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你有分手的經驗嗎?[ 二](舊文備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30 23:52:20 / 個人分類:情感兩性

07/03/2008 20:55

男人,你有分手的經驗嗎?[ 二](舊文備份) (情感兩性)

後來在鳳山店關機後,我都會主動打電話跟她聊一下,由他的口吻推斷知,我應該還不至於是個麻煩人物。聊完後我得回正興店跟義華店打理一些備料事務跟關機事宜。那些忙完後A哥(老闆代稱)還會邀我去開會,與其說開會還不是被強拉去喝酒,他們(指老闆與其團隊)雖然在開聯鎖店前有意劃大餅給我,說將來能多發達,但是那些話我到沒聽進去,我心裡只想把份內的事情做好。 後來幾天我跟她幾乎無所不聊,甚至她還等我回家後續攤,我問她你不早點睡阿!她只說跟我聊天心情很輕鬆。

這句話簡直是我的強心針,我對她的關切越來越勤,也越來越明顯,而我的電話費用也創下了新高。後來我中午有空檔就去送便當給她,或是問她喜歡吃些什麼我送過去,晚上呢?則是一起出來吃宵夜。現在除了早餐店的"偶遇"之外,我又為自己開拓了2個見面機會,樂得不可開交。她吃東西時,我都會不由自主的凝視她,用餐時她要是想說話,會用手遮在嘴唇上,把東西下嚥後才開口,不像我,邊吃邊說話還配長壽煙。

也因為這樣我發現了她的手指與指甲很纖細,但是比例很均勻。又多了一個讓我迷戀的地方。我看看自己的手,滿手是繭,指甲裡還有一些油垢,跟他的淡紫色指甲比起起來有一種"等級"上的差別。 有天晚上,我跟他聊到通宵,我說了我的成長故事給他聽。她對我似乎又有另一種看法,小時後在鄉下,沒有玩具,異想天開的存錢買了雕刻刀,自己刻小玩具ˋ小人偶。於是我去田裡找防風林的乾枝就這麼刻了起來,但是台灣製的雕刻刀很爛,刀不利且刻個形狀又很難,讓我吃足了苦頭。

有次國小的美勞課,發現K金派同學(家裡很有錢,老是在老師面前諂媚的那種學生)刻凹板印板很輕鬆,借來看看後發現握柄上有隻小蜻蜓後,喔!原來是這種神兵利器!後來恆春鎮文具店裡的蜻蜓牌雕刻刀,成了我小時候夢寐以求的"神兵利器"。過年領了壓歲錢共500元,我花了2/3買了蜻蜓牌雕刻刀,每一枝刀都給她取了霹靂趴啦無敵的名子,那種到手時的喜悅,有一種天下即將被我征服的快感,於是就馬上找了乾枝"歐北刻"了起來。 實際上沒有我想像中的容易,還是很難刻,只有省力並沒有省時,於是想到電視上雕刻家都敲敲打打的,於是我找了磚塊也有模有樣的敲了起來。

出師不利,一敲!沒中!反而敲到自已的腳指頭,當場痛得在地上打滾。於是我怪田裡是泥土地,我不好瞄準也不好定位,抹去了臉上的鼻涕與淚水,轉戰在柏油馬路上。這次用力一敲!阿!雕刻刀應聲而斷!>>>。無敵金靈削刀斷頭陣亡了!當時,我楞了,不知覺得悲傷了起來,接下來好幾天我都沒有碰雕刻刀,因為我好難過,那整組十來枝的雕刻刀,少了一枝,就像內心的缺口無法彌補一樣,我黯淡的看那組雕刻刀懺悔。過了若干天,想到美勞課的凹版印刷,是可以刻字的,於是不能刻人偶,那我改換刻漫畫。首先找大門下手(鄉下的門都是2片木板做的),我刻的不亦樂乎,鐵金剛ˋ布袋戲都刻了上去,門刻不夠我還刻牆壁,那時真的有如藝術家一般,專注的再完成我每一樣"作品",得意的欣賞我的""作品"。等老媽子回到家後,我當然換來一陣毒打。她也說了她小時後的事,不過那時我聽起來,有一種令我羨慕到死的感覺。

不過在由他述說小時後的事時,我推斷她家算挺有錢的。畢竟能在國小就出國玩,吃乖乖桶吃蛋糕過生日,在我腦海裡那是遙不可及的事,我那時過生日老爸會去鎮上買一袋沙士糖,跟晚餐多一顆土雞蛋可吃。在談話結束前,於是我又問了最後一個問題,才知道他28歲了。今晚他是我的聽眾,雖然看不到他的人,只聽得到聲音,不過他甜美的笑容似乎能用話筒傳達給我,我也似乎感覺到他對我的微微關心。手機已經講到發燙,但是我仍捨不得,後來他說想睡,我就很直接了掛了電話。刷牙洗臉後準備上菜市場備料了,出門時剛好7點了‧‧‧

**************************

7月後半 電話溝通後,她對我似乎有了好奇心,對我來說這是好的開始,表示彼此有了初步的關係。有次我下午再量飯店補料時,她撥了電話給我,我還理不出頭緒,接了電話才知道他今天休假,挺無聊的,想找我聊聊。我那時有些小生氣,放假也不說,手機也沒開,讓我今天送便當時落空,等很久。不過算啦!聽到妳的聲音一切都無所謂了!那時我馬上賭了一下,約她晚上出來看電影,果然,她答應了!其實跟她聊天時我八卦不聊,只與她談"感受",沒想到她說了一拖拉庫的抱怨,讓我插嘴的機會也沒。

其實我相信女性是把不滿壓抑在心裡的受害者,倘若沒人交談抒發,想必是一種折磨。從交談者取及信任,約看電影就不是難事了。那天我很迅速的把店整理完,放了老闆鴿子(反正也是找我喝酒),因為時間很緊迫,我沒回家換衣服,就穿著店裡的polo衫直接在大樓門口等她了。噹!(大樓開門聲)不是她,噹!又一聲,又不是她,在一聲,也不是她,是到倒垃圾的媽媽。那聲音像再惡整我似的,讓我期待都落空,拿起煙抽了起來對自己生氣。最後,在我眼角餘光看到了她,我假裝不知情,等到她在面前出現時,唷!妳在這阿!我很驚訝的樣說。不知道為何自己要這麼"假仙",可能只是要博取她那得意的笑,來消遣自己。今天她穿了休閒鞋ˋ深藍色牛仔褲ˋ一件粉色系短衫,沒了貝殼頭,改了辮子馬尾,左邊一個楓葉髮夾。

一時還有些錯愕,從成熟女郎到年輕女孩,視覺上還有些不慣,沒變的是她瓜子臉蛋一樣上了妝,跟不離身的女性手提袋。她自然的坐上了我的車,我也很自然的遞給她安全帽,等上路之後,我才覺得不自然。以前我都很肖想雙載時背後那兩顆安全氣囊,今天卻沒有,她的雙手很自然的放在我腰間,下巴靠在我肩膀,我簡直緊張的要命,心跳聲都快比引擎聲大了,不得已往前坐,像蹲馬桶一樣,很難過,路上只閒聊幾句。

今天你真可愛,我很用力的呼吸,你知道嗎?你不只甜,更有一種香。 到了電影院,隨意選了一部飆風再起就看了,由於不是假日,人不算多,我倆隨意挑了位置就坐了。我很想摟她的腰,但是一值都沒機會,她三不五時換姿勢,讓我很難進攻,害我的左手只能在她椅背後"彈鋼琴"。它似乎很認真的看電影,我則是拼命想攻陷她腰部,後來他口渴了,拿起飲料就喝,然後遞給我,問我喝不喝?看她不以為意的表情,真是嚇倒了我,難道這是傳說中的間接接吻嗎?我真的是暗爽到內傷,不過接飲料,我看到他眼珠子映出來的我,那豬哥樣,不由得羞愧起來,靦腆的喝了一口,才知道無糖綠好難喝,不過會回甘,不是綠茶,甘是他的嘴濡(台語音譯),這次她的甜真的甜在我喉嚨裡了。

那時,決定不彈鋼琴了,直接的往他腰一抱,誰知道這舉動換來她整個人向我肩膀靠攏,她不說話,她的左手放在我胸間把玩鈕扣,我也不說話,我的意識已經喚不醒,被她征服了。我自認為整個狀況都是我在主導,沒想到是我在她的掌握之中。之前,原本追求她的是我的潛意識,想不知不覺間將她屬於我,之後,原來我早已被識破,但是我可喜的是,你接受我了!看完電影後,回家路上,她緊緊的抱著我,好像我會弄丟似的,但是我不緊張了,是一種甜蜜的享受。我一手騎車,一手握著她的手,滿手是繭的手,越過了等級,終於將它掌握。到她住的大樓,面對面的,很近的,我把手放在她頸子上,小聲告訴她:早點休息,別太累了。知不知道?她跟我撒撒嬌,那模樣真的讓我不得不愛她,尤其近距離看她那亮亮的粉紅色雙唇,那股kiss的衝動差點突破理性。對她揮了手,我回家去了,晚上我高興到歇斯里底,在地上滾來滾去,滾到累了,睡了。

自從看那是電影之後,我倆變得更親密了,在沒有我問他答的情況下,成了一對。那時候我更是對自己立了誓約,決不可以虧待這女孩子。有天我休假,但是老爸早上把我叫醒,要我去工地幫他忙。到了快中午,我們在鐵加工廠等施工要用的C型鋼,看看手機,在2個多小時就是我跟她約吃飯的時間了,我怕趕不及,跟阿爸說我要提早走。阿爸似乎有些不悅,我看阿爸臉色不好看,只好幫他C型鋼卸好貨,再工寮那再問一次,阿爸不答話,好吧!在幫他把工具都搬到施工地點,再問一次,終於得到了阿爸不甘願的允許。我怕他臨時反悔,爬腿就跑了。在工地離吃飯地點算是蠻近的,在沒機車的情況下,所以我決定用走的,但是又考慮到我沒回家換衣服,一身油污,怕他看了會不太高興,但是折回家又要繞路,打了一通電話,告訴他我晚些到,我只說我可能晚點到這句話,他口吻中就有明顯的不滿了,哀!算了,赴約重要,拿起了手機再看一次,只剩40分鐘,我才剛出發,肯定來不及,所以。。。

一個穿著工作服ˋ安全鞋在馬路上奔跑的白痴誕生了!那天正值7月夏季,1點過後太陽是炙熱的,我跑時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汗水老是跑進我眼睛,讓我覺得刺痛,等右眼可以看了,左眼又不能看了。還有我穿的安全鞋(前面有包鋼板的那種)。跑起來真是要人命,腳指頭不斷的撞擊那鋼板,苦不堪言,但是我仍繼續的跑。以及我腰間隨身帶的老虎鉗,跑步時一高一低撞擊我的後腰,又不能把他丟了,只好忍受那刺痛在跑。

奇怪?騎車一下子就到了阿?用跑的怎差那麼遠?那時我只怕萬一我失約,會有某種下場,我腦海泛起了恐懼感。我小腿感到僵直,汗水已經佔據了我的上半身,我得大口喘氣,不然胸口很悶。那時已經無意識,像是身體接受某種指令,沒思考,只負責完成動作。我不感到累,我只感到熱與麻。終於跑到了明誠路的三皇三家,也終於看到了她,她似乎很驚訝,快速的走了過來,我只是彎下腰,頭有些暈眩,不停的喘氣,我像淋浴一樣,汗水不停的流,滴在地上,也滴到了她的高跟鞋,他問我搞什麼?我告訴了她。

第一次在她眼神中,我看到了一個女孩子對我的關切與不捨,我頓時也覺得不應該,讓他這樣擔心,問我怎不搭計程車?好阿!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怎麼沒想到?心理正暗幹我智商的低能時,她說她飯不吃了,我直覺!完蛋了!遲到惹她生氣!她說:我載你回家洗澡,等等我們去吃日本料理。這像及時雨般,讓我涼而不冷。 我常常發覺,跟她在一起的時間,我變得不太會思考,想法變得很直,難道?熱戀中的人,頭殼燒壞了?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