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酒よ12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6-10-28 05:46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165個瀏覽者

酒よ12

啉酒和喝拳差不多差不多,氣勢真重要。

這幾工,參一个企業家食飯啉酒。人是大頭家,平時酒攤濟,身體勇,gâu啉酒,閣袂推辭,阮較(kah)過幾仔擺,見啉無半打以上袂煞,我真清楚,我接載伊袂牢。

若準一杯一杯啉,我連鞭(liâm-mi)嘛愛酒醉,倒邊仔喘。拄好,這站仔我寫酒よ,談論喝拳,頭殼內底貯著喝拳較贏一直啉酒的想法,上無延延(iân-tshiân)時間,會當減啉一寡仔。

因此,我招大頭家喝拳。喝拳進前,阮同窗提起將近40冬前,我拄退伍,幾个仔同窗的來相揣,阮做伙瘦啉高粱兼喝拳。結果,除了我以外,in逐个人攏酒醉閣吐,吐呸阮厝頭前彼條溝仔內。

彼當陣,毋是我gâu啉,是我gâu喝拳,見喝見贏。因為做排長的時,只要排上有人退伍,佇歡送會,我攏招排兵喝拳拍通關,每一个一定喝贏過一改以上。彼種經驗,轉來厝,參猶咧讀大學的同窗的喝,當然贏濟輸少。

經過阮同窗的替我臭屁過,阮開始喝拳,我竟然攏贏,雖然已經數十冬毋捌喝拳仔,竟然袂輸少年彼當陣的拳法。

我想,這是氣勢,因為同窗的講我gâu喝拳,對手膽寒三分,拳路勼勼、驚驚,所以予我電假的。事實上,我只會曉喝亂拳一一就是青盲雞啄著米彼種招數,靠無規則來贏對手而已。

哈哈,啉酒喝拳真好,雖然予人感覺較吵,一種低級的觀感,毋過,我真佮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