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中國會不會成為伊波拉病毒傳播中心?

學者楊翠:江宜樺是「最邪惡的平庸者」

2014-10-18  10:00
〔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黑心油事件不只讓國人人心惶惶,更重創台灣食品外銷商機,民間、立委痛批行政院長江宜樺,並認為江該負起管理不善的政治責任「自行下架」;另昨日魏應充遭聲押移審並未上銬,對造太陽花學運時警方用過激手段壓制學生,讓學生血染街頭,學者楊翠痛批江宜樺是「最邪惡的平庸者」。
  • 學者楊翠痛批江宜樺是最邪惡的平庸者,並指出法律是「國民黨說了算」。(擷取自楊翠臉書)



楊翠今日凌晨在臉書發文痛批,檢警單位搜索魏應充豪宅時竟「溫柔敦厚」,連廚房都不敢進去,後來聲押移審也不上銬,相對照學運時,學生攻進行政院,為了抓學生,手段快速凶惡,學生們雙手都被手銬刮出傷痕,甚至還對學生使用束帶,「勒得死緊」;而這兩種相反的手段,國民黨政府卻都指出有法律依據,楊翠憤慨表示,「國民黨永遠可以任意使用、棄用、解讀法律。」
目前民間抵制頂新運動正熱,頂新旗下味全公司員工擔憂生計,江宜樺竟不以公部門立場捍衛勞工權益,反而放任消費者與味全員工的對立,楊翠質問江,「你(江)不是該出面幫勞工向不良企業索賠嗎?怎麼反而讓勞工權和消費權相互矛盾?」而政府放行魏家私人飛機飛往中國,楊翠也想問江「敢打包票保證機上沒有任何相關證據嗎?」
更諷刺的是,近來食安事件皆非由江所領導的團隊揭發,卻在太陽花學運時積極毆打民眾學生、進行司法追殺,楊翠想問江宜樺「到底『行』了什麼『政』?」而國民黨政府最愛掛嘴上的「依法行政」4字聽來更是刺耳不堪,這4字「用來逼迫小民家破人亡,如大埔張藥房;卻為富商鉅富爭取更多銷毀證據、脫產的時間」,她直指「反正一切都是國民黨說得算。」
楊翠感嘆,江宜樺口口聲聲自稱「嫉惡如仇」,但對江而言,「反對你(江)的學生最惡,支持國民黨的頂新不惡」,她認為江宜樺若非最虛偽的奸惡者,就是「最邪惡的平庸者」。
楊翠臉書全文如下:
〈江宜樺,你是什麼行政院長?〉
回到台中,看到媽媽炸了一鍋豬油,她說,什麼油都不敢吃了,還是自己炸比較實在。
然後,父母兩人都很火大。抓一個魏應充,拖延這麼多天,竟還溫柔敦厚,連他家廚房都不敢進去,還可以不上手銬。當日在行政院,抓一個學生,十幾個霹靂警察圍攻,快速、凶惡,雙手都被手銬刮出傷痕來。後來還對好多學生動用束帶,勒得死緊。說什麼不上銬有法律依據,那麼,上束帶也有法律依據嗎?國民黨永遠可以任意使用、棄用、解讀法律,反正什麼都可以成為他們的依據。
爸爸最在意的是那兩架飛機。還沒搜查,飛機就飛出去兩架了,魏應充人是沒出去,在這個節骨眼上,飛機出去,證據是不是都跟著飛了,他江宜樺敢打包票嗎?他檢察了機上所有物件了嗎?他敢說飛機上一張文件都沒有嗎?
這半年多,每次看到江宜樺那張虛偽的笑臉,跟馬英九如出一轍,就好想吐,是真的好想吐。全民水深火熱,他怎麼還能笑得出來?就像324凌晨,在他許可之下(王卓鈞沒他許可,怎敢自行其是?),警察大施暴力,手勾手靜坐的學生民眾,被打得頭破血流,而他竟然還能熟睡。
忍不住,我的工作雖然還是做不完,但真是氣極了,不吐不快。我想問江宜樺,你到底當的什麼行政院長?
現在民眾都不知該如何是好了。消費者抵制頂新集團,味全勞工就出來哭訴,要消費者放過他們,但消費者又能怎麼辦,這種兩難,連我每每想起都焦慮不已,你一個行政院長,竟還笑得出來,還把自己說得多麼正氣。
味全勞工應該訴求的對象,不是另一群受害者--消費者,而是不良企業和政府。政府應該幫助他們,控訴不良老闆,彌補他們所有損失,在消費者抵制期間,保障他們的工作權與收入絕無損失;意思是說,東西沒人買、公司沒賺錢,但勞工薪水必須照付,一毛都不能少。而江宜樺,你不是該出面幫勞工向不良企業索賠嗎?怎麼反而讓勞工權和消費權相互矛盾?
明明毫無作為,講話卻大聲得很。你到底是變成什麼魔怪了?怎麼都看不見自己,也看不見別人?
說「證據查到哪,辦到哪」,說進度慢,是因為要「依法行政」,「待查出確切資訊後,才會公開,也因此導致進度緩慢。」
「依法行政」實在太好用了,你們國民黨從中央到地方都太會用這四個字了。正著用、倒著用,快用、慢用;硬著用,逼迫小民家破人亡如張藥房,軟著用,為富商鉅富爭取更多銷毀證據、脫產的時間如頂新魏家。反正都是你們說了算。
說什麼「證據查到哪,辦到哪」,話說得那麼好聽,對執行公民不服從的學生民眾,就算是假證據(由不良電視台配合)也要生出來,也會拿來用。公民不服從的場合,你們就「有罪推定」,人家手上明明沒武器,就先想像他要攻擊,管它有證據沒證據,先壓地、鎖喉、拖拉、毒打一頓、抓進警局、聲押禁見再說。對一直是國民黨鐵桿樁腳的大富翁,你們就「無罪推定」,「依法行政」進度緩漫。
「證據查到哪,辦到哪」,那如果你查不到證據呢?如果證據早就刪除、銷毀、飛走了呢?是不是我們就活該倒楣?
這幾年你又查到什麼了?每一項食安問題、黑心商品,哪一項是你江宜樺的團隊查出來的?不都是民眾檢舉的嗎?不都是立委爆出的嗎?你現在若能查能辦,為什麼不能在人民吃下肚之前,在食品沒做出來之前,就嚴查嚴辦?如果沒有A先生檢舉,你會說要「嚴辦到底」嗎?
不會,也許你連有這些毒的存在都不知道,也許你根本知道,但你沒去辦它。那你究竟在當什麼行政院長,你到底「行」了什麼「政」,除了積極毆打民眾學生,積極進行司法追殺,你積極作為了什麼?學運幾天,你就怪罪學生害投資意願減少,現在大家不買台灣的油了,股市大跌了,你怎麼不說話了?
你什麼都不知道,無知、無能,卻又傲慢。上個月23日,立委陳其邁、林淑芬、葉宜津早已聯合質詢,指出正義豬油上游來源有3家廠商是做飼料的,質疑油品來源有問題,人家都幫你查到了,你不相信,還信誓旦旦說可以吃,讓台灣民眾多吃了兩個禮拜黑心油。
接連幾波食安風暴,江宜樺,你整個團隊都是被動的、遲鈍的、不甘願的,只會忙於收自己的爛攤子,疲於確認別人早就幫你追到的線索,你的團隊從沒有積極作為,卻又都跟你一樣傲慢,只有你們說的才算,別人說的不算。
江宜樺,你說自己「嫉惡如仇」,一定會辦到底。這真是可笑到極點,「嫉惡如仇」,從來都不是自己說了算,那是用來稱許別人的。而你大言不慚稱許自己,永遠站在置高點,永遠露出一張虛假的冷血的笑臉。曾經是大學教授的人,竟然可以在執行權力讓學生濺血街頭後,安心滿足去睡覺,這就是你的「嫉惡如仇」嗎?
你竟然可以任由民眾被黑心商品一再侵襲,而老神在在,說是謹慎,這就是你的「嫉惡如仇」嗎?你沒告訴我們的是,你對「惡」,另有一番解讀,與我們不同。
對你而言,反對你的學生最惡,支持國民黨的頂新不惡,是吧。而其實,你才最惡,你才應該「視己如仇」,反身自省,你如果不是最虛偽的奸惡者,就是最邪惡的平庸者。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13435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