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蔡英文執政週年總體檢》內外交迫 蔡施政陷困境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7-5-21 11:36 AM 解除置頂
您是本文第182個瀏覽者

蔡英文執政週年總體檢》內外交迫 蔡施政陷困境


2017-05-16

記者鍾麗華/特稿
蔡英文總統執政將在廿日屆滿週年,面臨內外交迫的壓力。檢視一年來的執政歷程,對內,一例一休爭議未歇、前瞻建設遭到杯葛、年金改革尚未完成、司法改革一波三折;對外,國際空間被中國壓縮,今年未獲世衛大會(WHA)邀請函,讓「維持現狀」的兩岸政策面臨挑戰。施政不順、民調低迷,正是蔡當前的困境。
  • 蔡政府上任第一年推動的「一例一休」政策,引發爭議不斷,勞雇雙方均有所反彈,也令蔡總統的民意支持度下滑。圖為勞團上街頭抗議「一例一休」案。(資料照)



大小會議不斷 政事懸而未決提到蔡英文的決策模式,凡事「再想想」、「再開會」、「再傾聽」,不到最後一刻不會出牌,成了她一貫處理事情方式。當談判代表、黨主席或可慢磨,但國家大事懸而未決,牽動的卻是整個龐大行政體系與百業百姓。
以「一例一休」為例,勞動部把「砍七天假」的決議,附帶勞工每週「一例一休」做為配套,勞工不買單,雇主也不滿,對於政策內容,官方也解釋不清。期間還發生立法院臨時會修法,民進黨召委「落跑」事件。爭議拖了四個月,蔡終於出手清理戰場,召開首次「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拍板修法方向。
「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成員包括正副總統、正副閣揆、民進黨團總召及幹事長、黨秘書長、智庫執行長及執政縣市代表,每週共商國是。與扁政府的「九人小組」、馬政府「五人小組」,看似相近,卻又不同。
扁馬時期的總統府秘書長是當然成員,但蔡的決策會議卻獨缺當時的府秘書長林碧炤,在召開三次會議後,林掛冠求去,職位懸缺至今,只能由核心幕僚暫代,但也已七個月之久。
不同於馬扁的秘密會議,執政決策會議從去年十月召開以來,每週固定對外轉述,議題包括一例一休、電業法、中生納保等,蔡英文甚至還曾對菜價、反毒議題做出裁示。雖然這是以政策「掩護」政治討論,但總統從放假、電價管到菜價,已過於瑣碎,拿不出議題對外,會議開了四個月後,終於開不下去。
雖然決策會議喊停,但蔡政府手邊的會議並未稍減,光是設在總統府下的,年金改革委員會已開了廿五次大小會議,司法改革會議預計有卅六場,還有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至於引爆正反兩方對立的婚姻平權議題,蔡也交給副總統陳建仁建立「價值溝通平台」,又是開會來解決問題。
年改與司改原希望在就職週年前,能有明確進展,但早已不可能。而趕在五二○前端出的「前瞻基礎建設」,卻又出師未捷,首場記者會官員排排坐,對計畫內容不知所云,也難怪蔡震怒,責怪行政院論述不足。
人事大刀闊斧 才能有新氣象追討不當黨產、落實轉型正義、砍雙薪肥貓、特偵組走入歷史、宣示「國艦國造」、不接受「九二共識」…,是這一年來的改變,但是,人民對蔡政府期待得更高。畢竟政策靠人執行,而「用人」正是領導者的核心工作,放眼當今內閣,除「老藍男」外,仍出於學者、技術官僚的「同溫層」,老跟不上民意變動的腳步。總之,無論對人對事,唯有大刀闊斧,「小英二年」才可能會有一番新氣象。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02594

TOP

管理企業與治理國家


2017-05-16 06:00







政治菁英與企業菁英的治理要件有何不同?最近由於國民黨內出現「郭台銘現象」,引起政壇的討論。廣達的林百里不諱言:「管理一個企業跟管理一個國家,完全是兩回事;企業管理得好,不代表國家也能管好。」這段直白陳述,讓相關話題因此增添了趣味性。
國民黨內在這個時節炒作「郭台銘」,表面上,是就美國「川普現象」的延伸比照與借題發揮,實質上,則是以新黨為背景的傳統外省菁英,對防範黨權旁落於「非我族類」之手的王孫反撲。這種優越思維,過去成功造就了「馬英九」,今天國民黨內再也沒有「馬英九」,於是他們不惜到企業界去「借將」,骨子裡當然是企圖對國民黨本省籍菁英不應超越「配角」分際的政治定調。
國民黨在兵敗如山倒之際,依舊如火如荼進行族群鬥爭,這是茶壺裡的風暴,可能對多數人來說,並無關宏旨;但是當政治菁英與企業菁英放在一塊,導引出國家治理與企業治理的比較時,這顯然就是值得公眾討論的公共議題,對政治菁英具有借鏡啟發的作用。
其實,與其去爭辯企業菁英是否應取代政治菁英,以帶動國家治理較大的效率,不如先正視當前許多政治菁英的領導風格,反而比較像企業老闆,甚至只是一家中小型公司的負責人而已。例如在地方,有所謂的「嗡嗡嗡」哲學,這位首長在上任之初解釋這是今後「大家一起勤做工」的意思;不過後來他在臉書上公布影片,卻是「上任半年,幕僚拍了我每天上班的情況,看了才發現,還真的是嗡嗡嗡!」顯然這驗證的是首長自己在勤做工,大家一起勤做工的想像並沒有實現。
同樣的,在中央,我們也不乏看到深信重大政策都需要總統做決定才能定奪的決策偏好,這類型的政治菁英經常顯露於外的是個人大小通抓、鉅細靡遺、殫精竭慮、事必躬親,但是與前者相同,伴隨的似乎總是政府的幹部與團隊不見了,以及政績的慢效,甚至也有可能無效。
要發現這些現象並不困難,但是何以致之?問題出在哪裡?政治菁英具有一定的養成過程,絕非一蹴可幾;他們必須有意識的學習如何發動政府機器,糾集眾力來共同執行一致的目標,而不是棄組織鈍化於一旁,學做工蜂一個人忙著「嗡嗡嗡」。
至於國家或政府這個官僚組織,要能一個齒輪帶動另一個齒輪順暢地運轉,政治菁英就需要具備:中長期的策略布局、現階段的具體方案、日常業務以及危機處理這四大業務的清楚認知。
因為,有了中長期的布局,才能據以發展解決當前問題的戰術,避免屢屢淪為遭遇戰;如果拿台灣的中央政府體制來說,國安會與國發會的功能即是做好中長期的政經策略布局,當前的具體方案則是由各部會研擬提出的責任,從而領導龐大文官系統維持日常業務的運作,同時建立隨時因應臨時危機的機制與能力。因此,要檢查政治菁英有沒有盡好群策群力的責任,只要看看以上四大業務分工單位有沒有充分發揮功能,或是被冷凍閒置,亦不以為意,即可判定。
這套國家治理的簡單解構,只要比較先進大國的領袖與決策運作,就會明白組織原理是大同小異;凡是違逆者,遲早會吃苦頭。川普把經營私人企業的女婿政治,帶到美國政府,以及為了阻擋「通俄門」(Russia Gate)的調查,已與整個聯邦調查局(FBI)對決,這些個人意志的貫徹,不待後續發展,已經證明政治菁英應如何為所當為,儘管這是一個相當極端的例子。
台灣的政治菁英多半具有良好的學歷,但是我們的學校並沒有教導大家領導的重要,以及如何如臂使指的治理能力;投身政治後,如果分辨不出「我說了算」與「大家同意一起做」的天壤之別,往往就難以達成有效的帶領與有率的執行。這,不是政治菁英與企業菁英孰優孰劣的鬥嘴而已。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102643

TOP

蔡英文執政週年總體檢》落實轉型正義 追討不當黨產


2017-05-16

記者李欣芳/特稿
蔡政府過去一年來落實轉型正義,受到國民黨等保守勢力掣肘,實踐過程並不順利,就追討不當黨產而言,行政院黨產會展現了積極度,卻也面臨國民黨大打司法訴訟戰反制,而蔡總統去年宣示三年內完成轉型正義調查報告書,但延宕多時的民進黨版「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始終卡在立法院,讓人質疑政府落實轉型正義的決心不夠。
  • 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去年揭牌。(資料照)



對許多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而言,歷史真相不明,迄今只有被害者而無加害者,蔡政府實踐轉型正義,讓不少家屬失望。檢驗政府是否有落實轉型正義的決心,列為立院本會期優先法案的促轉條例能否完成立法,是重要觀察指標,立法一再延宕的促轉條例本會期再不三讀通過,政府三年內提出轉型正義真相調查報告書勢必跳票!
清除威權 逐步推動中正廟轉型實踐轉型正義,政府有「處理不當黨產」、「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及保存不義遺址」、「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並促進社會和解」等四大任務要推動,但每一項都是艱難挑戰。
以「清除威權象徵及保存不義遺址」而言,文化部今年二月採溫和漸進式做法,以停售蔣中正公仔、文具等商品,不再於開閉館時播放「蔣公紀念歌」,逐步推動中正紀念堂轉型,踏出落實轉型正義的一小步,但與全面清除威權象徵仍有一段距離。
由於威權時期政治檔案的開放仍不夠全面,將來如何順利徵集國民黨黨史館等重要政治檔案,政府也尚未立法規範。
在追討不當黨產方面,過去扁政府八年執政受制於朝小野大,無法在立院通過不當黨產條例,實質追討黨產;完全執政的蔡政府,上任不到三個月,即在國會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民進黨立委為此高呼「台灣人民的勝利」!
成立黨產會 積極調查聽證為追討不當黨產,蔡政府可說是卯足勁,去年八月底掛牌運作的黨產會,更展現積極度,為防止國民黨脫產,黨產會凍結國民黨永豐帳戶與八張台銀支票、認定國民黨黨營事業中投與欣裕台是國民黨附隨組織要收歸國有,儘管過程中都遭國民黨提司法訴訟反制,但追討黨產的戰線並未退縮,包括婦聯會、救國團等被質疑為國民黨附隨組織的團體,黨產會均已啟動調查、聽證程序。
只是,蔡政府何時繳出追討不當黨產的第一張成績單,人民正在等著看!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0259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