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吳敦義參選黨主席,猜一地名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7-1-10 12:48 PM 設置高亮
白副的哭功是怎麼練起來的?(管仁健)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發布 2017.01.12 | 04:26 PM
前副總統吳敦義9日宣布競選國民黨主席。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演藝圈裡的大咖小咖不算咖,拜託全都閃到一邊去啦!你們所自誇的3秒鐘落淚,算什麼演技呢?別說馬、宋、連這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官二代都會,現在政壇出現了真正的演技天王,比孝女白琴(瓊)更專業的白副,示範了比3秒鐘落淚更上乘的哭功「3個字落淚」,保證讓鄉民們立刻敬馬天地、三立鬼神。2017年1月9日《蘋果日報》報導〈拿出蔣經國寫的紙條,吳敦義看到這3個字就哭了〉︰
「前副總統吳敦義今天宣布競選國民黨主席,他說今天沒有講稿,他要用真心跟大家報告他的心裡話,唯一拿出蔣經國親手寫的一張小紙條,談到激動處略微哽咽。吳敦義說,初入政壇就是被故總統蔣經國欽點,1972年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與國民黨主席,那年秋天時任組工會主委李煥約見吳敦義,傳達蔣經國的意思,蔣說,國民黨一定要扎根在這塊土地上,要多用台灣本地成長的青年,蔣經國還親筆寫下『吳敦義』三個字,講到這裡,吳敦義就拿出這張充滿紀念意義的小紙條,還略微哽咽。」
眼睛裝了水龍頭的白副,哭功絕對敢挑戰全台所有專業的孝女白琴,鄉民們對國民黨裡這位「哭中更有哭中手」的演技派男星,敬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有如黃河氾濫,一發而不可收拾。臉書粉絲頁《台灣賦格Taiwan Fugue》就kuso出新詞語「吳哥哭」,還附上解釋「指政治人物為了參選,緬懷黨內先人,當眾哽咽的景象。」例句則是「這次為了參選,他連吳哥哭的技能都用上了。」

但本魯也要特別更正《蘋果日報》,在政壇上以哭功聞名的白副,標題所說的「就哭了」,應該改成「又哭了」才對。即使是蔣友柏提到他爺爺,在鏡頭前都不如白副表現的那麼孝順、那麼專業;但萬丈高樓平地起,白副這套頂級哭功、又是怎麼練起來的?
年輕一點的鄉民,或許不懂網路上為何要稱吳敦義為白副,因為他從政以來就以「三白」聞明。一是白賊,美麗島事件時的高雄市長王玉雲不斷聲稱,吳敦義在1994年高雄市長選舉時,為爭取他支持而承諾當選後會讓其長子王志雄擔任副市長,結果選後卻不認帳,因此多次在助選場合痛罵吳敦義為「白賊義」。
二是白痴,2009年12月8日,吳敦義受訪時談到兩岸,曾說「台灣要統人家沒能力,被統不願意,搞獨立沒必要;搞到內部分裂,外面有危機,只有不負責任的人或白痴,才會覺得應該搞一個獨立國。」
三是白海豚轉彎,2010年7月7日,國光石化開發案預定於濁水溪河口北岸濕地填海造陸,阻斷白海豚洄游路徑,危害僅存不到的100隻白海豚,遭中華白海豚協會向內政部遞件抗議。但吳敦義卻說:「白海豚自然有牠生存、游水的路徑,牠也會轉彎的啊!不是車子就是一直往前走,魚也會轉彎的。」
白副自蔣經國惡貫滿盈後,在政壇就一哭再哭,因為他是國民黨內最能貫徹《聖經.詩篇》所說︰「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的政客。1993年11月28日,時任高雄市長的吳敦義,用中央不配合「港市合一」為名目,請李登輝「另簡賢能」,准他辭去高雄市長一職。
但12月1日李登輝卻約見他大力慰留,原本一心想北上角逐市長甚至省長的他,在「無魚蝦也好」的心態下,12月3日召開記者會,表示會留任並參選首次民選高雄市長,會中自己宣讀前幾天給李登輝的信:
「敦義自79年(1990)6月奉提名,並經高雄市議會之同意出任高雄市長,3年半來兢兢業業,未敢懈怠……惟以市政龐雜,未盡周延妥善之處仍多,時感不安,尤其若干久懸未解之沉,如市港尚未合一,鐵路地下化進展遲緩,捷運補助比例數年未決,而政策早已確定之高雄大學設校案亦波折頻生,皆使敦義憂心如焚,枕蓆難安。……懇祈中央對高雄市政各項重大問題,迅速作成果斷明快之決定,必可一新耳目,大快人心。否則,即請另簡賢能,接手市政,准敦義暫卸仔肩,辭去現職。」
吳敦義在記者會中,或許是對未能北上發展仍有不甘,情緒顯得很激動。因此從口袋裡掏出這份報告才讀了幾句,聲音就哽咽起來,眼眶發紅。停頓數秒後勉強繼續,但聲音卻開始哽咽,索性拿下眼鏡,掏出手帕來擦拭淚水,這樣反覆多次後,才把寫給李登輝的報告唸完。
但可笑的是當時高雄市是院轄市,官派市長的任免應由行政院長裁奪。他在官派市長期間已2度請辭,第一次是為了辦台灣區運動會時,將聖火傳向釣魚台引發爭議;第二次是好杯杯下台換爺爺上任,行政院改組他必須跟著總辭。前2次他都是向行政院長請辭,怎麼這次要辭職,信不交給院長連爺爺,卻交給總統阿輝伯,這種天公廟拜媽祖,卻也能哭到跟真的一樣,這不是演技?那什麼才叫演技?演藝圈的來拜師啦!
1994年首次台灣省長與北高2市市長民選,國民黨提名宋楚瑜、黃大洲與吳敦義3位現任官派的主席與市長參選。12月3日晚間7時半,吳敦義得知自己篤定領先民進黨提名的張俊雄後,立刻紅著眼眶走入競選總部,一看到「超級轎夫」王玉雲,立即伸出雙手擁抱,並且2度流淚,哽咽地感謝老市長對他這個農家子弟如此力挺。可惜沒多久2人就撕破臉,1998年王玉雲改支持謝長廷,吳敦義連任失敗。
1998年11月19日上午,吳敦義和夫人蔡令怡、女兒吳子安一起召開記者會,針對18日媒體報導的疑似婚外情錄音帶,痛斥高雄市議員候選人陳春生誣衊他,要「幕後黑手站出來」,1家3人又在記者會上一起落淚,隨後又到法院按鈴控告陳春生誹謗及違反選罷法。
2014年7月31日深夜,高雄市前鎮與苓雅區發生多起石化氣爆炸事件,造成32人死亡、321人受傷,以及三多一、二路、凱旋三路、一心一路等多條重要道路嚴重損壞。原因為4吋丙烯管線遭不當包覆於排水箱涵內,致管壁由外向內腐蝕而破損,使得運送中的液態丙烯外洩。
8月3日被外界追究,曾於高雄市長任內批准在氣爆地點設置箱涵、埋管的吳敦義,南下災區到國軍802醫院探視氣爆事件傷者,又哭著說:「實在是太嚴重了,太嚴重了,所以我覺得我應該在江院長和總統都來過以後,我應該要到,回到高雄來,去探望一下受傷或者死亡的人,我覺得這種不幸的事件,令大家非常傷心,希望永遠不要再發生。」
什麼時候該哭,什麼時候又該笑,白副實在應該到藝術大學開一門「3個字落淚」的表演學,這種「哭其所當哭,止其所當止」的絕學,若是在政壇失傳,鄉民們就少了一項娛樂,那時就該換我們哭了。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http://newtalk.tw/news/view/2017-01-12/80967

TOP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