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ECFA公投那來的民主危機?

您是本文第1325個瀏覽者

ECFA公投那來的民主危機?


那個靠當獨裁軍頭的律師而致富的陳長文,竟然關心起台灣的民主,實在令人刮目相看。不過,看了陳長文的論點,我想他關心的不是民主,而是其心目中的「人民之主」──馬英九。

針對台聯提出的ECFA公投案,陳長文發表「給公投審議委員的一封信」表示,台聯明明反對ECFA,怎麼會提出以「同意」為表述元素的公投主文?又主張:若政府的重大方向是決定要簽ECFA,則複決案的提出,就不能採取和政府同一立場的「同意」表述,而必須採取「反對」的表述方式。【註1】

陳長文的說法,蔡公投蔡同榮已經反駁了:「聯合國曾經針對世界各國的公投做過調查,結果發現公民投票應該只能採取正面表列,陳長文的論點不管從法律或過去的實務面都站不住腳。」【註2】

事實上,公投案如果採用陳長文講的「反對」的表述方式,會製造錯覺而造成投票的失誤。例如以「你是否反對ECFA?」為題,而答案只有兩個:一為同意,二為反對。於是反對ECFA者要投同意票,同意ECFA者要投反對票。這容易造成選民的誤投,萬一反對ECFA者投了反對票,結果反而變同意了。

依人類思考的慣性,同意的就選「同意」,反對的就選「反對」,台聯以正面表述來擬定公投題目,絕對合情合理,站得住腳。

今天許多重要考試,出選擇題時,都以正面表述為主,盡量避免「下列何者為非」、「下列何者錯誤」的負面問法,以免造成「錯誤答案變成正確答案」的自相矛盾。陳長文還主張台聯要用「反對」表述的公投題目,既違反世界慣例,也不在乎投票的精確性,有這樣的想法,才真的是民主的危機。

如果陳長文的文學造詣高一點,應該聽過這樣的問法:「你真的同意他──?」這是正面表述,但其實問的人是反對的。換言之,一個反對ECFA的人,提出公投題目為:「你是否同意政府與中國簽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一點都不矛盾。

陳長文講一堆,根本只擔心ECFA在公投中被否決掉。他的擔心是合理的,依照中國國民黨通過的「公投法」,只要公投票數沒有達到法定投票人的半數以上,不管同意票比反對票多多少,公投案都算是否決的。過去阿扁時代,中國黨就以抵制公投的策略,成功擋下政府提出的公投案,也否決了自己提出的案子。今天,人民可能以其人之道還致其人身,難怪陳長文得編造不通的理由來搶救他的主子。

台聯提出ECFA公投案,一旦付諸公決,其結果最多造成馬英九的統治危機,絕不會造成台灣的民主危機。相反的,經由這次公投,同意和反對雙方必然強力動員,反而有助於讓民主深化。另外,如果ECFA遭到否定,也可讓一黨獨大的國民黨去思考,要不要把鳥籠公投法改一下,免得當年作法,如今自斃。

在台灣民主歷史中,傳統中國黨始終是反民主的角色,他們弄出了像鳥籠的公投法,讓人民難以實踐直接民主的權利,也讓公投案每每胎死腹中,或被技術性否決,造成台灣民主不夠深化,充滿著選出個獨裁者的危機。如今,馬政府又急著和獨裁者勾結,不惜讓台灣淪為中國的附庸和奴婢,更為民主製造了無窮的危機。

陳長文啊!你如果真的擔心台灣民主有危機,你該做的是利用對馬英九的影響力,要求修改公投法,讓人民能以直接民主的方式,監督馬政府的各種政策。

當然,陳長文根本只擔心馬英九──他心目中的人民之主,才會在技術層面上搞怪,用狗屁不通的理由,意圖剝奪人民的公投權利。

從陳長文身上,我們看到了,一個沒有民主細胞的強人,才是民主的真正危機。

**********************

1: http://n.yam.com/cna/politics/201005/20100524967935.html

2: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ltime/0,5255,110101x112010052500888,00.html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台人 於 2010-5-28 10:48 PM 發表

當然,陳長文根本只擔心馬英九──他心目中的人民之主,才會在技術層面上搞怪,用狗屁不通的理由,意圖剝奪人民的公投權利。

從陳長文身上,我們看到了,一個沒有民主細胞的強人,才是民主的真正危機。


...
的確~為當家權貴服務,可以管理包山包海的數千萬億採購大案,其他唸100輩子法律博士的台灣郎,永遠也不可能有那麼幸運接到R。O。C_shit的阿炮軍武採購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