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做空中國!西方大空頭們今年虧了這個數

您是本文第54個瀏覽者

做空中國!西方大空頭們今年虧了這個數

來源: 觀察者網/日期: 2017-11-12

據華爾街日報11月7日報道,由海外上市中資股組成的MSCI明晟中國指數今年以來攀升約48%,在這家全球指數公司所追蹤的任何國家指數中表現最佳。
在被做空的公司中,科技巨頭表現搶眼,尤其是外資眼中的“大肥羊”阿裏巴巴和騰訊。總體來說,僅僅計算做空排名前三的中國公司,大空頭們的損失就高達185億美元(約1227億人民幣)。
但是行業專家們認爲,做空中國並不完全是陰謀論,很多公司確實有種種問題,而且一個成熟的市場需要做空公司淨化市場環境。
外資做空中國股票損失慘重
所謂做空指的是專業機構向第三方接入目標股票進行抛售,在目標股票下跌之後在進行買入償還,從而賺取差價。但是如果股票上漲,那麽做空機構將被迫購買上漲之後的股票償還,結果面臨嚴重虧本。
至于今年,外資做空虧本的“三巨頭”首推就是阿裏巴巴,據華爾街日報報道,S3 Partners的數據顯示,阿裏巴巴是今年被做空最多的中資股,其賣空金額高達233億,相當于上周五收盤時自由流通股市值的逾5%。S3估計,隨著該股自年初以來上漲108%,做空者按市值計算的累計虧損爲122億美元。
第二位則是中國平安保險,賣空金額爲133億美元。今年以來其股價攀升82%,S3估計,賣空者按市值計算的虧損達39億美元。第三位是騰訊,賣空金額爲51億美元。今年該股大漲94%,賣空者按市值計算的虧損達24億美元。
另外,華爾街日報稱,在做空恒大和融創這兩家以“高杠杆”而聞名的公司時,做空機構也遭到了重大損失。

也不是所有的做空都失敗了
但是,雖然外資做空機構損失嚴重,但也不是所有的做空全部失敗。首先就是近來大出風頭的“渾水”(Muddy Water)。
今年年初,渾水做空了著名的輝山乳業,直接讓輝山乳業股價暴跌91%。據《中國證券報》報道,一位銀行業資深人士告訴記者,按照最悲觀假設,輝山乳業無力歸還對九台農商銀行的貸款本息,此筆貸款將直接計入損失類,則九台農商銀行需按照監管要求100%計提貸款損失,這將直接沖銷九台農商行2017年利潤18.3億元。而財務數據顯示,九台農商銀行2015年的淨利潤也只有12.16億。也就是說,輝山乳業可能直接把整個銀行“拖下水”。

輝山乳業危機事件表
據華爾街日報援引S3的計算,今年以來輝山乳業的做空者總計獲利1.397億美元。
隨後在今年6月,更是出現了一天內3家港股被空頭做空的“奇觀”。據資深財經媒體人李曉晔創立的野馬財經介紹,沽空機構主要從公司治理的弱點、不透明的業務模式、發展策略、盈利質量或現金流狀況轉差以及審計和財務報表令人關注這五個方面爲依據,發布報告。
野馬財經表示,說到底,中國概念股遭遇的是信任危機,是誠信問題,這個誠信問題,涉及上市公司如何遵循上市地的上市規則、是否適應當地監管要求、能否對投資人和股民負責的問題,涉及證券市場的國際化以及監管機構的國際合作問題。
現在,國外“獵殺”中國概念股已經形成了産業鏈,金融界首席分析師楊海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在國際資本能夠跨境流動的今天,外資評級機構和國際炒家在不同的市場之間聯手做空中國概念股,一方面可以獲得高額的回報,同時也能擾亂國內投資者對本國經濟和金融走勢的判斷。

渾水創始人布洛克
做空並不完全是“陰謀論”,成熟市場需要做空機構
面對做空機構的“瘋狂攻擊”,陰謀論者可能會認爲,這是“境外做空勢力”在作祟。
不過,國內金融機構的專業人士並不完全這麽認爲,首先,海通證券的分析師認爲,做空機構主要是先“挑軟柿子”捏,空頭必須找到出口。這些公司本身也可能是有一定問題的,即所謂蒼蠅不盯無縫的蛋。
對沖基金經理熊鵬說,在一個成熟市場,做空有問題的股票是常見的現象;不應該從陰謀論去找原因;剛剛披露出來的信息,輝山乳業現金及等價物約4億,負債270億,這肯定是一個有問題的公司。
內地A股市場有漲停板,港股動辄20%,甚至70-80%的波動,內地投資人當然看著如過山車。
熊鵬說,香港資本市場存在大量小股票流動性差,容易被操縱。很多爛股票香港本地人是不會碰的,而且他們也見慣了幾分錢的股票有時候一天暴漲800%,但成交量可能只有1000股。但大陸資金進入後,可能會引發一些陸資去投機這些仙股,一有沽空機構的風吹草動,股價就會暴漲暴跌。
內地A股市場雖然在投資人眼裏又愛又恨,但是目前境外投資咨詢公司和做空機構都受到嚴格控制,並且大陸融券成本太高,交易不便利,能夠融券的往往只是滬深300的公司。因此即便境內上市公司有造假的情況,也暫時可以幸免于空頭的阻擊。
此外,“國內的監管比較嚴格,各個公司上市成本過高,導致很多公司一窩蜂沖向香港,當然,一窩蜂上市的結果就是良莠不齊,泥沙俱下,沽空機構自然而然就會盯上這些公司。”
對股票市場和投資人來講,沽空機構的存在也是好事,“這是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必要元素,通過這些專業的做空公司,我們才可以淨化市場的環境。”
熊鵬也提醒說,隨著大陸與香港股票市場的逐步連通,對這些股票的監管,也給香港證監會提出了新的挑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