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湄州媽與蔡啟耀-----慈悲、榮譽與恩寵

您是本文第2260個瀏覽者

湄州媽與蔡啟耀-----慈悲、榮譽與恩寵


如果你是官二代兼富二代的大地主,你的一輩子會是如何?若是現在不外乎開跑車、泡夜店,然後出國念野雞大學,回來再當CEO。但是朴子早期被稱焜舍的蔡啟耀先生(1873~1945),日本人還沒來時是先到泉州讀書,然後並沒有遵循經由科舉取得秀才貢生出身的父親一樣,也沒留在廈門當官二代。

日治時代他在朴子街上有10甲地,街外有200甲,先生對於諸多的佃農並不苛刻,甚至關心有幼童的佃農家,常去檢查他們的爐灶,若是被他摸到冷灶,就會叫人背米糧過來放在灶腳。因為以前的大灶餘溫可以保持兩三天,若是有俗稱沒火分的冷灶,那就是挨餓至少兩天了,唯恐幼童飢餓、或是媽媽沒奶水,不像現在有人全年冷灶都在外食。所以為富能仁的體貼下人,在當時罕見,到現在也不容易,這就是摸灶濟人的朴子傳說。

後來開設綢緞莊,逢年過節時他的員工除了紅包以外,還可以依資歷裁剪幾丈布匹,歡喜的新衣過年。所以因為忠厚誠信,被推薦為保正,再因出錢出力的付出,授配紳章,最後也因公正無私,膺舉朴子街協議會員。所以先生照片中必定圓帽、西裝、佩戴紳章,顯示內外一絲不苟的端正。

日本人為了消滅台灣人的意識,就由教育下手,所以要上學就不容易了,即使能夠上學也都是全日語教學。所以先生藉由本身深刻的儒學素養與良好政商關係,就在媽祖廟廂房開起私塾,聘請名家,讓文化的香火不致遺忘而中斷。所以也有佃農來耕種的條件是點名先生傳授漢文給其子女,反而種田是附帶而已,可見先生國學素養與品德俱受愛戴。

並與客寓朴子的楊爾材先生共組樸吟詩社,聯合有志之士共同發揚書畫與詩學,可謂今之獅子讀書會。因為是媽祖虔誠信徒,捐贈供桌、神轎、香爐更是不少,也與內厝黃家舉辦罕見的建醮。甚至發起元宵燈謎活動,藉由獎品獎勵,擴大參與民眾的深度,所謂用心良苦。所以每年媽祖廟的燈謎不只好玩的給獎品,更有前人深刻的希望。

最不可思議的是在1920年促成配天宮媽祖的湄州祖廟進香,轟動全台,全台老廟的唯一湄州進香。這是先生花費無數的心力,送交陳情書至總督府、台南、嘉義州廳的三次請願,運用了所有的政商關係。後來台南州知事大受感動,最後促使總督府批下可貴的【路照】,這份【路照】現今典藏於台灣文獻館。

因為日本人要消滅台灣意識的另一個方法就在信仰,後來在嘉義市銷毀100多間康、乾老廟,把燒毀神像稱為神佛升天運動。所以我們廟的後殿都增加祭拜觀世音菩薩,如同日本人拜菩薩一樣,算是借殼上市一樣,是不得已的智慧。

湄州進香另一個傳奇是1神14人出去,回來是2神15人。因為我們的開基媽是湄州祖廟的三媽(也有傳說是大媽或是二媽),因為神龕位置放進去剛剛好,所以祖廟想要換回去,就以一模一樣的三媽副身來掉包,因為臨時刻的來不及,年代、木質也會不對。而且把三媽副身的放置大邊(右邊),真的金身放小邊(左邊),想讓我們拿錯了,後來媽祖顯靈托夢團長,說要迎回有痣的才對。

當下有蟲子停在左邊媽祖臉上,因為這個印記我們堅定要小邊這一尊,後來祖廟才承認想換回,最後副身三媽也給我們帶回來,也就是多了一尊湄州媽祖。而多出來的一個人,是以前被騙到福建的朴子人,媽祖托夢要他跟團回來。出港檢查時,躲在船艙被檢查時竟隱而未見,這又是神蹟的表現。另外帶回的康熙御用金杯、四季蘭,這已是眾所皆知的珍貴。

1920年大年初一蔡先生帶領進香團出發,坐著五分小火車到嘉義市,夜宿溫陵媽祖廟,次日搭火車到基隆媽祖廟,再由基隆包船到泉州,再步行到達湄州祖廟。期間接受朴子人返籍當地的一位蔡容員外的招待,並會香廈門白醮保安宮,這段歷史也破解媽祖與大道公不合的傳說。其實那段傳說是曾任日本警察的許丙丁在【小封神】漫畫杜撰出來的,用意在分化與醜化,不然怎能通過日本官方檢查而出版。

回程從高雄上岸,自鹽水步行回朴子,回鑾就在二月初一這一天。所以自此朴子配天宮為了紀念這一天,就有繞境遊行。回到宮廟由蔡團長的小舅子迎接,他就是當時台灣品位最高的伯爵貴族,俗稱【王公子】是太子太保王得祿的孫子。此外蔡啟耀六子蔡文森博士1965考取公費留學,曾擔任駐紐西蘭大使,是專業的高階外交官,這又是朴子人所不知道的榮耀。蔡啟耀其弟蔡樸生,開設金瑞成銀樓,這是朴子人所周知的信賴老店,店中額【金瑞成】隸書就是蔡啟耀所寫。

當時能夠進香是有其內外條件,1919年台灣來了第一任的文官總督,台灣的武裝抗爭也已逐漸平息,日方也改弦易轍的以同化為目標,不在那麼高壓武力統治。但是想把台灣同化為日本的一部份,使台灣人擁有與日本人一樣的效忠天皇的精神,所以信仰又在其剷除行列之首,怎麼可以效忠媽祖。

海峽對岸,1920年的大陸是內外交迫,民國雖在1911已經建立,要到1928北伐成功才算較穩定。1920的福建是大陸南北軍閥對峙的前線,是交戰區,北軍是有名的段棋瑞,這條戰線就在泉州~廈門一帶。在那軍閥混戰、民兵四起、外族虎視眈眈的時候,率團跨海進香,是怎樣的虔誠才能有那樣的勇氣。

而且人死了再生就有,媽祖金身若是毀壞了,怎麼跟鄉親交代,怎麼跟後代子孫交代,所以發起人兼團長的蔡啟耀先生,肩負的重擔是多大啊,這樣比起來,負擔所有的團費還算是最簡單的了。像我阿公在日治時率團赴日考察,到太平又進步的日本,竟然也病死一位團員,更何況是戰區、落後的大陸。

湄州進香之後的85年,配天宮再度組團,踏上前人的足跡。另一方面,祖廟也沒有忘記往事,所以把配天宮進香團特製大照片,就放置大廳中央最大的唯一顯眼位置,而為何如此?因為一般回祖廟是分身或是再分身的回娘家,我們是原本就住這裡,我們是帶媽祖回家,我們是湄州返香團才對。因為媽祖也會想家吧,由她的嫡長子孫接待,看到她的子孫,也應該滿意吧。而我們也接續了與祖廟的血緣,更是重大的歷史香火程序。

跨過兇惡的黑水溝,團長蔡啟耀有泉州留學經驗,但是大多數都沒喝過鹹水。冬天的黑水溝是可怕的,現在快艇也只航行到農曆九月底,只要朴子的樹枝被吹動,黑水溝就是五樓高的巨浪。冬天布袋—澎湖的大船航班也停擺。所以日期肯定是媽祖定的,或是諮詢過的,而團員們也一生懸命的全力以赴,終於完成不可能的任務。他們是朴子歷史上的英雄,榮耀與恩寵,都值得紀念流傳。

湄州進香旗上繡著【團長蔡啟耀】,副團長:林知賽(林陽樹、1901~1983、朴子國小校長)、衛生系:林球(開基護法林馬後代,中藥房老闆所以負責衛生健康)、奉祀系:主持振沛禪師、行李系:劉棟才、保護系:蘇風榮、團員:何世治、黃麗水、黃金益(外科黃清木之父)、黃炳焜(鴨母寮庄長)、蔡國謀(繡莊老闆,其外孫是佑昇中醫)、蔡煌、黃乾壽(製麵廠老闆,與黃麗水同為兄弟)、蔡沛。

訪談者:蔡宗霖:蔡啟耀先生之孫。
訪談者:蔡信泉:配天宮前總幹事。
訪談者:林登福:91歲、轎班會會長。
訪談者:蔡承哲:團員黃乾壽的外孫。
訪談者:黃江山、86歲、前配天宮總務。

秋江晚釣----蔡啟耀

涼生氣爽荻花開、向晚風疎帶雨來:
投餌江中驚鯉躍、垂絲澤畔看鷗回。
披蓑手把嚴陵釣、戴笠胸藏呂望才:
任是富春兼渭水、優游到處好徘徊。



作者陳俊哲為朴子文史工作者

https://www.facebook.com/cjj.cheng

TOP

引用:
...關心有幼童的佃農家,常去檢查他們的爐灶,若是被他摸到冷灶,就會叫人背米糧過來放在灶腳...
蔡先生福澤廣披,明德惟馨,百福具臻惠及子孫及番薯地。

TOP

1920年的錦繡隊旗


湄洲進香團返台在配天宮前合照


民國47年再次合照~團長蔡啟耀已歿,無法出席。

團員之一蘇風榮 該石刻現存於配天宮


TOP

迎請湄州媽祖團返台,掃描全圖~

10891954_706290792824852_1777328184933834427_n_zpscwnhiwlw.jpg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收錄在台大總圖書館

http://photo.lib.ntu.edu.tw/pic/db/detail.jsp?dtd_id=32&
http://photo.lib.ntu.edu.tw/pic/db/detail.jsp?dtd_id=32&id=27879&rownum=1&pk=seq&showlevel=2

11012337_709996992454232_2033579484_n_zpsh8b2ffub.jpg

圖像題名蔡啟耀氏(紹圃)
圖像出處瀛洲詩集
圖像出處 作者林欽賜編
出版者林欽賜發行
出版地臺北州臺北市
出版年昭和8[1933]
頁碼面[58]
圖像類型照片
圖像色彩黑白
高廣尺寸8.4X5.4公分
關鍵字昭和7年臺灣全島詩人大會 人物
主要關係人_人名(名稱)蔡啟耀
收藏者(單位)-名稱臺大總圖書館


http://photo.lib.ntu.edu.tw/pic/ ... &pk=seq&showlevel=2

CCA110001-HP-pb03397942542_zpsrwldgdkb.jpg

圖像題名蔡啟耀
圖像出處臺灣列紳傳
圖像出處 作者臺灣總督府
出版者臺灣總督府
出版地臺北
出版年大正5[1916]
頁碼面254
圖像類型照片
圖像色彩黑白
高廣尺寸6X4.1公分
主要關係人_人名(名稱)蔡啟耀
收藏者(單位)-名稱臺大總圖書館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日本時代授勳後、英斗e阿公.....


TOP

大正五年入股樸仔腳信合社10口理事

15749727_120300001325323919_1071421697_n.jpg  

15748416_120300001311243310_1312229086_o.jpg

樸仔腳信用組合 樸仔腳信用組合是農會前身,大正五年1916申請登記,並公開募股,一口20元。 股東名單是現有朴子文獻上最大的一份,涵蓋面很廣,約有兩百位。這次集資應該很轟動,不然無法這樣多人參加。 再來是1916年這一年的意義,1918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所以還在打仗。

朴子鼠疫成功撲滅是1918,所以有錢人都避居鄉下,街市一片蕭條。 鼠疫連綿18年還沒結束,消滅朴子人口三分之一,難道經濟實力都沒有損傷嗎?未來還沒看見,所以真是不可思議。 再來是一口20元的價值,大正初年一輛牛車約13~15元。

會有價差是因為貨運用的較貴,農耕的便宜,貨運每天運載、工作量大,資材較好。 再來好玩的是來算複利,剛好一百年,這樣複利下來可以算是幾輛牛車了嗎?當然也可以找那時候金價,這樣更貼近一點。 然而這樣大規模的投資案,最後變為農會,應該是被[衝康]了。不然大家都是農會股東的後代,可是沒有股票留下來,那不會發生衝突嗎?到底又發生怎樣的轉折,有待追蹤。 

不過看到先人的名字在這裡,可以跟小孩八卦一下,我們是朴子農會的原始股東,一百年來的複利怎樣算,應該會多富有等等的,哈哈。 今年是朴子農會成立一百週年,這份資料可佐證,但是都沒動靜,真是奇怪,就這樣過了。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100年前,阿公34歲被推舉為保正。

報紙有登載,台灣列紳傳 大正五年1916年朴子的風雲人物,剛好一百年前的朴子名人錄,當時能留下一張照片就不得了了。

15747568_1136800003107260_6165105235776858984_n.jpg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