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對我而言又近乎神聖的活動

您是本文第490個瀏覽者

對我而言又近乎神聖的活動

淨手拭幹後,輕綰那一卷青絲,任憑其在指間滑過,似是柔和的飛瀑在溫和的流淌,斷流後,指尖殘留的淡雅的茉莉香氣,在酷暑仲夏,竟也使得心頭平靜、纏綿。

一直認為,十七八歲的年紀,需要的並不僅是埋頭苦讀,棲身於題海之中,更重要的是能夠有一場唯美的愛戀。無可否認的是,沒有一場愛戀的高中、註定是殘缺的。縱然那麼多青春電影展現的是戀情的傷痛,但仍舊看得出,那銘心的痛,確是曾經無可替代的美好。

我忘記了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她,可能是一日的午後、沒錯是午後。濕熱的天氣覆蓋著整個大陸,每一天似乎都在窒息中度過。始終沒有下雨跡象的天氣,那一日卻刮起了微風,是那種沒有絲毫感覺的輕柔。而她,則從我的身邊走過,三千青絲輕掃過我的前襟,那是一種淡淡的幽香,夾雜著水的氣味,頃刻間,將我纏繞。濕熱?煩惱?早已一掃而空。

第一次,我開始靜靜地、仔細的觀察她。可能對於她而言,唯一與別人不同的,便是那一卷長髮吧。小麥色的皮膚、中等的身高,有時我甚至懷疑,如果是別人,或許那長髮也就不會顯得那麼長了。而她對於她那唯一的“優點”,似乎並不上心:隨意的馬尾、隨意的頭飾加上隨意的齊劉海……她喜歡背對著我,默默地盯著一本書,半天不會翻動一頁,正如我默默地注視著她。有時,她又會十分開朗,大吵大鬧,當然,一切在我眼裡,都是好的…

那些青絲看起來那麼軟,那麼柔,厚實的讓我懷疑是否需要用兩隻手才能完全握住。終於,我試著去觸碰,在洗淨手之後。我盡可能的輕一些,手指穿過時,癢癢的,恨不得一把抓在手裡,當我想要進一步感受時,她發現了。怒目而視,口舌相向,似乎也只差拳腳相加了。後來調換了座位,我看著坐在我前面的人,忍不住又伸出手……

慢慢地,習慣了。

我習慣了冥想時,將手指穿入她的頭髮;她也似乎習慣了我的手指的存在。默默中,我們彼此心照不宣的進行著這一極具默契,對我而言又近乎神聖的活動。

不清楚我們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朋友?情侶?當時班上的情侶或許並不少,而我們的那一種微妙而難言,卻成了心頭蚊子叮咬過的傷,癢,又不敢去碰。

相聚,相離,一句珍重,換來兩處愁思。這樣的衝動依然還是停留在對愛情思考的初級階段。曾想過這三年殘缺過完,有朝一日,奔向學府或是大隱於市。隨遇而安的我,努力慢慢地行走在我的人生軌跡上,似乎不會有岔路,不會有交集……

有時我會注視她的眼神,陪著她一起發呆,注視著她那一卷青絲,輕輕將其綰起……

夕陽的餘暉親吻著大地,透過了窗櫺,染紅了她鬢邊的碎發,很美,像夕陽一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