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短篇小說{異境鎗火}(ㄧ)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30 21:22:16 / 個人分類:閱讀創作

08/25/2007 02:49

虛擬短篇小說{異境鎗火}(ㄧ) (閱讀創作)

岀征 在公園的長椅上歇息,回頭算算;新紀元世紀45年,那ㄧ年,我在國外留學回鄉,在縣立的中學裡教書。在國外幾年,見識到很多跟國家不一樣的人ˋ事ˋ物。ㄧ切都是矛盾,在恩納西(註一),我日以繼夜的吸收新知,新知有如洪水而來,讓我感到不可思議!在我的國家根本沒有這種事!只有民族ˋ與黨的主義。

除了科學;世界歷經了四次大戰(註二),各國都力保自己的科技權威,以利在世界上取得更多的領先地位,在那時只有殺人方法不斷創新,更有效率!各國人口急速減少,民生科技ˋ法規一切停滯。現代生活的人與百年前沒兩樣。地球資源即將耗盡,大國們試圖在其他新球尋求能源,但是全部都失敗了。不過那也是我出生之前的事了。在恩納西的郡立圖書館,閱讀了大量人文ˋ哲學ˋ歷史的書籍,因為在我的國家,只有黨詮述下的真理,其他的有如死灰。

回國後,我心裡有如千萬根針再搓刺。出國前是抱著偉大理想為祖國服務與貢獻,但是回國後黨的所作所為,似乎…..都是謊言。很難受。想當初政委到縣裡宣傳,說的在黨的帶領下,人民們站起來了!人民們以後有享受不完的幸福!只要遵從領導的指示ˋ黨的真理,人人有白米吃ˋ社會安康和樂。但是從外地來的饑民還是源源不絕,有飢荒的ˋ有水荒的,還有爆發不知名的傳染病,整村人口滅亡。

這些都是那些流亡的人說出的,一邊說,一邊哭。有時還哀號,講到深處,口齒都不清,鼻水ˋ淚水ˋ還有那不知名的血水,濕了滿身,說到痛處就往那西川大排跳下去了。當時我嗤之以鼻,認為頂多討口飯吃,不必演的那麼逼真。一定是沒有遵照黨的指示才有此下場。在學校ˋ在青年公教會(註三),都是黨與國家領導的真理,還編了歌ˋ編了手冊要我們隨時隨地都切記。父親是校級軍人退伍,不多話,鍾情於養蘭。對於黨從沒說過任何意見,只要我多吃飯ˋ少說話。從母親得知;父親早年在外地參戰過。其他的並沒有任何所知。倒是有一筆錢壤讓我出國唸書。

我國歷經多年內ˋ外戰,最後由民族光明黨(註四)得勝,統一全國。另一大黨修興會(註五)鬥爭失敗,逃去了南方的半島成立偽政權。在黨的領導下全國皆實施高壓政權,慘不忍睹的故事並不會有太多人知道,因為只要說出事實就會人間蒸發。再出國前我認為黨的統制管理是天經地義,回國後我已經認為就是完全不人道。今天是縣裡的大事!ㄧ級政務委員(註六)要來縣裡的廣場演講!青年們各各雀躍!大家都在談論要趕著如何去聽演講,只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只有不停的搖頭歎息。

原本我不想參加,只想在家裡好好閱讀禁書,因為在我國,除了黨允許的書籍,其它是不得出版的。我得趕快讀完,趁早燒了。問題是城管已在我家門口抓人,大聲嚷嚷著!陳老師!陳老師!出來!驚嚇到了母親,那種語氣,像似在抓人似的,還不斷的用警棍敲打我家的大門。磅!磅!磅!越敲越大聲。難道是我藏有禁書被發現?要來逮我入獄?深呼吸,力求鎮靜,左手抓住發抖的右手,我試圖以最平常的步伐走出門(藏有禁書是大罪,被關10年是跑不了的,難受的是每天被獄卒們毒打與殘虐)。

ㄧ出門倒是見到了黨帶領的城管。 共有4個穿著破舊的長靴的傢伙,嘴上刁煙還不忘吐痰,一個手上不知哪搶來的包子大口大口的啃食著,ㄧ手玩弄那轉輪手槍。ㄧ個裸露前胸ˋ滿臉橫肉。拿著步槍,做勢要用槍托打我。 ㄧ個拿著警棍不斷揮舞,口裡不斷噴出那污穢的口水;大喊著:陳老師!你找死ㄚ!ㄧ級政務委員來縣裡,可是大事!你窩在家做什!還不滾去參加這天大的盛事!他媽的王八羔子!縣長還要求局裡的人全部動員,把有讀點書的全部接到廣場!真他媽的狗吃屎,都是你們!妨礙老子的打牌時間!另一個在大貨車上對著我的同事怒吼叫罵。

若不是那肩膀與冒上的紅底黃星徽章,還不知道是那來的地痞流氓…… .。我心裡如此的說。被架上車後,我們有如牲口被載往廣場。在我的國家,背槍著是最大的。政黨官就是管這些背槍的。至於軍人?有權的都在位,失勢的就如父親ㄧ般,留ㄧ命告老還鄉。我對著同事苦笑,黃老師!林主任,你們都來啦!才一說話,城管們便用那吃ㄧ半的包子丟我,肉餡灑了我滿臉,我驚恐著。隨之而來的又是一陣叫罵。最後;操你媽的王八羔子! 就一句。用白淨的上衣將肉汁擦掉後。其他教務員不語,臉色鐵青。我不敢多說,抱住頭看著自己的鞋子。

想著:不知有多少小孩餓死,這半顆包子若是到給他們不知能不能活命?到會場後青年們已經排好隊伍。城管們在帶隊管理,我們這些讀過書的被帶往台上的左側,喝令坐下。農曆6月天,天氣非常嚴熱,青年著站著,我們則是坐著。但是那炙熱的太陽都在我們頭上頂著。我已經可以嘗到額頭滴下來的汗水。政府官員與城管們皆躲在以架好的棚內乘涼,邊享受只有國外吃得到的點心,只看台下的學生青年,皺著眉頭,各各嚥口水,舔嘴唇。政務委員還不來?10分鐘過去,30分鐘過去,1小時後一台奔馳在黃土上的進口黑色轎車駛了進來;揚起陣陣黃土。

城管們要我們大聲的喊出方才教的口語:歡迎政務委員蒞臨本縣,本縣之福。民族光明黨萬萬歲!只見那政務委員;頂了個比輪子大的肚子,就算穿了高級西服,也掩飾不了那痴肥的身軀。晃頭晃腦。臉看起來一點也不像聰明人。這時我想大家都喘口了氣,至少不用在曬太久的太陽。 誰知道演講又搬出黨真理ˋ與是非而非的鬼理念,又有很重的東北腔。完全聽不出是什?但是台下的學生青年以被灌輸以久的黨國思想,各各高呼ˋ各各舉手贊同。在結尾時,政委提起了北方戰事,說情況吃緊,國家有難,但是!還好國家有一群敢爲國家犧牲與奮鬥的人!就是他們!手比向了我們教務員。

這時城管叱喝我們站起來。就是他們!這群老師!為了國家,他們自願加入前線軍!灑熱血!為了國家勇往直前!這時我才知道其他老師臉色鐵青的原因。政務委員又說了:有誰願意追隨這些勇敢的老師,與他們共同浴血呢?這時學生青年嘶吼著;請帶領我們上前線,保衛國家!我想;政務委員的目的達成了。但是要兵還不簡單,憑國家的槍桿子,捉人還不容易?在被架上車回去之前。

隱約聽到了城管說縣長這次安排了幾個處女要讓政務委員好好風流風流,ㄟ~政務委員玩剩的,換咱們玩!哈哈哈!這才讓我心裡有了一絲絲憤怒,在每天慘事不斷的生活裡,我已快麻木不仁。回到家後,父母親擔心許久,看到我如釋重負,但外頭城管還不斷斥喝!明早來接你!別當烏龜!吃完一頓全家人不發一語的飯。父親叫我到房裡。看他拿出了幾片薄金片,手腳俐落的拆了我編發的軍服ˋ軍帽。把那些金紙片塞了進去,迅速縫了起來。晴海!你記住了!有機會,跑的越遠越好,永遠別再回來。看了我的軍階,陶侃了我,哈~少尉還得叫老子長官。這時忽然叫我立正!我照做了,雙手按住了肩膀,父親似乎用了點力,捏痛了我,看著我;我從沒看父親哭過。

他眼裡,滲出了淚水,不發一語。父親的喉嚨裡,想吐出幾句話,還是吐不出來。抱住我,拍拍我的背。兒子啊!你雖已長高了ˋ長大了!但是在我心中,你仍是個孩子。隨後房外便傳出了母親的痛哭的聲音。 父親放下了雙手,閉上雙眼,揮揮手,叫我回房休息了。只見他淚流滿面,就是不出一丁點聲音。我心裡難受。爸……. .。去!去!去!快去睡了!出房後。母親跌坐在地上,我抱住她。老媽子!別哭了!只是去前線當個兵,沒啥!等我積分滿了,就可以回鄉教書了!你看!報紙與電台皆說前線告捷,祖國的軍隊,不斷戰勝呢!你什麼都不懂!咱們拿鋤頭過活的,被黨欺騙了20幾年!你懂什麼叫戰爭阿!我迅速蓋住了母親的嘴巴,深怕被外頭巡邏的紅旗憲兵聽到。老媽子!亂說話可是會被抓去勞改的!噓~。母親緊緊的抱著我,你是我身上的一塊肉!

我只不能將心肝挖出來給你看!你要知道!我多麼捨不得你阿!我答:不會的!黨會照顧我的!這個節骨眼,我矇閉良心欺騙母親,黨的一切都是假的……。夜深了…..。只有蟬鳴,蛙叫,與我內心的掙扎。在外地讀書多年,我與家裡感情很淡,似乎為了學識,我忘了親情。童年的那種父母摯愛親情離我好遠好遠。一早,那墨綠色軍卡,來押我上前線了,有幾名城管,負責點交人數。跳上了車;不見父親,母親將我行李整理好,交給了我,滿臉憂容,一夜間,她似乎老了許多。晴海,衣服裡頭有大益(父親)寫的信,你記得看。還有…。

話不來即說完,那軍卡已迅速啟程,押車的城管車,又是一陣叫罵。無情的,噴滿了黑煙,讓我見不到母親。車上其他教務員不語,大伙都是一樣;昨夜想必一樣難受。路途中一名教務員忽然嘶吼!丟下裝備,忽然跳車。 滾了幾圈,往回村裡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要看著我女兒長大!城管與隨車兵,發覺異狀。馬上停車,一陣臭罵,舉起步槍,叫罵著:打死你這王八羔子!我站起來試圖阻止,在押他回來啊!不要開槍!換來步槍扥的毒打,我瑟縮成一團,用僅存的視線看著他。

不要阿!快跑阿!槍聲響起!磅!磅!開了十幾槍,我則是被那彈出的彈殼燙的滿臉生痛。令我高興的事,他還在跑!城管與車兵,不甘心,換上彈閘,無情的再開火。幸運的是居然沒有半發擊中。他們怒了!軍卡與隨車城管,將車迴轉,急速駛了過去。這次,他們並沒有開火。向那人直接輾過去。只覺車子起伏了一下。城管下車,狗雜碎!掏出手槍,補了幾發。從容上車,示意出發;隨後車隊再往北方奔馳。他,靜靜的躺在那,鮮血已佈滿了故鄉的黃土,見不到女兒,也見不到他自己的淒涼。那壓車兵,列嘴笑著,看什!看死人!北方讓你看得夠!方才的挨打,痛,更痛的同胞為何如此冷血?這也是黨的真理?熱風陣陣襲來,煉獄要到來了嗎?

註一:虛擬國家中,西方大國的ㄧ州註二:當時大戰已有數次,全球人口遽減,和平後世界立新紀元,但不幸又因其他原因戰亂,算來第四次. 註三:當時國家學生青年的強迫定時集會,由黨控管. 註四:目前獨裁的執政黨註五:原為民主執政黨,但因官僚作風凌厲,貪污嚴重,以致被推翻註六:民族光明黨以確實監控各地方,由中央設立的官員,隨時在地方督察的黨官,為一到三級,各級中皆有數位政務委員官統領,故事中的ㄧ級官階可比省長 後記 這文是我下班隨筆發揮,原為百字文章,但越寫越有味,於是繁衍了六篇短篇小說,故事皆為虛構,勿以真實世界例證消遣,單純私人創作,請作為點心看看即可.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