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酒よ6

本主題由 恆愛台 於 2016-10-4 08:58 PM 設置高亮
您是本文第441個瀏覽者

酒よ6

講著酒,我就袂袂記得阮阿公。

阮阿公,食晝食暗一定啉一杯仔酒;橐袋仔若袋磅子的時,阮阿公就會加啉兩杯仔,然後加較勇敢講出伊的需求:
「阿泉仔,我的車仔閣鬱去矣呢。」(鬱,ut,就是當的意思。)
「阿泉仔,我橐袋仔空空矣,閣提兩仙仔錢予我做所費。」
做後生的人,序大人的空頭知知咧,就算厝內無半仙,嘛先去厝邊隔壁壘來應付家己的老爸。(壘,
luí,借錢連鞭欲還的意思。)

有一遍,阮阿公叫阮阿母煮腥臊,請彼个伊上大漢孫女的翁婿,參阮阿伯差無幾歲的外省囝婿,阮阿母認為無彼號必要。隔工中晝,阮阿公加啉幾杯仔酒,竟然出手拍阮阿母,阮阿母出手防守,守無牢,拍著目睭,一屑屑仔血流出來,阮阿母隨走去隔壁庄頭投伊唯一的小妹一一阮阿姨。

彼暗,阮阿母轉來,目睭內猶紅紅,嘛因此,阮阿母的目睭竟然到伊做仙為止,目睭內一直有彼个紅紅的記號。

自細漢到青少年,我攏以為:阮阿公是青瞑牛,青瞑牛解決代誌的方式難免藉酒助膽。毋過我出社會以後,看著袂少現代的大人,包括教冊的知識分子,相款會藉酒講平時想欲講閣毋敢講的話,抑是行動,我才理解:

人的個性、理性、素養、品質,參知識、學歷、職務,無啥物關係。

[ 本文章最後由 巫火爐 於 2016-10-4 08:54 PM 編輯 ]

TOP

阿公性地無好喔~~~

TOP

回覆 2樓 恆愛台兄 的文章

阮阿公是一个「人」。

拍人,我也干焦看聽過彼一擺;動喙,較捷;認真講,是無啥話句的人。

所以講是標準的「人」,有人的好和無好的部分,咱嘛是攏按呢啊,敢毋是咧。

暗安!!!

[ 本文章最後由 巫火爐 於 2016-10-4 10:44 PM 編輯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