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若不相遇,怎會相念

您是本文第415個瀏覽者

若不相遇,怎會相念

此刻,坐在七月的水湄。我在等,等青鳥寄來的錦書。窗外楊柳依依,紫藤搖曳,翹望的眸子淋濕了半闕月光,於是,我變成了想像的行者,用一瓣徽州的水滲入柔暈的宣紙,只為在宮商角徴的風骨裡種下陽光,潤澤一處清喜的水澤。

塵世間,有些美好,會讓我們以最單純的心性守護著,因為相信,而存在。回眸,走過的路,那些深淺不一的痕跡,有歡樂,有憂傷,都是光陰堆砌的悲喜,故事裡的故事依然風生水起,而浮生的兩岸,莫不脆若蝶衣。若在來去之間,摘去糾結,順遂自然,只以向陽的姿勢綻放,讓塵封在煙雨裡的詞章合著掌心的氣息,沉澱為一份恒久彌香的美麗。莫不是不負韶華,不負你我的初心,初情。

即使,不小心,時間的流蘇打亂了夢的花季,也只需安靜等待。要知道,光陰的紋絡上,盛開的,是永不離散的弦歌。

就像,繁華落盡之後,那一片不被打擾的水澤,只有細風疏雨合著瓊簫朗月。也許,這才是生活的原味,不繁華,不落寞。

輕輕搖晃著時光,直到青藤爬上了指尖。一日又一日,一季又一季,就這樣,行走著,路過歡笑,路過憂傷,路過你,空氣裡凝聚著這一刻的歡喜和疼愛。原來,我穿越杏花煙雨,穿越暮春荼蘼,輾轉塵路風霜,也只為,抵達此刻的安靜澄明。

心岸,落英清媚,輕拂塵緣,任一朵豐盈的心花,靜靜開放,只將相遇雕琢成深情的模樣,若初見,如初見。

日子,是沾染了況味的,它們明亮著,清喜著,若素著,抑或清淡著,都是我歡喜的模樣。那裡,山清水秀鳥語花香;那裡,翠綠籬笆環繞著詩行。

喜歡這樣的時光是淺淺的,煙煙水色,那麼軟,那麼翠,指尖掛著滴露的安靜,執一筆水墨清婉,不觸憂傷,不惹喧囂,只在一份閒情裡,臥一塘寧靜,傾聽雲水深處縹緲的清歌。

這美,生靜,生香,生柔,隨風搖曳一片悠揚芬芳,任流動的旋律,在煙火裡彌滿生息。

種一朵小字在墨間吧。淺淺,當忙碌已充斥所有時間的時候誰也顧不到紫外線會曬傷皮膚誰也不會在意自己,清清,微雨過處,會化作,塘裡的小荷漸次盛開,纏綿在空氣裡,溶進夢的印痕。其實,世間所有傾心的遇見,都會在流年的脈落裡沁暖安馨。

俯首低眉處,拾起一縷芬芳。淡墨紅塵,執筆落花,若不相遇,怎會相念。菩提生根,也是六月的蓮燦,看似簡靜卻未必是涼薄。蔓生的花瓣,含香著三千琉璃的杯盞,只一朵清幽便化作了眼底的紅塵。

時光淺淺,蝶舞流香,白雲悠悠著靜默山水間。輕嗅一縷江南的氣息,鬱蔥的美與目光相遇,寫滿純淨的清歡。塵世間,最美的感情,應是可以與歲月一起成長,然後,再一起幸福的老去吧。守著一枚真誠,凝結為時光深處一縷暗香。

此刻,落筆之處是微笑。且就,溫柔了歲月,亦溫柔了自己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