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川普開炮 普京布局 中美貿易戰硝煙彌漫

您是本文第201個瀏覽者

川普開炮 普京布局 中美貿易戰硝煙彌漫

來源: 華聲在線/日期: 2017-01-05
  貿易戰的硝煙似乎已經開始彌漫。
  美國當選總統川普在用人方面的思路,已經將其貿易戰的計劃和盤托出。川普像集郵一樣,把對華強硬的代表人物一一聚集起來:
  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被川普提名的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是一個強硬的對華派,他曾經與人合寫了一篇文章,把中國稱爲“全球最大的貿易騙子”。他一直支持TPP,想用TPP在經濟上孤立中國,他曾親口說:“如果TPP獲得批准,中國經濟可能面臨著諸多困難。”
  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對于新成立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National Trade Council),川普提名著名鷹派學者、納瓦羅擔任主任。彼得·納瓦羅曾經寫有《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等書,他多次強烈抨擊中國,認爲中美貿易對美國危害很大。
  納瓦羅也曾多次建議加強與我國台灣地區的聯系,建議華盛頓不要再提“一個中國”政策。需要指出的是,他也是那個與威爾伯·羅斯合寫文章把中國稱爲“全球最大的貿易騙子”的人。
  川普曾是彼得·納瓦羅的粉絲。他這樣稱贊彼得·納瓦羅:“我在幾年前讀過彼得關于美國貿易問題的一本書(衆所周知川普不怎麽讀書,爲了給自己洗白他最近開始喜歡強調他所讀的書),我對他明確的論點和系統周密的研究印象深刻。他分析了全球化對美國工人所帶來的傷害,並爲我們中産階級的複興提供了思路。”
  對彼得·納瓦羅的任命讓中國非常震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中美作爲兩個大國,擁有廣泛的共同利益,合作是雙方唯一正確的選擇。”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貿易代表羅伯特·萊蒂澤(Robert Lighthizer):1月3日,川普宣布提名69歲的羅伯特·萊蒂澤出任美國貿易代表。萊蒂澤是著名的鷹派代表人物,是打貿易戰的老手,曾與日本打過多年貿易戰。另外說一下,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可能一些讀者有點陌生,它是由美國國會根據1962年的《貿易擴張法案》創建的,該辦公室的負責人被稱爲美國貿易代表,是大使級內閣官員,直接對總統和國會負責。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負責制定和協調美國國際貿易、商品和直接投資政策並引導或指導與其他國家就此類事務的談判,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羅伯特·萊蒂澤也是一位強硬的對華派。川普提名的時候如此評價:“他將扭轉過去剝奪了許多美國人成功機會的失敗的貿易政策。” 將如此之多的對華鷹派人物納入到領導團隊,這在美國以往的組閣中並不多見。川普的態度昭然若揭。
  川普不是一個普通的商人,而是一個功利心非常重的人,這樣的人急于做出成就,急于成爲改變曆史的人。理想的遠大與否跟能力與智商沒有多大關系。
  如果結合美國的英雄主義文化來看,但凡一個人有了這種想法,就需要一個敵人,然後,通過各種努力戰勝敵人,從而,成爲舉世矚目的改變了曆史的人。這樣的套路在美國電影中隨處可見。這種文化對美國人的影響是深入骨髓的。美國曆史上也不乏讓川普效仿的人:華盛頓領導人民打敗英軍成爲開國元勳,羅斯福領導美國戰勝了德國法西斯與日本軍國主義,裏根用星球大戰計劃搞垮了蘇聯,也用貿易戰的方式讓日本步入
  “失去的二十年”
  這些對美國有重大貢獻的總統,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戰勝了敵人!
  美國把誰當成敵人,取決于其博弈的出發點。就當今世界而言,如果出發點在軍事上,俄羅斯毫無疑問是美國最大的敵人。如果出發點在貿易上,中國毫無疑問是其最大的敵人。
  從川普的言論和他用人的思路來看,他顯然是選擇了通過貿易戰的方式來戰勝他所認爲的敵人。這是非常值得我們警惕的。我們知道,奧巴馬對普京領導的俄羅斯深惡痛絕,甚至在一些公開場合故意避免與普京握手。奧巴馬爲了讓美國人對俄羅斯的厭惡情緒延續下去,特意選擇在新年即將到來的12月29日宣布對俄羅斯實行制裁,同時,美國國務院宣布35名俄駐美大使館和俄駐舊金山領事館官員爲不受歡迎的人,勒令他們與家人在72小時內離境。
  普京是何等精明之人,不僅不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還邀請美國駐俄使館外交官子女去克裏姆林宮過新年和1月7日的俄羅斯東正教聖誕節,並祝願美國總統奧巴馬、當選總統川普和美國民衆節日快樂。而後,普京向川普致信,表達希望川普就任後雙方采取措施恢複俄美關系的願望。 普京一反常態的低調做法,迅速贏得川普的好感,川普發推文說:“普京延遲行動實在太棒了——我一直知道他非常聰明!”普京繞開了奧巴馬爲他挖的坑,但川普奮不顧身地跳進了普京爲他挖的坑裏。
  作爲一個久經沙場的老政治家,普京對川普的個性似乎早已了如指掌。普京知道,此時此刻,川普正在選擇他的敵人,在這種情況下,絕不可以站在他的對立面。
  在川普數次對普京流露出超出正常男人與正常男人之間的好感的情況下,普京不會因小失大,把禍水引向自己。當然,普京也清楚,如果自己選擇示弱,禍水將會流向何方。 事實上,在川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過電話後,普京是最早力挺川普的領導人——這種信號絕對是我們不能忽視的。
  因此,以強硬著稱的普京,這次顯得小心翼翼,刻意選擇低調的做法,以柔克剛,以博得川普的同情,這比以牙還牙更能規避風險,並能得到真正的實惠。
  中美俄三國,是非常複雜的關系。我在《時寒冰說:未來二十年,經濟大趨勢》中分析認爲,美俄是天敵,中國應該努力與兩國保持同等的距離,這樣,無論俄羅斯還是美國,都想拉中國抗衡對手,中國就能從這種微妙的平衡中獲取利益最大化。
  當然,這只是理想化的狀態,事實上,中國選擇了與俄羅斯保持更密切的關系。尤其是在2014年美國制裁俄羅斯的時候,當年的5月,中俄兩國簽署了讓世界瞠目的“世紀大單”,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俄羅斯部分化解了美國制裁的力量,招來美國的敵意也是難免的。
  從川普組建的團隊來看,中美貿易戰已經箭在弦上。我們應早做准備。我聽到許多樂觀的聲音,認爲中美如果打貿易戰,會成爲兩敗俱傷的格局。但是,如果冷靜分析,很可能是我們受傷更多。
  如果從中美進出口貿易的結構來看,中國對美出口的産品,美國很容易找到替代品,如紡織品可以從越南等國進口。而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商品,科技含量高,找替代的難度相對較高。
  而且,西方許多發達國家都唯美國是瞻,美國對中國禁售的産品,要從其他發達國家打開突破口並不容易。另外,美國是一個消費拉動型的國家,中國是一個出口導向型的國家,如果美國不從中國進口轉而從其他國家進口,將使中國的産能過剩問題更爲突出,企業去庫存的壓力會進一步增大。
  1月20日,川普就將宣誓就職,中美貿易戰恐怕不久就要打響。我們需要對此做充分的評估,做最壞的打算,做最周全的准備,把損失降低到最小。同時,再次呼籲大幅度減稅,培育內需,通過強化內需的力量,減少對國際貿易的依賴,盡可能早點爭取主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