鬥凌辱受盡折磨,習近平一家老小也跟著成為「黑五類」。
如今他大權在握,當然要好好的清算這些「紅五類」報仇,才能給他老爸一個交代。


http://www.ntdtv.com/xtr/b5/2017/05/22/a1325760.html


習仲勛挨整16年 文字獄株連數萬人

紐約時間: 2017-05-22 06:49 AM

習近平之父習仲勛蒙冤挨整16年,株連數萬人,其中6000多人被迫害致死。(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7年05月22日訊】文字獄在中國歷代幾乎都發生過,而中共更精於此道。習近平之父習仲勛,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時,曾遭中共領導人康生等人誣陷,被以莫須有罪名,打成「反黨集團」總頭目,蒙冤挨整16年,造成株連數萬人,致死數千人的曠世文字冤獄。

1935年10月,時任中共陝甘邊根據地蘇維埃政府主席習仲勛,在「陝北肅反」時,就曾被當成「反革命頭目」—右派前線委員會書記,差點被活埋。當時,原紅26軍營以上官員和西北軍委機關、陝甘邊縣委書記和縣蘇維埃主席以上的官員幾乎全部被捕,230多人被殺害!

習仲勛被誘捕後,最初關在王家坪,後來押往中共陝甘晉省委駐地瓦窯堡。押解途中,給他頭上套了一個只露兩隻眼睛的黑帽子,肩上還讓扛了兩桿長槍。

習仲勛後來談及這段往事時說:「晚上睡覺時仍將人捆著,腳上、脖子上也加了繩子。『左』傾機會主義路線的執行者搞法西斯審訊方式,天氣很冷,不給我們被子蓋,晚上睡覺捆綁著手腳,繩子上都長滿虱子;一天只放兩次風,有人拿著鞭子、大刀,看誰不順眼就用鞭子抽,用刀背砍」。在黑監獄外邊,已經挖好了活埋他們的坑。

康生給毛澤東遞條子
1962年9月,中共八屆十中全會議上,時任中共黨魁毛澤東大談特談階級鬥爭,指出:階級鬥爭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時任中共政治局候補委員康生提出了小說《劉志丹》的問題,他遞了一張條子給毛澤東,上面寫道:「利用小說搞反黨活動,是一大發明。」

從沒看過《劉志丹》這部小說的毛澤東宣稱,習仲勛等人利用寫小說搞反黨活動,是一大發明。並聲稱凡是要想推翻一個政權,先要製造輿論,要搞意識形態,搞上層建築,革命如此,反革命也如此。

在這次中央全會上,習仲勛等被指責為小說《劉志丹》的幕後策劃者。毛澤東決定成立由20人組成的清查習仲勛等人反黨活動的專案審查委員會。

從此,為中共出生入死34年的習仲勛,被中共撤銷國務院副總理職務,被打成「習仲勛反黨集團」、「西北反黨集團」種種莫須有罪名,立案審查長達16年之久。

劉志丹是中共陝北蘇區創建人之一,曾是習仲勳的領導和戰友,1936年陣亡,被中共封為「革命英雄」。為此,劉志丹弟媳李建彤寫了長篇小說《劉志丹》,這本小說在創作過程中,李建彤曾徵求過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習仲勛等人的意見。

以康生為首的專案組「認定」:寫《劉志丹》是習仲勛反黨集團蓄謀已久的,習仲勛是第一作者,劉志丹的弟弟劉景範是第二作者,李建彤是執筆者。小說「把劉志丹寫的比毛澤東還英明」等,是習仲勛這個「野心家」、「陰謀家」、「反革命分子」、「篡黨篡國」的綱領。

同年8月,整人專家康生把習仲勳等人被定為「習仲勳反黨集團」,初步為這樁文字獄所羅列的罪狀包括:《劉志丹》小說是「偽造黨史」,把陝甘邊寫成了中國革命的中心和正統;文中把毛澤東思想說成是劉志丹思想,企圖以他們的思想作為全黨的指導思想;文中的「羅炎、許鍾寫的就是高崗、習仲勛」,因而是「為高崗翻案」、「吹捧習仲勛」等。

「習仲勛反黨集團」,後來被升級為「彭德懷、高崗、習仲勛反黨集團」、「西北反黨集團」,由此株連了一大批曾在西北工作過的各級各類官員。原國家經委副主任賈拓夫被撤職、下放,1967年5月7日被迫害致死。

1968年5月,劉志丹的弟弟、地質部副部長劉景範,被以「現行反革命分子」逮捕,非法關押7年。同年,作者李建彤被抓捕,1970年被開除黨籍,強制勞動改造。時任勞動部部長馬文瑞被捕入獄,坐牢5年。1964年8月,習仲勛少年時代的同學、西北農學院總務科科長田屏軒,因不堪忍受非人的折磨,不願說假話對習仲勛落井下石,跳進渭河自殺。

西北地區大部分司局長以上官員也都被株連,打倒了幾百人。最基層官員群眾,上萬人被打成「彭、高、習反黨集團」的黑爪牙,甚至李建彤到陝北採訪時,為她帶過路的老百姓也被打死好幾個。

該事件前後株連迫害高達6萬人,其中有6,000多人被迫害致死。連死去的劉志丹也不能倖免,被打成「叛徒」。

1979年6月,中共為該案平反的報告裡,稱該案為「一起株連甚廣的現代文字獄」,並被認為是文化大革命開始的先聲。

習近平一家高壓下度過16年
習仲勳被隔離審查後,先是在西安洛陽礦山機器廠勞動,1965年12月,根據周恩來的建議,習仲勛被下放到河南省洛陽礦山機器廠擔任副廠長,參加車間生產勞動。

1967年1月,西安的一批紅衛兵從康生那裡得知習仲勛下落後,立即驅車趕到洛陽,將習仲勛劫持到陝西,在西安、閻良、富平等地,批鬥、遊街示眾。

同年9月,習仲勛被軍管人員押到西北農學院批鬥。在一片「打倒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習仲勛」、「三反分子習仲勛不投降就叫他滅亡」的口號聲中,習仲勛脖子上挂著「反黨分子習仲勛」的牌子,被一幫造反派反扭著胳膊,揪著頭髮,推搡到了台上。

在造反派聲嘶力竭的批鬥過程中,習仲勛被後面的造反派一次又一次把頭按下去,他還是慢慢往上抬,抬起來一點又被粗魯的按下去,時不時還被拳頭狠捶幾下……

1968年1月,習仲勛被押回北京,關在一個七八平米的小屋子裡,由北京衛戍區監管起來。這一關,就是整整8年。孤獨寂寞中,習仲勛為了鍛練身體和意志,每天堅持做兩次斗室轉圈,先邁步正著轉圈,從1數到10000,然後退步倒著轉圈,從10000倒數到1。

1971年9月13日,中共第二號人物,被寫進黨章的接班人林彪死了。中共冷酷的政治環境略有鬆動。1972年冬,習仲勛夫人齊心給周恩來寫信說:我和孩子們已多年未見到習仲勛了,請求總理讓我們母子早日見到他。一家人終於久別重逢。

習仲勛的小兒子習遠平回憶說:「父親與全家人相互打量著,見到我時,他問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你是近平還是遠平?』聽到他這樣問我,大家都哭了,父親的淚水也奪眶而出。」

1975年1月,在「文革」初期被打倒的鄧小平,復出主持中央工作。同年5月,習仲勛被「解除監管」,下放到洛陽耐火材料廠。

據習仲勛的一位忘年交楊屏回憶,1976年6月15日晚,被迫害達15年之久的習老爺子,回顧自己蒙冤落難以來,兒子習近平受牽連遭受的種種苦難,心中無限悲涼,禁不住淚流滿面。緩了好長時間,才泣不成聲地說:「今天是你近平哥哥的生日,你來陪我喝點酒,給他過個生日。」說話間,淚珠順著臉頰滴落在桌子上。

然後,習仲勛又抬眼看著楊屏說:「你爸爸比我好哇,把你照顧得這麼好。我也是當爸爸的,因為我,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那天晚上,習老爺子一邊哭著,一邊不斷地重複說:對不起孩子們,對不起家裡所有的人。

習仲勛被打倒時,習近平才9歲,曾經的高干子弟,一下子變成「狗崽子」、「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右派),時時處處受歧視。15歲時,因受父親問題的牽連,被有關部門多次關押審查,出來時,身體非常虛弱,全身都是虱子。後來到陝西富平老家大姑家休養了很長時間,大姑一天一碗鮮羊奶餵著,才慢慢調養好。

1969年1月,未滿16歲的習近平到陝北延川縣梁家河生產大隊插隊,一去就是近7年。習近平寫道:「回想我剛下鄉的時候,大概有二、三十個知識青年,都是軍隊官員子弟,半年後大部分都當兵走了。近一年時間裏就我一個堅守在那裡,感到十分孤獨。」

弟弟習遠平去看他時,僅一天就起了渾身水皰,原來,習近平為防虱子、跳蚤、臭虫咬,在炕席下灑了厚厚一層666粉,他一年四季就睡在這樣的炕席上。習近平一再叮囑弟弟回家後不要告訴媽媽。但媽媽還是知道了,因為習遠平渾身爛得血肉模糊的,媽媽一眼就看出來了,母子倆抱頭痛哭。

1976年10月6日,毛澤東死後不到一個月,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幫」被抓捕,給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災難的十年文化大革命終於結束。同年11月15日,1977年8月21日,8月24日,習仲勛先後3次致信中央,請求對他的問題進行複查。

1978年,習仲勛終於迎來了人生的重大轉折點,同年4月復出工作時,已經65歲,蒙冤達16年之久。

從1978年4月復出到1993年3月退休,習仲勛當過廣東省委第一書記,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TOP

【官逼民反】北京暴力驅趕低端人口激民憤 數百人與警爆衝突

150,785
最後更新: 1210 23:31 / 建立時間 (HKT): 1210 16:13

(更新:內容)

「暴力驅趕,侵犯人權。」北京粗暴驅趕外來居民,民間街頭怒火連環爆發。逾100名居於京城東部的民衆,無懼接近0°C的寒冷天氣,趁今日是「世界人權日」走上街頭,遊行示威,抗議當局暴力驅趕,侵犯人權。

南部大興區舊宮鎮南小街亦有大批居民上街站立:「我們就是這裡的,我們上哪兒去?我們哪兒也不去!」鄰近北京著名798藝術區的朝陽區崔各莊鄉費家村昨率先引起外界關注,大批居民手持橫額,在村上大街遊行示威,高呼「暴力驅趕」、「侵犯人權」口號。遊行隊伍士氣高昂,連客貨車玻璃窗也貼上抗議標語。示威人士後來在費家村村委會前聚集請願,村委會大門緊閉,大批公安在場戒備,氣氛相當緊張。

現場人聲沸騰,部份遊行人士情緒激動,在前排遊行人士開路下,企圖衝向村委會。整個示威據報維持個多小時,現場照片顯示,公安至少帶走一名群眾。

費家村經濟合作社上月26日發出通知,勒村裏的出租公寓本周五(15日)前騰空所有單位,否則將受到斷水斷電懲處。有房東翌日發出緊急通知,限令租戶最遲昨日遷出,單位即日停水停電,警告逾期拒遷者將不獲發還房租押金,相信因此觸發北京今次罕見街頭示威。

twitter/《蘋果》記者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 ... e/20171210/57564040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