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的酸甜苦辣(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30 23:15:16 / 個人分類:休閒嗜好

06/09/2008 22:07

遺忘的酸甜苦辣(二) (休閒嗜好)

未服役害怕當兵,退伍會卻非常思念。這是大多數男人的「泛」賤 以下純屬..........。 一日早點名,隔壁同梯的鄰兵一直吵著他。 天兵63號:鞋長~鞋長~ 兩撬兵:幹!殺小啦~ 天兵63號:鞋長,偶想大便。怎麼辦? 兩撬兵:操!忍一下,等一下去拉阿,這種事還要煩我。 天兵63號:鞋長~~~可是偶已經大在褲子裡了。 頓時,整個講話隊形中間散發出陣陣............................ 甲烷與餿水的綜合味。

稍息後!解散!逃的逃,滾的滾,聞太多的兵像惡靈古堡裡的殭屍找活人嗜血。 一撬菜鳥,在下舖看著女友寄來的分手信。他好傷心,他好難過。(選了半天)用頭去撞自己的臉盆。一位皮膚白皙,身材健壯的三撬學長刁根煙走了過來。學弟!別難過啦!女人,這種東西,不用希罕啦!眾人說:對阿!對阿!學長又說:哼!我之前的女友,就像衛生紙一樣(做個洗鼻涕的姿勢)。趁~~~~~用掉,丟掉!

哇哈哈哈哈~眾人:對阿!對阿!哇哈哈哈哈!那位學長........ 我站35衛兵時;在西側偏僻的浴室那。半夜胡思亂想,飛天殭屍ˋ吸血鬼ˋ飛頭蠻,充斥在腦裡。在寂靜的便道上抓著步槍發抖。突如其來的哀鳴,讓我嚇破了膽。頭皮發麻,還是很好奇的聽聲音從哪而來。從浴室後頭而來,還伴著洗衣服的聲音,鬆了一口氣,呼~應該是人,不是ㄍㄨㄟˇ。

摸黑走了一小段路,偷看了一下,才知男人也是很脆弱的。那位學長,邊搓他的衣服,一邊哭。五官揪結在一起,嘴唇成了一個扇斗,淚水與鼻水在那臉上似乎已無法表達他的哀愁,只有更令人顫慄的悲鳴。搓阿搓,他抱起了洗衣板。妳說妳我像大海一樣深!阿嗚~妳說你會等我回去!阿嗚~妳說你要跟我玩兩人吃一條巧克力的遊戲!阿嗚! 唉~學長也是嘴砲裡的性情中人,操課時的勇猛戰將,也敵不過紅粉佳人。

他居然又唱起了─────冷冷的心上人。 有次過年在營外陣地留守。每一個人都很幹,每一個人臉都很大便。好山好水好無聊,又冷又餓又度爛。 鞋長~鞋長~ 又聽到率領天兵的天將,他的獨特口音。 鞋長很冷喔,你餓了嗎? 他從嘎資窩裡拿出了兩支布丁雪糕..............。鞋長,一支分你吃。想謝謝他的好心,又說不出來。而且雪糕夾在腋下,荒郊野外又不知道哪來的雪糕.............。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