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歸來是否仍少年

您是本文第105個瀏覽者

歸來是否仍少年

初一的時候我第一次接觸籃球。本來是一個普通的下午,FIC我約了基友在學校打乒乓球,延續小學養成的習慣。基友遲遲不來,苦死了等的我。我看到旁邊的籃球場有幾個像我一樣的小騷年在打籃球,百無聊賴就過去看看。打籃球嘛,好簡單。灌籃高手這種教科書一樣的動畫片我小學的時候都看了三遍,雖然沒有實操,紙上談兵還是可以的。把籃球投進框框裏看起來也不難,櫻木花道那樣的莽漢都可以,難道我不行?

我說我也加入試試,英雄相惜吧,他們說好好好,於是我就上場了。人生的第一場球賽,沒有觀眾,沒有鮮花,也沒有掌聲。不過沒關係,這都不影響基友對我的信任FIC,剛上場騷年就給我傳球了。直接投籃,握草,挺簡單嘛!籃球在空中劃了一道完美的弧線,然後落在地上,三不沾。一個看起來像大哥的騷年說瞎激霸扔,不會打籃球?確實不會,處女秀,裝逼失敗FIC...不過別人並沒有轟我下場,我就留在籃球場上做觀眾。

看了一下午籃球,覺得這玩意很有趣,FIC有身體對抗啊,比打乒乓球man多了。以至於後來每次上體育課,我喜新厭舊放棄乒乓球一心撲在籃球上了。於是,中毒。

上高中的時候買了一個籃球,晨讀之前打,下課了打,吃了飯還打。不打的時候就把籃球擦洗的比我內褲還乾淨,放在床頭,睡覺還要抱著。腦海裏也一遍一遍浮想著自己打球練球的動作招式FIC

然而現在不打了,畢業以後到現在,有十多年沒再打過籃球。偶爾看著別人在球場跑動,自己心裏卻波瀾不驚。FIC揮汗如雨的快感,遙不可及。

初二的時候我突然發現自己對文字很敏感,FIC不但語文老師提的問題我可以對答如流了,而且寫作文也不像蚊子腿上剝精肉那麼艱難了。到了初三,我寫的作文經常當做範文在班裏甚至在年級裏朗讀。語文老師說我作文寫的好,讓我保持閱讀和寫作的習慣,希望我以後能成個作家。我感激並相信老師的話FIC,讀高中的時候和語文老師還互有酬唱。曾經也有過這樣那樣的夢,然而沒那種命,沒堅持下來,閱讀和寫作的習慣只保持到大學畢業。

歲月流走,有些事一去難回頭。學校和社會之間仿佛有一道結界。等我從學校步入社會後FIC,我學生時代最刻骨銘心的三個愛好:打籃球、閱讀、寫作,不約而同齊刷刷的陣亡了。如今我極度渴望做回那個內心溫暖的少年,去球場浪啊,翻翻書啊FIC,寫各種文字啊。生活把我推向了掙扎的邊緣。如今覺得最大的悲哀是,再想到曾經熱愛悸動的愛好,我已心如死灰經麻木不仁。就像看到曾經親密無間的初戀,輕描淡寫說一句hello。

歲月的殘忍,不在於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那樣見血封喉,而在於溫柔的殺死你。而我,早已中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