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刀鋒下的自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30 22:23:17 / 個人分類:閱讀創作

03/02/2008 23:13

隨筆小說---刀鋒下的自白 (閱讀創作)

刀鋒下的自白 今年28歲,那是我id卡上的年齡,目前因工作關係,暫住在s市。以前是職業軍人,我少在友人面前提起這段往事。 嘿!等消息下來後,我要離開這個國家,遠離這骯髒的政府.....。心裡時時刻刻這樣盤算著,但是再工作上ˋ生活上我也小心翼翼不至於分心,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在想些什麼。嘖!回到老舊的公寓,進了房間;這是一間獨棟的小公寓,只有5樓,原來的住戶早已搬離,不是租給學生,就是跟我一樣,租給外來的上班族,有的房間充當賭場,也是一些流鶯的交易場所。

我,住在5樓。雖然對這環境不滿意,但這只是暫時的。附近的土地都蓋了新式別墅與大樓,這棟老公寓,真是格格不入。 這房間,擺設著陳年家具,有點黴味;還有一個木製大吊鍾,已經腐朽,不動了,也不響了。地板上則是有一大攤咖啡色圬漬,我有試著清洗過,但徒勞而工,近聞時,似乎有一股魚腥味,讓人作嘔。算了,也不影響我,過些日子也不在乎了。但是,每次進房,房裡的擺設,老是讓我有很熟悉的感覺,卻一直想不起來,應該是不好的回憶,我也就不那麼認真的回想了。

最近,晚上熟睡時,總是感到胸口很悶,在這種大熱天,有股凉意,從我的背後升上來,從脊椎,一節,兩節,三節,往上爬,那種凉意,感覺真明顯,唉!難到身體這麼禁不起操勞,是我生病了嗎?後來事情超出我的想像。 漸漸的,我照鏡子時,發現我消瘦許多,也有了黑眼圈,可能真的累了;每天這麼戰戰兢兢。今晚我提早就寢,一開始,睡得很舒服,忽然!那個鍾響了!

噹~噹~噹~。午夜1點,時針指著1,分針指著12,忽然空氣中,發出了好幾下轟聲,振得我耳朵生痛,好像有人在你耳邊放鞭炮,感受到那真實的聲音,還有那真實的震撼。正當我驚慌失措時,地上那些污漬好像變成一團會活動的液體,游向我床邊。這時,我馬上取出身旁的一根針筒,往自己大腿上扎去,我受過訓練,當時自己知道該怎麼處理,我,暈了。

早上起床腦神經好像被轟炸過一樣,真難受,迅速刷牙洗臉,換上制服,上班去了,附帶一提,我目前是一個快遞人員,這份工作有助於我的另一份工作....。 下班了,疑惑難道昨晚真的是幻覺?職業上的毛病,我打算確認一下。按了電鈴,打開門房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學生,裡頭還有4個女學生,正在一起嘻鬧打打牌。不好意思....,請問昨晚你們有聽到轟轟的聲響嗎?對方擠起眼睛響了一下。沒有阿,昨晚我們一起趕作業到2點呢1並沒有什麼怪聲音。哈~你開不會來搭訕的吧!裡頭一個女孩子這樣消遣我。

恩,那沒事了。謝謝!女學生把門關上。回到房裡,我並沒有想那麼多,得趕快把資料完成,送給上頭。不知不覺又到了12點多,這時,我感到腳底癢癢的,該不會是踩到什麼昆蟲吧!本能往桌下一探, 居然是一顆人頭!正在用他那深紅的舌頭,舔我的腳底!我嚇到了,急忙往後一退,那顆人頭,嘎嘎嘎笑了一聲,從他腐爛的嘴角邊流出少許惡臭的液體後,忽然消失了!這.....。怎麼一回事!我趕緊跑去床上,睡吧!當這一切都沒發生過。可是,又是一點了,那個腐朽的木鍾,又開始響起來。我摀住耳朵,這一切只是惡夢!我會清醒的!那攤污漬,又活起來,游了過來。

間間斷斷的發出;就.....就......是.....你你....。沙啞又清楚的口氣,這句話像有生命,在狹小的房間裡徘徊。裡面,浮出了一個腐爛的屍體。我害怕,瑟縮在床腳。他站了起來,他的臉,就是他!他就是那顆人頭!電燈突然熄掉了!我發抖,眼前一片漆黑,我著摸口袋裡的打火機,真希望我現在馬上暈死過去!啪!啪!終於點起火。我試著鎮靜,四周沒有動靜,但卻有嘎~嘎~。像木板被踩過的聲音,到底哪傳來?環望四周,什麼都沒有,我抬頭一看! 他就站在天花板上,他把天花板當作底板,筆直的站著!還抬頭望著我,接下來,他加速腐爛,不斷的滴出血水,掉出肉塊,淋了我一身。

我的胃在翻滾,我害怕到叫不出聲音,他的腐敗喉嚨又發出;就.....就......是.....你你....。忽然他的眼珠子掉了下來!正好掉在我嘴裡!我試著吐出來,但是,那眼珠,卻拼命往我喉嚨裡躦!我受不了了!我的嘔吐物,從我喉嚨深處滿了出來,我!...............。 這幾天我都住在旅館,強迫我自己接受一個現實,我瘋了!那天只是一場惡夢!不斷的ˋ不停的ˋ無法停止那深處的恐懼。那個人,好像貼在我的背上.....。

時時時刻刻,我的背似乎都在癢,難道他正用鮮紅色的舌頭......。 不停的ˋ不斷的那恐懼症正蔓延我全身。上頭發出最後通牒,要我把報告承交上去,我的後半輩子,就靠那份資料了!我繃緊神經,只好在踏入那間房間;拿取我的所有。 卡~推開了門房,一切跟我離開時一樣。這時候,什麼感覺都沒有,如同之前下班一樣。我鬆了一口氣,確定我真的累壞了,居然把這沒有根據的惡夢當成現實。我跳上床,躺著,嘲笑我自己。

這時候........。嘎~嘎~那踩木板的聲音又來了!疑?我的視線上方,從門那,開始出現赤裸的血腳印,一步~兩步~三步~在我頭上停下來!阿!我還來不及發出吼叫,那血腳印,擠出了咖啡色液體!不!那腥臭的咖啡色液體,像柏油一樣粘稠,我真的荒了! 床尾,那個人,正蹲在那,凝視著我!他慢慢爬了過來,嘎~嘎~。就.....就......是.....你你....。我趕緊翻滾逃脫,撞到了門旁的鞋櫃,那麼老舊裝潢,被我撞破了!裡面,居然有一把短刀,刀上吊著一個金屬銀牌,刀型特殊。

阿~那是! 地上的那些咖啡漬,開始移動,在扭曲,還浮了上來!浮出了幾個活生生的臉型;有沙啞,有尖銳ˋ有憤怒的口氣參雜其中,就.....就......是.....你你....。他們又重複著這些話。他們的臉也不斷扭曲變形,他們沒有眼珠,眼框噴出了鮮血!緩慢的向我這移動......。我轉頭看那把刀,這......是我的阿! 6年前,我自國外回來,完成了我的特務活動;負責解決海外的雙面間諜。當時國家動盪,隨時都會有被推翻的可能,政府發布戒嚴令,與特殊緊急處理令。萬一真的被推翻,鄰國們便蠢蠢欲動,伺機併吞掉我國。我受的思想教育,告訴自己,絕不能讓這事情發生!我回國,上頭開始安排我除去那些攬權的地方人士。但是?有時對象實再讓我難以下手。

他們不是軍人,也不是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也不是身懷絕技的特務,他們是平民! 一次,又一次的,我為了國家的未來,把他們處決了。似乎..... 。一次,又一次的,我不在乎了,我麻痺了。人性的良知,沒有國家值錢。也因此,我們成了特務頭子的殺人機器,有時,心裡有一絲絲的理性,告訴我,這個人其實無關緊要,他只是上頭的利益絆腳石。但,因為雙手已沾滿血,不需要洗去,再沾滿鮮血,又何彷?我是一個人渣。 那天晚上,我被矇上雙眼,乘上車。S102!進去,該怎作,知道吧!報告,知道!我冷血的說出這兩個字。

車子停了,我被同袍拿下眼罩,下車,走了幾步,帶上黑色頭套,不遠處有一棟舊公寓,5樓高。恩....,目標在5樓。我輕易的翻牆而過,沒發出半點聲響。解開入口鎖,快步往上爬。5樓!我貼在門旁,拿出手槍,裝上減音套管,輕輕的拉上滑套上膛,解開雙動式保險。恩,槍昨天已作整理,連板機的磅數,也適合我連續擊發的節奏,很好!先確定人數...... 他們正在開會,似乎有些小爭執,情報得知當整點時裡頭的吊鍾會報時。 噹~噹。鍾響了!鑰匙插入門鎖,迅速轉開!進門!扣板機!先擊斃2人,在擊斃床上1人,第四發!嘖!子彈沒有擊發,便宜的東南亞貨。第四人,他已經嚇傻了,攤坐在地上,把槍收回槍套,我拔出我的短刀;蹲下,按住他的嘴,一刀刺進他的心窩!誰知道毫無反抗的力的他,這時發瘋似的緊抓我,可笑的蠻力,他的雙手沒有目的的亂揮,他使出死前掙扎,將我撞開!也把我的面罩拉開了。

就.....就......是.....你你....。他趴在地上在指著我我。哼!我拔出手槍,退出子彈,往他右眼補了一槍。嘿~看看那木鍾正好1點又過1分鐘。拾起彈殼與子彈,踩過滿地的鮮血,離開現場。 ********************************** 本台報導:s市一老舊公寓,一名身分不詳的青年暴斃於租屋處,死亡將近整月,屍體以腐爛生蛆.................。 你一個人嗎?會不會覺得桌底下有什麼?I tell you. I am here...............in your room!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