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馬英九與毛澤東

您是本文第2824個瀏覽者

馬英九與毛澤東

馬英九與毛澤東,一個是透過選舉程序選舉出來的現任中華民國總統與中國國民黨主席;一個則是已經作古、曾經獨裁統治中華人民共和國長達二十七年的國家主席與中國共產黨總書記,這兩個人乍看之下似乎完全不同甚至於可說是對立的政治人物,事實上卻有許多的共同點。

首先,最為人們所熟知的是馬、毛兩人的祖籍都是中國湖南湘潭(1),因此,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湖南伯」;其次,則是他們兩人都是典型的「男人女相」,就毛澤東而言,據他的好友郭沫若在1937年寫的《創造十年續編》中曾回憶了他對毛澤東的最初印象:「太史公對於留侯張良的贊語說:『余以為其人計魁梧奇偉,至見其圖,狀貌如婦人好女。』吾於毛澤東亦云然。人字形的短發分排在兩鬢,目光謙抑而潛沉,臉皮嫩黃而細致,說話的聲音低而委婉。」(1),這樣的描述,若用在以「溫、良、恭、儉、讓」聞名臺灣政壇,甚至於還不時會人被譏為「娘泡」的馬英九身上幾乎也是完全合適。

除了出身、外貌以及性格的相似外,馬、毛這兩位「湖南伯」的嘴巴也都超級會「唬爛」,比方說,馬英九在2008年參選總統時所提出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633」」政見,就與毛澤東在1950年代所提出的「大躍進」、「超英趕美」的經濟政策今古輝映,讓無數的馬迷、毛迷為他們兩人如痴如醉、幾近癲狂,從而,到最後出現了無條件擁毛的「紅衛兵」,以及百分百挺馬的「紅衫軍」,狂熱的民粹將他們兩人得以在激烈的政治鬥中輕易地扳倒對手,進而逐步掌握大權、邁向「完全執政」的政治終極境界。

只不過,馬、毛這兩位「湖南伯」或許在各方面都實在太相像了,以至於連他們在「完全執政」後的表現也幾乎一模一樣──毛澤東的「大躍進」最後不但沒能達成「超英趕美」的偉大目標,而且更造成當時在歷經長年動亂後原本就已經氣若游絲的中國經濟瀕臨崩潰,餓死了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民;至於靠著「633」政見上臺的馬英九,同樣不遑多讓的在過去四年中,造成政府財政債臺高築,經濟卻每況愈下,無數的勞工陷入低薪卻超時工作甚至於過勞死亡的慘況(3),而馬英九執意大幅調高油、電價格讓臺灣「轉大人」卻反而造成臺灣經濟進一步萎縮的後果,更幾乎是毛澤東「大躍進」在臺灣的翻版!

當年,中國人民既使被毛澤東整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卻依然四處傳唱「東方紅」歌頌毛澤東:「他為人民謀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4);今天,臺灣人在用自己選出了馬英九這一個臺灣版毛澤東讓大家有機會「轉大人」,或許臺灣人也該比照中國人歌頌毛澤東的方式,也寫一首臺灣版的「東方紅」來好好的感謝馬英九:「他為人民謀辛苦,他是人民的大煞星!」才是。畢竟,「輸人不輸陣,輸陣歹看面」,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豈能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故國家主席毛澤東給比下去呢?

(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9%98%E6%BD%AD
(2) http://www.people.com.cn/BIG5/14738/14754/21862/2281905.html
(3) http://news.pts.org.tw/detail.php?NEENO=209118
(4) http://zh.wikipedia.org/zh-tw/%E4%B8%9C%E6%96%B9%E7%BA%A2_(%E6%AD%8C%E6%9B%B2)

TOP

毛澤東巨著【毛語錄】共計發行50億本以上。。。全球印刷發行量僅次於聖經!

馬憨面~~拿啥米LP出國比賽火雞腿啊?

TOP

除非馬英九發動拆除臭頭廟~

TOP

別急,他馬的明天就動用行政預備金狂印一百億本的「他馬的讓你轉大人」給你看!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NorthStar 於 2012-5-2 12:10 AM 發表 別急,他馬的明天就動用行政預備金狂印一百億本的「他馬的讓你轉大人」給你看!<img src="http://www.mesotw.com/bbs/images/smilies/onionsmilies/70bff581.gif" smilieid="80">

對啊~馬式言論:"中國人民站起來~<img

 

TOP

「歡喜做,甘願受」,我可等著看那689萬投他馬的呆子們歡欣鼓舞迎接油電雙漲的表情呢!

TOP

我想到3台聯播的"寒流"!
印象最深的是孫越飾演魚肉鄉民調戲婦女的小匪幹,
一直到現在提起共匪這個名詞腦海中出現的就是孫越的臉~揮之不去。

寒流主題曲~

TOP

他馬的跟他的老鄉毛澤東還真是一模一樣,當年毛澤東鼓勵人民要「百花齊放」公開說出對政府的不滿,結果支那人真的傻傻的把累積數年的不滿一股腦全都講出來,結果毛澤東一一記下後再進行秋後算帳,還得意洋洋的說他這一招是「引蛇出洞」的「陽謀」!

現在他馬的不也是如此嗎?


二十一、引蛇出洞
1970年代末,胡耀邦主持糾正反右派運動製造的冤假錯案時,對毛澤東當時的「引蛇出洞」謀略(毛自稱「陽謀」),曾有不同看法。一種看法認為,毛澤東一開始部署整風,目的就是反右,「引蛇出洞,聚而殲之」;證據是1957年1月毛在省、市、自治區黨委書記會議上的講話。另一種看法認為,毛澤東整風的原意確是整黨內的官僚主義、宗派主義、主觀主義(重點是教條主義);過程中錯誤估計形勢,才轉向反右。

我從自身經歷中,認為後一種看法符合歷史真實。那時我同胡耀邦、周揚談過,他們也都認為毛澤東從整風轉反右,是在1957年5月中旬急轉彎的。周揚談到1957年3月間毛澤東找他和陸定一,部署召開全國宣傳工作會議,特別囑咐他們不要只找省委宣傳部長,要找黨外知識分子參加。周揚認為,當時毛澤東感到,對雙百方針黨外積極、黨內抵制,所以要讓黨外推動黨內,整風也是這樣。

那麼,怎樣理解毛澤東在1957年1月會議的講話呢?

我的感受是這樣,波蘭、匈牙利事件之後,鄧小平在清華講話,毛澤東一月會議講話,對形勢的看法並不穩定;有的話講得很兇,如鄧小平講「你要殺人,我要專政」,毛澤東講「黨內外有一股反社會主義逆流,要準備出大事,我們從延安來,第八年準備回延安。」這是一面,是極而言之。他們也講了另一面:「八大路線」、「建設時期」、「雙百方針」。然而傳達下去,成了一面倒。毛澤東說百分之九十高級幹部對雙百方針不贊成、半贊成,就是一月會議後察覺的。所以他又想轉回來,找陸定一、周揚,他們屬於百之十的贊成派。周揚說,三、四月間,毛澤東非常熱心雙百方針,全國宣傳工作會議期間,天天在中南海頤年堂找各界人士座談,會後又到各地遊說,是要說服那百分之九十;「引蛇出洞」是後來的事。

毛澤東遊說回來,即向各省市自治區黨委、中央各部和國家機關各黨組織下達指示(4月19日),「限期將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問題的討論和執行情況報告中央」。指示中提出的問題,包括:

「黨和黨外人士(主要是知識界)間的不正常緊張氣氛是否有了一些緩和?
你們對人民鬧事採取了什麼態度?
黨內某些人中存在國民黨作風(即把人民當敵人,採取打擊壓迫辦法,所謂人民民主,所謂群眾路線,所謂和群眾打成一片,所謂關心群眾疾苦,對於這些人來說,只是騙人的空話,即是說黨內有一部份人存在著反動的反人民的思想作風)是否開始有所變化?
你們向學校學生和工廠工人做過演講沒有?做過幾次?效果如何?
以上各項問題,請即寫成報告,在接此電報以後十五天內用電報發來。北京各部門的報告,用書面送來。」
接著就是4月25日中共中央〈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這都說明,毛澤東當時的注意力,確在借助黨外力量,整頓黨內不良作風,而非「引蛇出洞」的「陽謀」。

1957年5月15日至25日,我在北京市出席青年團全國代表大會。那時的名稱是「新民主主義青年團第三次全表大會」,會上通過新的團章,改名為「共產主義青年團;所以閉幕時就成了「共產主義青年團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因為要把早期共產主義青年團的五次大會也計算進去。

我離開清華時,校園裡還很平靜,一張大字報也沒有。那時「大鳴大放」,給共產黨提意見,主要在民主黨派、高級知識分子這一層,學生還沒有動起來。

5月15日在政協禮堂舉行的大會開幕式,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等領導人都來了。鄧小平代表黨中央向大會致祝詞。致完詞大會休息,毛澤東等領導人在禮堂後台接見大會主席團。胡耀邦、胡克實把我們一一介紹給毛,毛同我們一一握手。他的手很柔軟,很薄,握得很輕,使我有點意外;因為報紙給人留下的印象,總是「緊緊握住毛主席的大手」,原來不是這樣。握完手他在沙發上坐下,一個個問我們「從哪裡來」?一面問,一面拿出煙來,問我們「吸不吸煙」?大家都說不吸。他說:「你們不吸,我也不吸」。一位山東農村來的漂亮女孩徐建春劃了一根火柴,他就湊過來點著了,一面吸,一面說:「我是在同細菌作戰。」有一位青年請毛澤東講話,毛笑著說,「我不會,我只會三件事,吃飯、睡覺,拉屎」,說得大家都笑起來。那位青年又說:「毛主席你講兩句吧!」毛說:「噢,講兩句,我剛剛給你們講了八句了嘛!」

這時後台又進來一批少數民族青年代表要同毛澤東照相,我就轉身坐在劉少奇旁邊的一個空沙發上;劉少奇周圍沒有別人,就同我聊了起來。他問我從哪裡來,多大歲數?我回答後對他說,我在上海讀中學時看過他的《論共產黨員修養》,那時剛入黨,印象很深,特別他談到共產黨員要從政治上開展自己的思想,激勵我去讀各種書籍,擴大自己的視野;我覺得現在的大學生用功學習專業知識是好的,但思想不夠開展,希望他能到清華演講。

那個場景之所以給我留下難忘的印象,因為事後回想,1957年5月15日這一天,是中國百花時節的最後一天,也是一群自由的年輕人同毛澤東自由交談的最後一天。在此之前,年輕人見到毛澤東是輕鬆自然的。他常陪同外國客人如蘇加諾、胡志明等參加青年團舉辦的遊園晚會。就在一個多星期前的5月4日,北京團市委在中山公園舉辦歡迎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伏羅希洛夫的遊園晚會,毛澤東同伏羅希洛夫一起走進中山堂前清華大學的場地,毛澤東同清華的兩位女生李孝美和馬婉才跳了兩支舞曲。這種自由輕鬆的場景再未出現,正是那一天的夜裡,毛澤東寫下了那篇〈事情正在起變化〉,這是結束百花時節,轉向反右風暴的第一個信號。然而在他同青年代表的談笑中,誰也沒有察覺他即將在中國掀起的歷史災難。

休息後繼續開大會,胡耀邦作題為〈團結全國青年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工作報告,總精神是六個字:勞動、學習、團結。報告中,坐在主席台上我後面一牌的張黎群(《中國青年報》總編輯)捅了捅我說,他看見我去毛澤東身邊,要我把聽到的寫給他。我說只聽了幾句就擠了出來同劉少奇說話了,你讓徐建春寫,她一直在毛身邊。張黎群說,那你就寫劉少奇。第二天《中國青年報》上並排登出兩篇短文:一篇是徐建春的〈在領袖身邊的二十分鐘〉,一篇是我的〈我請少奇同志來清華〉。沒想到,十多年後中共中央宣傳部造反派和軍事管制小組批判我時,有人還把我那篇短文翻了出來,作為一條「罪狀」。

我在大會發言的主題是「學生思想工作」。我的設想是以清華學生工作的實踐、反駁那種把加強學生思想工作同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對立起來的錯誤觀念。我們在學生中,對於政治與專業(即「紅」與「專」)、個人與集體等關係展開了生動活潑的辯論,讓各種不同意見都自由發表,暢所欲言。發言中也談到清華的政治輔導員制度,說明選拔政治輔導員不是管制學生,政治輔導員本身就是學生,是讓學生自己管自己,自己教育自己;只是由於要承擔一些黨、團工作,延後一年畢業,並沒有一般學生之外的任何特權。

發言後第二天,項南(團中央宣傳部長)告訴我,法新社記者對我的發言感興趣,寫了篇報導。那次青年團代表大會很開放,不但請來世界各國青年組織代表,也對外國記者開放。

代表大會進行到第五天,5月19日,北京大學學生開始貼出大字報。5月23日晚,大會組織部份代表去北京大學看大字報。我們到達北大校園時,人民大學學生林希翎正在那裡演說,許多學生圍著她聽講,氣氛熱烈。林希翎在演說中批評現在的社會主義是「封建社會主義」;聽眾中有贊成的,也有反對的。我覺得這種辯論符合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方針,符合陸定一的「有獨立思考的自由,有辯論的自由,有發表自己的意見、堅持自己的意見和保留自己的意見的自由。」

代表大會閉幕那天,是5月25日,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在中南海懷仁堂前大草坪接見全體代表,原來只是同大家照一張相。照完相後,毛澤東臨時決定要講話,草坪上沒有麥克風,等了一會有人舉著一個很長很重的麥克風放到草坪上。毛澤東的講話簡短而嚴肅,強調共產黨是中國人民的核心、青年團是青年的核心,重要的是最後那句話:「一切離開社會主義的言論和行動都是錯誤的。」他的臉上已經失去輕鬆的笑容,這是毛澤東一生的轉折點,也是中國走向災難的歷史轉折點。

由於我被代表大會選為團中央候補委員,5月26日上午參加完共清團八屆一中全會,下午才回到清華。那時校園裡已貼滿大字報,我是大字報點名最多的三個人之一,其他二人是蔣南翔和劉冰(黨委第一副書記)。貼我的大字報,最多的是「三罷阮銘」:第一罷團委書記,第二罷黨委常委,第三罷團中央候補委員;是當天報上看到我當選團中央候補委員才貼出的,各系都有,顯然是讓我一回來就看到。還有許多張是邀我上當晚的「自由論壇」,因為不同意我在團代會上肯定政治輔導員制度的發言,要同我辯論;這大概是看到《中國青年報》前幾天的報導,可見他們都很關心這次青年團全國代表大會。

看過大字報,我走進工字廳黨委辦公室,裡面空空的,只有一位秘書,拿來我不在時新來的文件給我看。其中一篇就是〈事情正在起變化〉,那不是中央文件,只是普通文章的格式,標題下有一行小字:「此文是五月中旬寫的」,下面的署名是「中央政治研究室」。讀了一遍,讓我感到震動的,是這些話:

——在共產黨內部,有各種人。有馬克思主義者,這是大多數。有一部份人有教條主義思想。又有一部份人有修正主義或右傾機會主義錯誤思想,這些人比較危險,因為他們的思想是資產階級思想在黨內的反映,他們嚮往資產階級自由主義,否定一切,他們同社會上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幾個月來以來,人們在批判教條主義,卻放過了修正主義。現在應當開始注意批判修正主義。

——最近這個時期,在民主黨派中和高等學校中,右派表現最堅決最猖狂。我們還要讓他們猖狂一個時期,讓他們走到頂點。人們說:怕釣魚,或者說: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現在大批的魚自己浮到水面上來了,並不要釣。

這就是「引蛇出洞」的「陽謀」,正是毛澤東出席團代會開幕式那個晚上寫的,雖未署名,但除了他,無人寫得出這樣的文字。

TOP

本文將推薦到首頁~

冷水煮青蛙。。。是共慘黨口袋戰術的精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