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你有分手的經驗嗎?[ 五](舊文備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31 00:04:22 / 個人分類:情感兩性

07/03/2008 21:03

男人,你有分手的經驗嗎?[ 五](舊文備份) (情感兩性)

某月

這幾天一直下雨,難得的大晴天。一如往常,載心的她去上班。中午要送便當給他時,偏偏下起了大雨,心中有幾百個幹,雖然有帶傘,但是騎車很不方便。到了他上班的大樓,已經看見可愛的小妮子在那等我了。旁邊也不少人再等候什麼,這時心中一陣暗爽﹔其實我最喜歡這種時刻了!為何呢?之前在外都看人成雙成對的,心裡免不了忌妒。現在由小弟親自為可愛的小心肝送上熱呼呼的便當,豈不是讓週遭的人羨慕死?或多或少應該是我的愛現心態作祟。

下車後我捨不得撐傘,不然等等傘給小妮子後,怕他拿回辦公室滴的滿地,只好快跑往她那去。在她面前有個小水漥,我有心想賣弄一下我的『輕功』,給旁人看看這女孩子的男朋友多麼『俊挺』。一個大跨步就跳了過去,還不忘露出我那排參差不齊的黃牙對她微笑。當時旁人看了可能覺得很噁,但是這可是我計劃很久的絕招呢!要落地時,還不忘右手便當奉上,左腳微彎ˋ右腳挺直。這個姿勢必定讓其他少女愛慕到死!

哇哈哈!誰知一落地時,剛好踩上連日豪雨所生的青苔。腳一滑,瞬間整人向後仰,啪啦一聲!人就這樣大字形的攤躺在水漥裡。 我的視野是﹔從看見她的人開始,往上ˋ再往上。然後就看到烏雲密佈的天空。自己呆到到嘴巴張開,不可置信。喝了幾滴雨水後才驚覺自己出糗了!算記好多天的計劃都敗在地上那攤不起眼的青苔。因為我滑倒時,雙手拿的是雨傘跟便當,深怕便當掉進水漥裡,最後爬起來時都沒用手撐,像仰臥起坐一樣筆直的爬起來。爬起來後附近的人忽然都不見了,為何呢?

因為都笑到蹲下去了‧‧‧不過小妮子第一時間就來扶我了。知道自己又凸槌了,一直不敢抬頭看她,這時看見一雙纖細的巧手,牽了我這雙『狗爪』,使了點小力拉我進來躲雨,那雙巧手用它的袖領,當作手帕擦擦我的臉頰,袖領擦在臉上的感覺雖然有些怪,但是心中由然升起了一股暖意。我知道雙巧手的主人是誰,只是我不敢抬頭望她,只好看她那雙小腿。唉唷!你怎搞的!淋什麼雨!語氣中帶有責備之意,但聽起來卻像一種關懷。那巧手又牽了我的狗爪,我才得以抬起頭看她。耳朵熱熱的,臉頰也熱熱的,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羞愧。那雙靈活的大眼看著我,背後下雨的景象都映在她雙眸裡,看起來水汪汪的,在多看幾眼好像會滴出水來的樣子。

其實出了糗,不是怕他罵我,是怕她跟我走在一起有失了『身分』。老是這樣出狀況,也不是故意的。我不怕被恥笑,只怕連累她一併被笑。 有次跟她同事們去唱歌,都不太熟,我也少跑什麼ktv唱歌,別人叫我唱,我反而會害羞‧‧‧只能安靜地躲在角落吃東西。後來小妮子跟『帥哥』同事對唱情歌『廣島之戀』。還用眼神深情對唱,我是醋意直衝腦門,沒發作而已,只得用力的咀嚼排骨酥洩氣。之後有人終於注意到我,要我唱一首。嘿嘿嘿,終於可以展露身手了!表現上是不願意,心裡恨不得搶麥克風過來佔為己有。看來看去,選了阿吉仔的『歹竹出好筍』,唱玩後全場寂靜,然後大夥說安可!

安可!再來一次!又唱了『惜別ㄟ海岸』。又是拍手叫好!再來一次!最後一首當然輸人不輸陣,與小妮子對唱『針線情』。當時她面對我,那眼神可真是迷死人,還會放電勒!眼神專注到令人陶醉,尤其是眉毛皺一下,眼睛用力的傳情,可真是讓我爽翻了。哩係針~哇細線~~﹔這兩句情意真是直搗我的心坎理。胡理糊塗又喝了幾杯酒,不勝酒力,被小妮子攆了回去。

後記:那次聚會之後,我被他們同事號稱『台語天王』,因為我唱的歌,他們都說:你唱滴歌都速偶們小時後在聽的耶‧‧‧(終於明瞭當時拍手安可的詭異感了) 後來問小妮子當天對我放電,我很高興耶!她說:「你這滴逃!這歌我又不熟,要看字幕唱,你都一直擋住我視線,我沒辦法看字幕啦!」掯!原來是我自做多情。 『歹竹出好筍』正說明了我的未來心願,希望自己的孩子爭氣些,別像我一樣。在累在苦也沒差,哪天出人頭地,正是正港的『歹竹出好筍』。 『惜別的海岸』,有一句『雖然一切都是環境來造成』。

這句說了多少人的辛酸,多少人的不願。小弟尤愛這首,正是唱出了無法表達的心聲。 心中一直有一種無法平衡的點,我與妳,到底是差別在哪。產生了所謂的自卑感,我很努力,排除萬難,就是為了妳,陳腔濫調也好,花言巧語也好,就為了訴說小小的‧‧‧愛意。不知道你聽膩了沒ˋ煩了沒。 上班時的妳,像遙不可及的OL小姐。何時與能與妳交個朋友ˋ聊個天。下班後的妳,像小時後住在隔壁巷子,像那位暗戀許久的大姊姊。何時能牽著妳的手,與妳談心事。深夜還在熟睡中的妳,看起來像我的小女兒,何時能看妳平安長大,有幸福的未來。 若干年後,在社會混久了,我的菱角磨圓了,腦袋裝不下這些了。想不起ˋ也寫不出了。

**************************

小時後很喜歡畫畫,爸爸帶回來的禮物是兩張八開圖畫紙,我可以高興半天。或是賣房子的廣告紙,背面是白的;用我的蠟筆ˋ用我的鉛筆,任我隨意發揮。但是跟爸爸說長大要當畫家,爸爸說當畫家會餓死,於是,很害怕,在學校不敢畫,只能照別的人方式畫,不能依我的方式。老師說我以前畫的很好。但是我會餓死.我害怕死掉.電視裡的那個大哥哥也是很喜歡畫畫,但是最後也死掉了。怎麼辦?我好想畫畫...

很久以前烙印在心裡的問題,說給妳聽。妳呢?最近好嗎?在台東成功支援時,喜歡晚上去那不知名的小徑散步,那半邊的弦月,好似妳的側面。只是有一層薄薄的霧,怎麼撥也撥不開。哼著沒有詞的曲,在霧裡走著,好像在雲中漫步。只是過了這個虛擬的雲中隧道,真希望可以遇見妳,真希望可以跟你一起譜著這首歌,我哼曲,妳唱詞。天上的星星也很多,可惜沒有流星,或許可以許一個幼稚的願望。仔細看 有藍的、有紅的、還有白的、仔細看;好像整個星空其實就貼在你眼前,只是觸不到。

小徑邊是海岸,可以聆聽海潮之聲。閉上眼睛,輕輕呼吸,可以聞到家鄉熟悉的味道。 這裡的空氣很清晰,在那裡彷彿世外桃源,如果可以跟妳避居在這,遠離那塵囂嗎?往上看,樹林一層一層的疊上去;有陽光照到的,有陰影遮到的;有深綠的、有淺綠的,還有幾塊山岩點綴。像階梯,不知道可不可以踩著它到達頂端?如果可以‧‧‧山上 有冷泉,看那流水就覺得涼爽,清澈透明。可以看清溪石。為何我自己都看不清自己?冷泉旁是百年白榕樹。與祂聊天很愉快,祂是我的忠實聽眾。 晚上睡覺, 掐著自己的脖子趴睡變成一種習慣。難道是一種無意識的懲罰。有時用雙手蓋住耳朵閉上眼睛,才能不受打擾,想想你的纖細手指撫摸我臉頰的感覺;想想你唇那微微娟紅,輕輕的親吻我的額頭。可以依畏在你懷裡,有熟悉的香味。有時你會摸摸我的頭,問我好不好。

清澈迷人的雙眼總是把我的疲勞與苦悶帶走。如今,夢見你的背影,為何你都不轉頭?囚錮在這,我發出世上最悲傷的聲音,誰也聽不到。我承認我是愛哭鬼ˋ膽小鬼.。冬天來臨時,好冷;瑟縮在崗亭裡,下勤務後 拖著鞋子走,聽那腳步聲,害怕忘記自己的存在 。說不出的傷心,天氣寒冷,吐出陣陣的白霧。關節被冰冷吞食。沒關係!至少我的眼淚是溫暖的。撕裂在撕裂 撕裂我的記憶找找你存在過的證據,可是一日比一日少,我不了,何時能知曉。 都過去了!孩子!自私的選擇離開以不能彌補。長距離只盼心連心,再見了!吾愛,就如小時候埋藏的相思豆,找不回,也不須找。

讓它靜靜的在那。某日會發芽,某日會成長,某日再也不悲傷,某日在也想不起,某日她會幸福,某日我會消散。某日你我的故事將會有結局。在見了!吾愛! 喔!看到了嗎?撿起一艷紅的相思豆,趕快放入口袋,期待有個美好戀愛。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