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中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30 21:26:04 / 個人分類:心情隨筆

09/22/2007 23:48

往年中秋 (心情隨筆)

下雨,弟兄們躲在坑裡抽著菸,用鋼盔當作雨傘,遮蔽那根折損破爛的菸。全身爛泥,但是大伙很高興的談論著之前的中秋如何如何,很多趣事,笑得很開心。我起身去醫護站;只不過是幾根木條根稻桿草草蓋的遮蔽物。看著我的好友,全身被火焰噴射器攻擊灼傷。被繃帶包裹著,那些染滿血漬根煙灰的布應該叫繃帶吧!他還能說話,在部隊裡我都叫他老陳。給我一跟菸吧!我知道他快死了,但是說起話來不像快死了,已經發高燒好幾天了,身上也發出腐臭味,那些蛆蟲也開始在享受他身上的腐肉。

幫他點了菸,為何我跑來打這場仗?我低頭不語。其它躺在擔架裡的弟兄也不語。老陳說:你走吧!部隊快撤退了,假使我熬過現在,也敵不過在船上的折磨。 6個月前,我們這批特種突擊隊,被送來這被雨林所覆蓋的國家。國家訓練我們,只是為了拿高額的傭兵費用,不是現金,而是享有這國家的雨林開發權。也順便檢驗下訓練成果。一個人有150萬安家費,在當時150萬可以在城區買兩棟透天房子了,這一種誘惑,對我們鄉下人來說這是天大的誘惑,老仔種了一輩子的蕃薯ˋ高粱也沒有這能耐。

當初我只是為了證明我比家裡的老仔更有能耐,才來躺這趟混水。心想,只要沒死回去我就有福享了!一登陸後,建築防禦工事,挖壕溝,挖坑,挖糞坑。只要守住這鳥不生蛋的小港口,任務就完成了。兩週後,敵方的步兵前仆後繼,像螞蟻一樣不斷的推進,還有坦克,俯衝轟炸機。甚至故意撤退留下完好的掩體給我們,但是那只是佈滿地雷的煉獄。我們沒有砲兵支援ˋ沒有空援,也沒有退路。只是在這等死。

手裡握著突擊步槍,殺死那不斷送來的人肉靶子。彈藥打完了,準時會有空投補給。 對於戰爭的經過,我已經不想再多提了。回到家鄉,入港,下船後,看到斷了雙腿的弟兄,讓兩旁的班兵扶下來。,我們曾經互相依靠著,我們曾經共同浴血,那短暫,但是堅定不移的感情。現在對照在那斷腿的弟兄上,有些悽涼。 錢已經匯到我的戶口,已經過了20幾年,我沒有娶老婆,也少跟外人來往,我封閉自己。

在承平時期,我懷念陣亡的那些弟兄,在和平的日子,很遺憾那些弟兄不能與我共同分享,他們的冤魂只能留在不知名的異鄉。我們沒有名子,只有編號。又是一個中秋,舉起手裡的這杯酒,向那只有編號代稱的無名弟兄致意,老陳阿~你回來了嗎?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