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中國和台灣、偽裝成「日本産」的農水産品橫行

您是本文第1973個瀏覽者

中國和台灣、偽裝成「日本産」的農水産品橫行

中國和台灣、偽裝成「日本産」的農水産品橫行

根據2009~13年度農林水産省的調査確認,偽裝成日本產以其侵害日本方面商標權的農水産品在台灣和中國以及其他亞洲各地橫行。

(讀賣新聞)

TOP

原文

中国や台湾、「日本産」と偽装の農水産品が横行

 日本産と偽装したり、日本側の商標権を侵害したりした疑いのある農水産品が台湾や中国などアジア各地で出回っていることが、2009~13年度の農林水産省の調査で確認された。(読売新聞)

TOP

台灣人在情感上普遍親日、對日製商品的品質有很高的評價,所以台灣商品冒用日本製商標可以理解。

反觀支那豬普遍仇日,鄙視日本的一切,支那貨竟然也冒用日本製商標,這就真的讓人感到假到不行!

TOP

農水産品違反商標法不容易抓才會有人敢

TOP

回覆 3樓 NorthStar 的文章

罵是一回事
吃又是另一回事
大概會神經錯亂吧

TOP

引用:
原文章由 NorthStar 於 2015-1-16 10:19 AM 發表

反觀支那豬普遍仇日,鄙視日本的一切,支那貨竟然也冒用日本製商標,這就真的讓人感到假到不行! ...
看來是用中國貨是為了愛國家、愛民族。

用日本貨是為了愛自己、愛家人。

TOP

真是好害的 呷便狗(JAPAN狗),無所不在啊!!
再者呷便(JAPAN)的東西不好見仁見智,在台灣,我要選東西,我會選德國製品,誰稀罕 呷便(JAPAN)的!!又沒德國的東西好,只因為 哈呷情節,呷便(JAPAN)的東西賣得價又不輸德國品.沒德國的,第二順位就是台灣製的,再來就是大陸製的,再來就是韓國製的,最後才是呷便(JAPAN)製的!!例如電視,我又不是一生一世用他,我需要用到天長地久?!而食品,外面個呷便(JAPAN)文字就是呷便貨(JAPAN)?!何況呷便(JAPAN)食品也出現過用發徽的米做米菓,拿過期的奶粉換個日期繼續賣,這個品牌還不是小的,它就叫明治奶粉!!
現在輻射區的東西,還不是被換產地銷到台灣?!


台灣就是有像岩里政男之流的 呷便遺民(JAPAN遺民,無所不用其極的鼓吹 哈呷便風, 而造就今天台灣 到處都出現 呷便狗(JAPAN狗),本留言不就一隻).

TOP

別吹牛了,沒有日本提供技術,支那和韓國根本別想搞出口!

整天哈韓舔共的支那豬,整天說別人呷便,結果自己呷了最多卻還不知道!



http://www.nanzao.com/tc/opinion/14c3148a1126a2d/monitor-dui-ri-jingji-zhi-cai-zhong-guo-shou-hai-geng-shen

Monitor: 對日經濟制裁中國受害更深

Tom Holland 《中國日報》於9月17日刊登了金柏松的一篇評論文章,當中號召中國對日本實施貿易制裁,以報復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

金柏松還建議中國大量拋售所儲備的日本國債,以懲罰日本的放肆行為。 《中國日報》稱金柏松是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中國對外貿易研究部副主任。 換言之,金柏松被視為中國外貿專家。但他的文章暴露出他對中日貿易及資金流動實況的極端無知。 '

他在文章中表示,日本經濟嚴重依賴中國,一旦中方啟動經濟制裁,日本將為此付出巨大代價,而中國損失則相對較小。 不過,若參考日本貿易振興機構上月發布的數據,就會發現今年上半年中國對日雙邊貿易順差為176億美元。而易順差並不僅出現於今年上半年。去年,中國對日貿易順差便達到219億美元。

換言之,在中日貿易關係中,中國獲得的利益遠大於日本。如果中方對日進行經濟制裁,中國絕對損失更多。 不過,金柏松並未被這些數據困擾。他表示,中國對日出口主要是低附加值產品,在供應鏈上所獲利潤不高,而日企對華出口獲利豐厚。也就是說,在出口方面中國比日本較能承受損失。 可惜他的論證存在缺陷。日本出口到中國的許多產品都推動了中國的出口貿易。

日本不僅向中國出口生產用的機械,也出口許多生產所需的零部件,在中國組裝完畢後銷往世界各地。 例如,上週進行的一項分析表示,蘋果最新款手機iPhone5的芯片是由日本公司爾必達及東芝製造,屏幕是由夏普製造,鏡頭由索尼製造,藍牙設備由村田製造,電池則由松下製造。 即使中國對日進口採取制裁措施,蘋果仍可尋找其它供應商生產這些零部件。三星或LG無疑將樂於見到這種情況。

不過,中國作為全球供應鏈中可靠的一環,這種做法將對中國產生巨大傷害。 現時中國的競爭力已不及從前,制裁日本將進一步削弱自身的競爭力,致使外資廠商加速撤出中國,令數千萬中國製造業工人失業。 貿易戰無疑將損害日本經濟,但中國經濟也將受損。此外,金柏松建議中國大量拋售日本國債,此舉是否會對日本造成嚴重損害尚未可知。

據金柏松所言,至去年年底,中國持有價值18萬億日元(2300億美元)的日本國債。他認為,日本國債危如累卵,拯救日本經濟的最後一根稻草握在中國手裡,因此中國可以利用這點,設法以最有效的方式給予日本經濟制裁。 先不去管這根稻草到底起到什麼作用,大家先來看一組數據。

18萬億日元聽起來很龐大,但至去年年底,未償付的日本國債總額達991萬億日元。9月19日,日本銀行承諾增持本國國債至80萬億日元。相比之下,中國持有的日本國債微不足道;金柏松提出的做法毫無意義,相反,更有可能令日本經濟受益、中國經濟受損。

中國拋售日本國債對債務市場影響不大。但考慮到日元匯價目前接近歷史最高水平,拋售日元收益將令日元貶值,而這正是日本當局所樂見的。 當然,之後中國需要為資金尋找其他投資渠道,如購買美國或歐洲國債。但目前這兩者都不是更好的選擇。 簡而言之,如果真的按照金柏松的建議行事,中國受的傷害將遠大於日本。因此,若中方要表達憤怒,還需另找方法。

2012年10月26日 早上12:0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