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你有分手的經驗嗎?[ 一](舊文備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30 23:41:41 / 個人分類:情感兩性

07/03/2008 20:52

男人,你有分手的經驗嗎?[ 一](舊文備份) (情感兩性)

我專科3年級時,認識了一個女網友(簡稱A)。聊了幾個禮拜,不算投緣,他居然很慷慨的介紹一位女孩子(簡稱B)讓我認識。起初見面時,因為生長環境不同,跟她幾乎沒什麼話聊,我第一眼看到B的印象是,算蠻高的170公分,長的還可以普普通通,有一種冷冷淡淡淡的感覺。後來A在一直幫我們找話題,避免尷尬,後來不知怎麼搞的,A就說:ㄟ你不是跟你男朋友分了嗎?怎樣?交這個可以吧?(現在時下年輕人好像都是這樣交往的,高興就在一起,沒有真心互換或是彼此認識。)

那時候我還在想怎麼那麼草率阿!但是拿時我抱持著緣分是可遇不可求的心態(難聽叫作沒魚蝦也好),想說既然有了機會就該好好把握珍惜,她也沒有反對之意,於是我倆就這樣"交往"了。 71年次天秤座~男 VS 72年次女雙子座~女 我一開始覺得這樣好像很蠢,跟我一開始想的不一樣,阿~慶哥哥(我的小名),嘿~蓉妹妹!這時候瓊瑤式的偶然相遇與浪漫親密,浮現在我腦海前,阿算了!她算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我豈能有太多要求?應當是我該用心對待她才是!那時我是這樣告訴自己。

認識了若干天,她就主動打電話給我,跟我聊一些學校的事,講太久我會要求換我打給她,不然電話費很貴的,幾個禮拜的電話溝通跟一同吃飯,我開始會幫他送些宵夜、買東西、陪逛街、買衣服之類的。女孩子逛街時特別喜歡在攤子上摸東摸西,摸了又不買,問喜不喜歡?總是回答:算了!不要好了。(同時臉色黯淡)當我掏出新台幣買下時,就會撒嬌大聲謝謝你或是原地小躍步(同時臉色大放奕彩)。

打電話過去總是她在講話,劈哩趴啦說一堆瑣碎小事,當換我要說時,通常是她達:哈妮!很晚了唷!你快去睡吧!我只好乖乖掛電話,其實我只是工作累了希望她幫我打個氣。還有當座著面對吃飯時,女生怎麼有耐心把不喜歡吃的東西都挑出來,尤其是炒飯的豆子ˋ紅羅蔔。通常一噸飯吃下來都是說話居多,飯呢?最後都是我在吃。但是數個月下來的相處,我真的很喜歡他,不知不覺他融入我的生活,甚至我認為他是我生活的動力,我對他開始有些親密的小動作,但是她好像還濛著一層冷霧,猜不透她的心。

通常只有小女生會問的問題便成我這男人在問:你到底不愛我?但是她只推託說我自己知道。是我太蠢?還是愛的太盲目? 三姑六婆圍剿 VS 男人自尊 後來有次送宵夜時,(B就讀輔應科大位於大寮鄉,我住在高雄市區)她的三姑六婆室友就看到了我(就是情侶講電話時常在旁邊起鬨的那些),首先三姑說:你就是XXX喔!怎麼那麼黑!六婆接著說:黑!還好啦!只不過有點胖。一些譏諷的話,後來有良心的三姑說:不過上次你送的章魚丸很好吃耶!有良心的六婆接著說:挨唷!B跟你到你好幸福喔!聽了這句,讓我忍不住在心理暗爽。

後來B說:對阿他是我男朋友!(那種口氣好像是在炫耀帶點不屑)在我耳中聽起來像是我是他的僕人而不是愛人,我想是我太自私想太多。對著B苦笑,我苦笑的是我的無奈,我無奈的是難道這是你的真心話? 自從他室友見過我之後,我倆逛街的時候那些三姑六婆都在(A她也加入了這行列)感到很不自由,以前買給心愛的她,現在是買給聒噪的他們,每一樣都是*6份。後來朋友說別當凱子,我本身也沒什麼錢,於是以後我都只買給B,而不在大方了。

後來她們以前頂多是半嘲笑我,現在則變成是完全的數落我。5月她生日時我送了她一個脣膏(當時是看了松島蔡蔡子代言的廣告而心動,心動是我想我心愛的她擦了一定也很美)。不巧又被他室友們看到,唷!好好喔!我們怎麼沒有阿?你有沒有良心阿!哼!男人>>>它們還沒講完,我就動怒了,雖然我自己知道是玩笑話,但是忍了好久的冷謿熱諷。我丟下一句話就長揚而去,你們要是有良心,不講話會死嗎?(晚上我跟她用電話整整吵了一夜) 第一次親密接觸 VS 良心 後來我們常常因為小事打冷戰,都是2~3天我主動認錯又合好了。有天B提早來高雄(她是外地學生)。我跟他吃完飯,就在陪她去附近的公園走走(高雄市的河堤公園,經過規劃現在更美了)。

那天,我們聊的不是平常的瑣事,而是未來要怎樣?結婚後會怎樣?以後要去哪旅行?假使有小孩>>>?。我很訝異我居我們居然聊到這些,對未來有了願景,她用淘氣帶點認真的口吻問我,我就用微笑跟親她額頭示意(雖然親她額頭我要稍微墊腳尖),試著用我的眼神表達,像極了老夫老妻。那時候我的感覺,如同上了天堂。 那時候她的肩膀緊緊的依靠我。這種甜蜜的第一次,讓我很難忘,後來我載他去百事達租VCD她跟小孩子一樣到處跑到處挑。我只選了莎翁情史跟搶救雷恩大兵。

後來我故意帶她去逛夜市逛很晚,回到家後才能支開我爸媽。以前她有窩過我房間,只是沒有在晚上,後來我居然不放莎翁情史居然放雷恩大兵(雷恩大兵聽說很好看,但是我一直沒機會看)!房間只有一個椅子,但是我默許他坐在我左大腿,兩人對看了一會兒,我不由自主擁抱她,親親她的額頭,後來我有了很多疑問。為何女孩子身上總是有一股淡香吸引我?為何女孩子的長髮繞在身上很舒服?為何女孩子雙唇溫暖又甜美?為何摟簍著女孩子的腰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親熱著,我不知道他那時有什麼感覺。

我只知道他的急促呼吸聲蓋過了我的心跳聲。 本來可能會進入那種狀況,那時我心裡正在天人交戰,後來我的手機響了,響了、響了,忽然那種熱情、熱愛感覺如同被潑了冷水一樣,急速消失,她呆了一下,我還在考慮要不要看時(簡訊鈴聲),手機就不響了,頓時,空氣像凝結般,我倆很尷尬>>>。後來我看了一下。發現是死黨留言提醒我專題報告記得趕完(隔天是禮拜一,最後一天期限)。 我居然>>>先抱她去床上,親了她一下,告訴他我得先把報告完成(當時我幾乎想撞牆,怎回答這種豬頭話)。

她好像欲言又止,眼神中我感到有些悔意,哄了數分鐘,關燈,我怕螢幕的燈光影響他,先騙她我去洗澡,在客廳晃了一下,上樓用延長線把主機ˋ銀幕都移去陽台,把我未完成的報告連夜趕完,還有把雷恩大兵看完,也餵了整晚的蚊子。到底那天我如此般?是對?是錯? 漫長且悲哀的轉累點!!? 再來就是暑假了,好命學生的HAPPY DAY!!至於我得跟著水電師傅們去學功夫了,早上7點在公司集合出發,再座公司貨車到大發工業區的變電廠,在車上我通常都在想著她,至少這麼辛苦,賺了些錢,買個新衣新鞋給她,通常一天下來,一整天的烈陽曬下來、搬重物、爬電塔我是累的苦不堪言(師仔就是作師傅比較不願意做的粗工)。 但是我回家後準時9點都會打給她(2~3天一次)。跟她聊聊天,打情罵俏(女孩子一開始你可以拼命ㄉ一ㄤ她,後來在稱讚幾句捧她上天,通常會笑的很開心)。若干禮拜後,她去參加社團的活動,叫我今天晚上要一定要陪她聊。早上收到這種訊息,笑了笑,我想她又要開始講其他社長的八卦了(之前對某些社團有成見)。

不巧今天剛好加班,8點了我還在工地,等回到公司後我急忙回家回電,後來想說快來不急,先回電告知晚一些陪她,才發覺手機怎不在身上? 阿!放在公司車上!急忙繞頭回去,路上我很騎快,深怕他多等1分鐘或是1秒!那時我看見前方是綠燈,於是在加速,但是停在斑馬線上的計程車似乎沒看到我急速駛來(那時候距離約15公尺吧),就直接闖紅燈,我那時根本反應不及!往快車道閃!但是!我還是撞到了車頭,瞬間的事,就那麼一瞬間,腦海中還沒認何一絲問號跟驚嘆號,人就飛了出去。我就這樣平躺在凱旋路與同慶路路口的鐵軌上,飛出去瞬間,我沒有任何感覺,一落地時,前所未有的痛楚,急速蔓延。我試著爬起來,但是爬不起來。

工地安全帽飛得老遠,我的後腦緊貼著凱旋路旁的鐵軌,鐵軌冰冰涼涼的,過了一下,才有人在大叫,司機下車查看,熱心民眾用跑的在我附近當路障,避免有車壓到我,那時我才明瞭,我出車禍了! 那時唯一想到的就是無法拾回手機與她聊天,不久,我的灰心蓋過了我的痛楚,讓我的內心跟冰冷的鐵軌一樣。幸運的的是高雄市立民生醫院恰好在旁邊,上救護車沒2分鐘就到了。上急診室時,醫生開始檢查我哪受傷時,痛的感覺才真正的感覺到,我只知道屁股很痛,非常痛!我一直忍著不叫,但是我眼淚都快迸出來了,我還是忍,後來急診是找來了當時骨科的吳明峰醫師(此醫師醫術高明,診斷認真,我後來去複診時排隊看診的人幾乎爆滿),吳醫師一看了我屁股(那時褲子被剪開糗死了!)就說要馬上開刀(開刀!萬一以後不能見到他怎辦?像極了花痴),打了麻醉針後幾分鐘我就睡著了,後來老爸說我11點進去3點出來(吳醫師說我肉太多太硬開刀超級難)。

原來是我的髋關節碎了,吳醫師幫我裝了一個像爪子的鋼片固定(後來照X光才看到),巧合的是那禮拜正逢老爸老媽打冷戰,老媽子氣回娘家不知道我車禍,老爸只來簽同意書跟警察談話處理後續,(隔天就去南鯤砷進香)至於司機呢?認了錯,跟警察去做筆錄了。 隔天早上醒來,我只掛念沒跟她聯絡,怎呢辦?人又再醫院,只有護士照顧我2天,後來老爸把手機拿回來充了電,然後又去趕工了,於是我急忙打了電話給她,沒人接,我再打個A,但是都沒有人接。

那天下午我就一直再撥電話,怎可能?這疑問一直徘徊在我心裡,因為髋關節開刀,我在並床上沒辦法翻身,也沒洗澡,很難過,我又不想叫護士,可能是從小好強,我認為自己事情自己能處理好,我也沒要求打止痛針,唯一打過一針是在開刀隔天,那時我痛到一直抖,醫生才叫護士幫我打一針,還有每天都要打2針還是3針的消炎針(忘記囉)。住院時我都沒大號,小便時第一次自己抓病床用柺杖撐地前進去WC(後來被護士發現嚴厲譴責),在院內的6天我幾乎一半時間都在撥電話給A跟B,首先都是沒人接,後來是直接進去語音信箱,傳了訊息,完全都沒消息,那時候我還擔心,她是不是在外頭出了什麼事?還是另有苦衷? 於是住了6天,這6天我跟活死人差不多,沒有思考、沒有意志力,恍恍惚惚。

我要求出院,過幾天就開學了,我只想去輔英找她,但是老爸都把我關在家,後來我改成這住校,親自去找她的機會更渺茫了,我有很多是想跟他解釋,目前看來我好像沒機會。後來去複診時,醫生我說體格好,在半年應該可以自己走路了,拆線時才看到自己的開刀傷疤約有20公分長。但是我2個月就可以自己走路了,我只想自己能親自去輔英找她(因為電話我認為沒希望了),後來我像壁虎一樣,比較空閒就去輔英等,盼望能見到他一次,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去輔英的次數月來越少,電話也是,她將從我的生活中漸漸淡化,但是我內心深處一直很痛心,刺痛、難過。為何呢?因為我得不到答案,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我有上萬個疑問?為何會這般? 後來我甚至不敢再撥電話,變成我內心的恐懼。到了我5年級下學期,5月,她的生日。

那些疑問跟痛心陪了我1年多,一個人走去河堤公園,那時居然還抱持著奇蹟會出現的心態?搞不好我能遇上它?但是那時候天已經黑了,我盲目的找尋著,她在哪?後來我又拿起手機撥給她,嚐一次恐懼心痛,沒想到!居然有人接了?忽然心裡湧出了無限希望,我今天終於能得到答案語解脫!但是>>>>>。我的呼吸跟心跳很急速,在等待對方的回話,對方達了:你不是XXX嗎?我們不是沒在一起了嗎?怎還打來? 我試著解釋時,她掛了電話。但是我沒勇氣再回電。那時,心冷;痛的徹底,絕望;連破鏡重圓的機會也沒,解脫;1年多來無了負擔。但是我的臉忽然感到好熱、好燙。

原來是我哭了,試著用眼角把淚水蓋住,用衣領把淚水擦乾,因為我一直認為我很堅強,怎可能為這種"小事"哭泣?後來腳也軟了,就坐在紅磚道上,我忍著不哭,但是眼淚還是在流,悲傷掩蓋了我的思緒。從來沒想過所謂的"分手",我怎會有這種下場?怎會有這種離別?是她灑脫?還是我一直是局外人?不想了!現在的我回想,或是別人的看法,這整個過程,或許真的很"蠢"。 今天休假就一直再打字... 各位男性大大,你有分手的經驗嗎?

**************************

2003年6月4號至6月28號 我,喜歡抽煙,雖然抽煙對健康有害,對別人也不好,電視上拒吸二手煙的廣告從沒在乎過。我喜歡思考時叼跟煙翹腳,讓思緒沉澱,只要我抽煙就是在想事情,戒菸?簡直是要我的命!不過在去年6月到今年1月間我3天只抽一包煙,想戒嗎?不是的,是因為我知道二手煙對旁邊的人不好,才知道原來我這麼自私,讓身旁的人吸了有害的二手煙。那又為何我知道二手煙不好?原來我發現我身旁的人都對我那麼重要。 6月剛肄業的我,馬上急著找工作,想在當兵前存一些零用金。

偏偏我個性又很懶,心理雖急,但是沒有任何行動,前一個禮拜就窩在家看電視打電腦,火鍋店忙的時候我就去幫忙,原來畢業等於失業這樣的阿!我這樣的嘲笑自己,後來以前火鍋店的同事聽說要開連鎖的速食店,我有了興趣,跟店裡的阿姨要了電話就去碰碰運氣了。幸運的是他邀我一起來打拼,我也答應了,於是開始了我的速食業處女行,上了幾天班,慢慢習慣,第一家店是哪種菜市仔店(就是類似美而美那種),但是我仍對未來看好,接下來幾天有朋友陸陸續續打電話來,問我畢業沒?有沒有興趣去他那工作?或是要幫我介紹。

工資都不低,有的聽起來好像輕鬆的,但是我通通都拒絕了,其實我是肄業,不好意思說我畢業,還有我已經先答應別人了,這2點是我不敢說的拒絕理由。 那天,一如往常先去附近的早餐店吃個飽,才有精神上班。今天有些不一樣,我注意到靠外報夾那多了一個類似穿銀行人員制服的女孩子,平常只有一些媽媽級的人物才會在這吃早餐,所以我一近店裡就發現了,起初,我只用眼角餘光偷瞄,一個男孩子對於陌生的女孩子因為會像我這樣吧!後來利用我拿早餐轉身的機會,再偷看一眼,雖然只有短短幾秒,但是我想利用那幾秒時間好好看清楚,但是都很模糊。

接下來幾天我都會在店裡看到她,但是我又不敢用眼睛正視她,晚上睡覺時,想像哪女孩子的樣子,變成我入睡前的興趣。 也許是好奇心作祟,某天,我忍不住了,特地早起,早到店裡去等,改成內用,因為她每次做的位子都不一樣,所以我很集中精神的再看每一個內用的顧客位置,推測她會坐哪?滿心期待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心理碰碰跳的,好像有謎底解開的那種興奮感。終於!她來了!在遠處我就看見她走過來,隨著她走近,身影越來越明顯,我也越來越緊張,等她近到可以看清楚她時,我居然低下了頭,幹麻阿!人家又不認識你,你害羞個屁!我這樣罵自己。

她走近時我目光不敢看她上半身,都一直再看她的腳,穿絲襪,穿的是一種像涼鞋的高跟鞋,忽然感到自己好像變態有這種行為。於是我把三明治往嘴巴理塞,趕快離開,有一種心虛的感覺想離開避免被發現,一轉身,阿!原來阿!原來這就是她。 原來她頭髮沿著額頭分開披肩;原來她臉頰紅潤的看起來像蘋果,原來她的樣子這麼吸引我,但是我沒看她的眼睛,深怕他發現我的企圖,我付賬時,她正好去櫃檯點餐,當這個"真相"再旁邊時,我緊張的要命,很想再轉頭看一次,但是不敢,慌張的拿起一跟煙,卻掉了,她發現了,彎下腰居然幫我撿起那跟煙,我很驚訝!

平常人不會有這種動作,都是裝作沒看到,她把煙遞給了我,對我笑了笑,天那!你笑起來好美,連眼睛、眼神都在微笑,心理這樣讚許她,但是回應她的是我尷尬的傻笑。上班的路上,好高興!好快樂!不知道什麼原因讓我騎機車對著鏡子看自己,對自己笑。晚上,我更輾轉難眠,因為我失去了想像空間,卻得到了期待天明美好的感覺。 後來,我都會提早在店裡吃早餐,等她進來,把握那短短幾秒,對她點頭示意微笑,我不知道那時他怎麼想,這男人怎麼這麼怪阿?或許正在盤算怎遠離這怪人,或許他這樣想過,但是對我來說不重要,因為她一樣用微笑否認了我的推測。

但是呢?我似乎想打破這僵局,跟他聊幾句話,後來才發覺,以前在專科,心儀對象都是學生,那種帶著活潑氣息的小女生,今天我怎對這位女士有了某些意圖?難道我會........。自己這樣盤問自己,看看她,又看看我,一位尚有氣質的office lady,一位長相草莽的苦命勞,怎麼比都不搭,一種失落感湧上心頭,隔天我索性主動跟她問安,第一次開口,我不害怕也不緊張,因為我把某種意圖壓到最低,問她說:早阿!今早想吃什麼?他似乎有些小驚訝笑著答:怎阿!你要請客嗎?那時有一種莫名的感動....。以前聽他聲音都是"偷聽"的,現在她聲音彷彿暖風特地吹在我臉上,很舒服。我說好阿!當然我請! 那時不知哪來的勇氣,我主動靠了過去跟他聊了幾分鐘。

只取了了2份珍貴的情報。她,桃園人﹔因出差來到高雄。但是這噸早餐卻變成他請我。上班的路上,我狂笑,我痴笑,看鏡子中的自己,對他說:你這豬頭!賴蛤蟆想痴天鵝肉!晚上,我一樣輾轉難眠,只是心情不一樣了,明天該找什麼方法跟他聊。隔天,她居然主動跟我問安,我急著說:今天我一定要請喔!她又笑了,我沉醉她的笑容裡無法自拔,呆了一下。今天聊了更多,我心裡一急,邀她改天有空出來吃飯喝喝茶也好。這句話脫口而出,我瞬間後悔太魯莽了,沒想到這個賭注換來她欣然的接受,心臟停了一下,用力捏自己的大腿確認這不是夢,我簡直樂翻了!她又答:不然中午就約個地方吃飯吧!我心情又跌到谷底,我忙到2點才有空,怎麼辦?於是我說服自己接受這事實,就隨口說不然中午2點半我們去大八飯店吃下午茶。

她說可以,這回答讓我的的希望死灰復燃。 雖然我怎麼打扮樣子都很蠢,怕跟這位女士不搭,但是那已經不重要了,那個下午,我面對面看著她,對他著迷,對他心生愛慕。但是又怕被發現,趕快用壽司塞嘴,低著頭,深怕他發現我的臉紅,那時我耳朵一直都熱熱的,用餐也都盡量保持規矩。因為我眼鏡度數不夠,頂著眼鏡想看清楚她掛在胸間的識別牌,他似乎發現了,我情急之下馬上脫口出:我不是故意要看你胸部!我只是看不清楚識別牌。那時真想一頭撞在桌上!越瞄越黑,她又笑了,用眼神告訴我別緊張,我尷尬了起來,不敢說話。卻演變成她找話題跟我聊,聊了好多好多.....。

水瓶座、客家人、租的公寓在早餐店附近、興趣、跟工作性質。 她給我了一張名片,知道了她的姓名跟公司職位,這次我提前買單,以免她又請我。要離開時我問她,你下午不用上班阿?特地撥空跟你吃飯的呢!她微微的這樣說。忽然心裡湧出了某種希望,那種喜悅與驚訝很難表達,腦海裡跑出了很多或許、也許他對我有善意的那些假設。那天晚上,上班時蠻心不在焉的,因為沉浸在她的笑容理,她的笑容,雙唇自然的微笑,粉紅色的,吸引人的顏色,眼睛也會笑,真的很甜,甜在心裡,也彷彿甜再喉嚨裡,只是我不敢讀她的眼神,我也不敢讓她讀我的眼神,深怕被她發現我心裡是愛慕著她。晚上,我又更難入眠了,是該表達?還是就這樣顧作鎮靜‧‧‧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